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网易新闻资讯

 
 
 
 
新闻标题 
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花 期(外一首)

2017-7-23 12:35:49 阅读0 评论0 232017/07 July23

        花溪,花期

等不了花的印迹

一朵花伤暗自成溪

风从蝶起

舞动着季节的生机

看那满山遍野和姑娘笑的花衣裙

 

妹妹,远山会不会有你

等待千年的归期

雨带露的娇依

一滴透明

让阳光照映流水的脊

河已流向你

 

我们一起跑过断桥

那些吊脚楼可有一曲

唱弯明月半轮

作者  | 2017-7-23 12:35:49 | 阅读(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夜月明(外一首)

2017-7-16 10:07:32 阅读1 评论0 162017/07 July16

        一株草的天涯

一弯月的故乡

从小河弯弯到崖上花

夜月半轮

心上微凉

与谁共叙记忆里的落差

 

坐在枯藤下的家

屋檐和屋瓦

青砖和老墙

还有一语残鸦

夜在谁的纸上图画

涂抹了半纸窗花

 

露珠儿滚动的草把

依偎着谁的墙角

只在转眼的一刹

看见自己童年失散的木马

作者  | 2017-7-16 10:07:32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小小说”洪水已退

2017-7-15 11:48:21 阅读2 评论0 152017/07 July15

       望着眼前波涛汹涌的洪水,毛根心里闪出一个念头,想一纵身跳下去。

烂泥田村子门前一条小溪流过。小溪不大,平日里踩着水过去还淹不到半只脚呢。要是真发了洪水,不要说一个人跳下去,就是十个八个地跳下去,可能转眼间就人影子都找不着了。

烂泥田这地方好呀,有山有水,土壤肥得黑油黑油的,像冒油一样,所以才得了“烂泥田”这个名字。那山上坡下,种下有啥,玉米小麦稻谷红苕什么的,随便栽点播点秧苗种子下去,粗着毛着管理,秋后都是好收成。

毛根舍不得这地方,就是看着这些好坡好地才决定回家养猪的。

作者  | 2017-7-15 11:48:21 | 阅读(2) |评论(0) | 阅读全文>>

看那山花开(外一首)

2017-7-9 10:15:53 阅读0 评论0 92017/07 July9

        不需要等待

剪一段告白

只是上山看那山花开

一滴露珠倒映云海

一条路分割未来

黑白的影子

光与影的舞台

 

一步能踏歌而来

芳草野屋

山川大脉

草场上的牛羊

听见风吹过谁的衣怀

带一把美丽撒向你

只是云和阳光的摇摆

 

走一步千里之外

看见自己的青春惊起的裙带

作者  | 2017-7-9 10:15:53 | 阅读(0) |评论(0) | 阅读全文>>

砂锅泡椒鱼

2017-7-8 11:03:11 阅读0 评论0 82017/07 July8

说起砂锅泡椒鱼,如果真想吃,就得去石道场,那里有正宗的味道。

石道场是大山里的一个老场镇子,一条米溪河穿场而过,就一条“7”字形的老街道。那街上,半条街是卖砂锅的,半条街是卖辣椒的,再加上那米溪河里的鱼,砂锅泡椒鱼,当然就是最好的美味组合了。

鱼最大就要三斤左右的,大了,砂锅装不下,小了,一桌子人还没尝出过味道呢,就吃了个精光。泡椒当然要用那红辣椒了。辣椒就要有点辣味儿,不辣不行,止不住鱼的腥味。砂锅就不必说了,一定得选石道场后山窑厂里生产的黑砂锅。

作者  | 2017-7-8 11:03:11 | 阅读(0) |评论(0) | 阅读全文>>

花与酒,一个小镇转身的遇见

2017-7-3 10:38:28 阅读1 评论0 32017/07 July3

 长江势如玉带顺流而过,提起酒城泸州,就不得不说到酒。说到泸州的酒,大渡口镇是最不可缺的关键一席。

清楚地记得,那是2014325日,作为中国酒博会(泸州)的分会场,大渡口镇吸引了数万人的眼光。6个国家的40多名外国友人来到了这里观光“中国酒镇·酒庄”。那些热闹的场面至今仍然像一缕浓烈的酒香浮于眼见。

作者  | 2017-7-3 10:38:28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后 街(外一首)

2017-7-2 12:42:27 阅读0 评论0 22017/07 July2

       后来,我们都离开了那条街

老墙,老影穿过古老的时光和回想

童年的鸟儿以及蝴蝶和玉米花

常给我快乐的姑娘

 

奔跑在春天和秋天的风中

看到成熟的高粱和大片的雪花

记得那坐断了的桥

一棵老树和青石板上溜圆的脚印

 

熟读的书本和熟透的杨梅

穿过小巷的叫卖

一声声落在心上

阳光一缕缕落在篱笆

 

和谁一起吃过的小方糖

季节老得比屋瓦还坚硬

作者  | 2017-7-2 12:42:27 | 阅读(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小小说”转 移

2017-7-1 11:16:45 阅读0 评论0 12017/07 July1

       那是一次绝命的转移。

没有灯火,天黑得很,还得下大雨。刚地震完还有余震不断,哪来的灯火呢?再下雨就真完了,山梁子山坡头乱石滑坡泥石流随处都是,人走在那些沟沟坎坎上像一脚踩在了棉花上,使不上劲。不走那些沟沟坎坎又不行呀,大路都被震下来的山呀水呀石头堵断了,能有路走就不错了。

二爷紧跟着走在老警的后头。老警在前面探路,不时转过身来看二爷一眼,偶尔还得牵着二爷的手。不牵着不行呀,一路上就俩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与其说是走还不如说是爬,至少绝大多数时间得爬着走。路实在是太难走了,可再难走也得走呀。铁厂沟那矿上,一场地震下来,埋的埋伤的伤残的残,能走路的也就只有老警和二爷了。再说,走这样的路,除了他俩个好着身子骨的,谁还能过得去呢。

作者  | 2017-7-1 11:16:45 | 阅读(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夜与非夜(外一首)

2017-6-24 12:50:08 阅读0 评论0 242017/06 June24

        流光、流云和渡口

城市的角落

走过的每一条街道和风

听见夜里莺的漂泊

 

十字街的灯火

一个人的站台反反复复摇动

缘于一首写烂的诗歌

翻开每一页的疼痛

 

记录着一个影子和巷子口的等候

看见窗台的花落和谁一起看柳丝万丛

有蝶儿飞过山丘

一瓣的距离遥不可纵

 

一尾羽毛的轻松

被霓虹击落的酒醉酒浓

作者  | 2017-6-24 12:50:08 | 阅读(0)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上 课

2017-6-24 11:32:33 阅读0 评论0 242017/06 June24

       岭东头的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鹅公岭的教书匠肖大学就推开门出了村口,一路往双河场赶去。从鹅公岭到双河场,下坡七里,上坡八里。这“七上八下”的路程,教书匠肖大学是再熟悉不过了,哪里有几块大石板,哪里要过一条大水沟子,哪里夏天有萤火虫,哪里冬天会结冰,这些,他闭着眼睛都能说出个一二三。

学习的关键就在于学会观察生活。这是肖大学上课时最爱讲的一句话。

上课,同学们好,老师好!

双河场那石梯子进场口是几步出场口又有几步?桥墩子那石墩子总共有几墩?关刀坡那蛐蛐儿过了什么季节才会叫?草坝田那一坡花秋树到了哪个月叶子才逐渐

作者  | 2017-6-24 11:32:33 | 阅读(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四川省 泸州市 金牛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喜爱文学
 
近期心愿多认识朋友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