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并非可有可无的冬天  

2009-05-08 12:17:4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忙完了收粮下种,挂起了犁头锄把,乌蒙山深处川南腹地许多乡村的冬天本来是很安静的。而桃子沟村的这个冬天却很是热闹。

就在这个冬天来临的这些日子,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村官大雨觉得自己有些怪怪的,老爱在梦里奔跑,象有着一身用不完的力气。醒来时满头大汗,直直地躺在床上,许许多多的人和事儿立马浮于眼前,像放电影一样。

女朋友洁的脸怎么看怎么都舒服,像一幅似的。那个一笑两个小小酒窝的叫小红的女孩,怎么老有人说她长得和自己有点点儿相挂像,一提起桃子沟的事儿,为什么小红就要走开呢。在乡下想办成点事儿,为什么比书本上说的还要难呢。还有、、、、、、

像一片片桃花,一件件人和事在眼前飘来飞去的,怎么也抹掉。大雨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脑壳里使劲地跟着这一溜溜高速地奔跑。山村里带了点湿气的风从窗外吹进来,大雨还是睡不着。

是的,我就是怀着一身的力气才来到村子里的,一直想用这一身的力气,带着大家闯出一条发家致富的路子。大雨不止一次地给大爷大伯大姑娘小媳妇们讲自己来到村子做一名大学生村官的原始想法,让村子里本来有些冷冷清清的冬天整出了好多的热闹。

村子里来了大学生村官,除了知青下乡那阵子,这几十年来真是个稀奇事儿,我们的穷日子真怕是要过到头了。乡亲们很快传遍了大雨来到村子里的消息。

大雨是初冬的一个下午踏着暖阳的影子来到桃子沟村的。

走出校门的那天,老师拍了拍大雨的肩膀说:小伙子,看你这身子板儿有着一身的力气和理想,又是学农业的,报考村官到乡下去吧,只要吃得苦,那里肯定有你发展的广阔舞台。

你要去乡下,我们就只有各走各的道了。我上大学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跳出“农门”。而你一个城里人却要选择下乡,读了几年大学是不是读出啥毛病了。大雨的女朋友洁听了大雨的想法,差点气得跳起来。

你要真决定了去乡下,那就报考你爸和我曾经下乡插队当知青的那个地方吧,桃子沟村,那里的熟人多,我放心些。母亲的话最终决定了大雨的决定。

(二)

桃子沟离我们居住的这个县城有小半天的路。从县城向东坐客车大约两个小时,在一个叫放牛坪的地方下车,再走上一个小时的山路就到了。桃子沟很美,四周群山环抱,四季青山绿水的。每年春天桃花开了的时候,满山都是。村口小石桥旁边那棵上百年的老桃树更是开得漂亮,结着的桃子味道最美、、、、、、头一天晚上,母亲和大雨聊了大半夜,把大雨要去的桃子沟村实实在在地描绘了一翻。大雨听得好像自己全身的力气就要从身体里蹦出来,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就到那里放出三拳四腿干出一方天地。

虽然是冬天,没了满山的桃花,乌蒙山层层叠嶂中的桃子沟依然山水秀丽,确实是个美丽的地方。大雨从放牛坪走到尖山嘴,全村就如画般地一下放在了眼前。

尖山嘴是我们桃子沟最高的地方。全村有1368人,主要产业就是桃子。前些年,靠种植桃子,村里人的日子还过得去。这几年,桃子品种老化了,产量又不高,再加上村里的公路不通,运输销售不便,大家都不把桃子当回事儿了。有的户甚至开始砍桃子树,全家都外出打工去了。你看看这些破砖烂瓦,群众的日子仍然苦着呢。村里漂亮点的大姑娘都到外面去了,村里光棍起堆堆。谈起来我心里就不好受。大雨走在村长的后面,像小学生一样低着头边走边听村长介绍村里的人和事,关键处还用小本本认认真真的记着。村长说,你们这些大学生进村,有文化有技术又有头脑,村里的日子就靠你们了。

村长就是村长,虽然文化不多,说起话来听得人心热热的,谈起村里的情况能一流二水地满口横竖倒背,处理村里的那些事儿绝对是内行。大雨觉得跟着这样的村长当助理不会白搭,学上个三招两式,全身上下的力气总会有用处。

(三)

大雨花了足足三天时间,走遍了村子的角角落落。睡在村子东头办公楼二楼上大会议室角角头那间单人床上,大雨先是觉得空空的,几天后心里就踏实起来。他决定自己第一步的工作计划也来个“两手抓”:一手抓桃子的品种改良,一手抓公路建设。要致富,先修路。必须把修路的事儿摆在头一位,争取到冬天结束时,就把放牛坪到尖山嘴那条断头路接通修进村里。

你们到底是大学生,就是肯动脑筋,点子多。村长笑着说了两句,又重重地咳了几声,随便抽了一口叶子烟。我说,小伙子,你是不是全身的力气找不到用处,有点脑壳发热哟。修路可不是像摘个桃子抛颗石头儿那样简单,动不动就要几十万,大家都坐在光石板儿上过日子,你我在哪里去找钱噻?村长一脸似笑非笑地望着大雨。

有这么大的问题?大雨的心一下就冷了。

村长那个虾子是个老油子,他在吓你。他都干了10多年的官儿了。村长还是村长,桃子沟还是桃子沟。外面都变成啥样子了,村子里还是老样子,我们这些出来混的人都不想回去,谈起桃子沟自己就满脸发烧。赵老板一腔话又把大雨全身的力气燃了起来。

