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儿时的端阳  

2009-05-17 12:15:5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想起来,记忆中儿时的端阳给自己留下深刻印象的,大概应该是草草药、黄藤酒和粽子粑了。

其实,我老家川南乡下过端阳节是很有味道的。

端阳节正处于初夏,山村的天气不冷不热的。太阳还没从东方露头,一家人便早早起了床,在村子口东边那口上百年的老井中打盆清水,舒舒服服地洗了脸。只听得村子里有人大喊一声,“采药去了”。大伙儿三五成群地往后山上跑。听长辈们说起,端阳节这天,太阳出来露水未干之前,到山上去随便采摘一把什么草草,都是能治百病的好药。到底有没有这么神奇,也没多少人试验过。只是年年端阳节到来的时候,大伙儿仍然坚持天麻麻亮就忙着上山采药,不过是种习惯或许是好玩的游戏罢了。而大伙儿采的草草药也主要是蒿草、车前草、鱼腥草之类。本来平日里就有些药用功效,再加上是端阳节那天早晨采的,多了一份喜悦之情,煮了水,让人洗过澡,更是不一般的舒服。

喝黄藤酒是大有讲究的。黄藤酒主要是用泡过的藤藤草草药酒,再加少量的雄黄混配而成。用筷子搅拌均匀,酒黄得透亮透亮的,好看又好喝,大家都习惯性地叫着黄酒。乡下端阳节喝黄酒是很有故事来头的。据说,故事起源于《白蛇传》。法海老和尚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地想拆散白娘子和许仙这对人见人叹的好夫妻。老家伙计上心头,就给许仙反复说道,你老婆是个妖精,家里要大难临头了。你不信,我用纸包点雄黄给你,端阳节那天你背着偷偷放在酒里,劝她喝一口,包现了妖精原形。许仙这白面书生果然经不住老和尚的劝说,试了一把。白娘子喝了黄酒,真的露了妖象。夫妻从此散了相隔于人世。

如此说来,黄酒也是能测量人间真假虚实分清人妖鬼道的灵丹妙药。那时候,我们这帮平时玩起来墙上都有足板印的娃儿,端阳节那天对黄酒都不敢轻易沾的。一来酒量小,喝一口就醉了,不好玩儿。二来也怕现了妖象,让人家抓了把炳,在小朋友之间不好做人。你说说,现在想起这事儿,还真能让人笑掉大牙。

粽子粑可是端阳节的一道不可缺少的美食。粽子粑是由糯米与常规白米按一定比例配制而成。配制的比例是门学闻,要煮熟后不粑不硬才好吃。听说要煮粽子粑,我们几个小娃儿此时最积极,争着当“伙夫”。你一把我一把地使劲往灶堂里添柴加火,把土灶烧得旺旺的。添一把柴,又往锅里望上一眼,巴不得粽子粑快点熟,好先尝上几口。

说起来真是怪怪的,到现在几十岁的人了,我对粽子粑还没吃厌过。平时,我是不大喜欢吃糯性食品的。但是乡下的粽子粑,糯米通过粽粑叶包上,一煮,飘出一股子绿叶清香味,就让人食欲大增。好多年来,我还一直怀念我老家乡下粽子粑的正宗味道。

年年端阳,今又端阳。

如今,城市里的端阳仍然热闹。超市的货架上黄酒与粽子粑摆得满满的,走一走看一看瞧一瞧,却无法勾起我购买的兴趣。城市里千篇一律的生活方式,轻易地让人淡化了对传统节气的留念。尤其是端阳这些传统意义很浓的节气,来时,走在城市的街头,除了约上三两个朋友喝喝小酒打打小牌以外,我们也只能在书本和记忆里去找寻那些原始的快乐了。

     实实在在地说,我很怀念儿时乡村那里的端阳节,还有除端阳以外的那些传统节日。因为我知道自己来自乡土,永远根源于那里。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