赵老板是村子里的名人。听说当年他与插队的一个女知青搞得火热,可是那个女知青的父母看他住在桃子沟这深山老林里,家里穷得光屁股一个啥都没有,找人托关系提前把女儿弄回了城,硬是好端端地把两个人给搞散火了。赵老板一气之下离开了桃子沟,远走他乡。这些年,他在外包工程干得不错,整到不少大票子。修村子口那座桥和村办公室他都出了不少“血”。听说村里来了村官,还是个大学生,要带头修路改变村里的面貌,赵老板一杆子桃子沟走出去的人肯定高兴,少不了要帮着出谋划策。

兄弟,你到村子里没几天,有些情况你还不了解。来,我再帮你测算一把,看究竟要几个钱。赵老板搬起指拇儿,从挖路基、卡片石、请人工等方方面面,一三五七九地给大雨算了一翻。最多80万就搞定。酒桌上,赵老板吞下去了足足一瓶儿老白干,帐还是算得麻溜儿熟。

80万还少了点儿?真要干,你就给大伙说说钱怎么个筹法。村长抬起头,看了大伙一眼,又望了大雨一眼。

发动村民出点资投点工,找村里在外面的成功人士出点“血”,想办法向上级争取点项目资金。据我了解,这些都是有路子可走的。在村社干部大会上,大雨把赵老板给他设计的筹集资金的方案,竹筒倒豆子一点不留地全部抖了出来,把大家都说热了。

还有个问题可怕也不好办哟。修公路从放牛坪起头,必须走尖山嘴过。压田压土的,尖山嘴那个老寡妇李二姑肯定不会干。前几年,我们也不止一次地议过修路的事儿,找李二姑协商让她从尖山嘴搬下来,她死活不干。不晓得在那个乱石岩岩下面住起好安逸的,还说死都要死在那里。村长又抛出了烫手活儿。

赵老板谈过些李二姑的情况,明天我去找她试一下。大雨主动接过了活儿。

村长一拍桌子,既然这样,那就大家分头动起来,干。村长真是个村长,一看大家的心都热了,当场就把事情敲定。

(四)

桃子沟村再一次像乌蒙山深处的溪水哗啦哗啦地热闹了起来。大学生来到村里,还要领着修路,这在村里肯定不是小事儿。大伯大妈七大姑八大爷坐下来就把“龙门阵”摆过不停。

“你晓得不,听说那个大学生干部是当年在村里插队的那两个知青张大山和李雨雨的娃儿”。

“对头,怪不得叫大雨。老张当年也是带着大家修路,娃儿来村里当村官也是带着大家修路。两代人都为我们这桃子沟着想,大家一定要帮着扎起哟。”

“肯定要有力出力有钱出钱的。再说老张家的也不是外人噻。当年,要不是他带着咱们修路累得吐血得了肺病,被送回城里治病,再考上了大学,说不定就与李二姑成家了,那还不是咱村里的人了。”

赵老板听说村里修路的事儿定了下来,更是欢喜得很。专门用“大奔”把大雨和村上的几个头头脑脑的接进城里热闹热闹。

那天晚上,大雨见到了自己曾经山盟海誓海枯石烂的女朋友,洁。也是第一次见到了小红。

这是我的新任女朋友,洁。赵老板把身边的洁介绍给大雨。两人没有说话,更没有夕日恋人别后相见时的那种热烈与冲动,只是习惯性地点了点头,相对看了看。洁多了几分女人味。礼节性地握手的一刹,大雨看到了洁满手的铂金戒指闪闪发光,只是身上的法国香水让他喉咙发庠,差点打了个“干吐儿”。

小红也是赵老板介绍的。在那个叫芙蓉王娱乐城的地方,赵老板一把拉了小红到大雨面前,这是我们老家村里新来的父母官,张大雨。他父亲也在我们村里当过知青。

小红很职业性地望了望大雨,笑了笑,满脸的酒窝。

你父亲在那个村当过知青?是不是叫张大山?小红眼神有些怪怪的。

对啊。是在桃子沟,是叫张大山啊。大雨猛点头,准备伸手故人相见一般地握一握。没想到小红像被电击了一样,哇了一声,转身推了一把就消失得看不到一个影影儿。

后来,很多的夜晚,大雨都想不通,为什么那个叫小红的女孩一听说桃子沟和父亲的名字,就像避瘟神一样躲着自己呢。

(五)

一切都像大雨设计的那样,修路工程进展很是顺利。赵老板出手大方,一下捐了五万元,同时也拿到了修路工程的全部项目。听说是张大山的娃,大雨很轻松地做通了李二姑的思想工作。李二姑不但从尖山嘴搬了下来,给修路让出了道,还把女儿在外这些年寄回家的钱捐了一半。一个寡妇出了一万多,又够村里人茶前饭后摆上个三五天的,给冬天的村子又折腾出几分热闹。

“为了修路,寡妇把压箱子底的棺材本钱都捐了,你们更要使劲干哈。”

“你晓得她的钱是啥子路子来的哟。听说她的女儿在外混了好多年都没回来,钱来得干净不?”

“你不要乱糊说。我看李二姑这个人思想还是不错的,那时候人家还当过妇女主任,给张大山一起修路。从放牛坪到尖山嘴前面那条断头路就是俩人领着修的嘛。没有那个路基,现在这条路再铺过80万上去也不好修。”

“李二姑的日子也过得不轻松。当年,路刚修到尖山嘴她家门口,眼看路通了,与老张的亲事就要成了。老张却得了病回了城就再也没回来了。没多久,还生了个娃,后来就再没嫁过人了。”

大雨在修路的工地上整天忙来忙去的,闲下来也没忘记随便收集一下当年老爸老妈在桃子沟的故事。大雨老感到老爸老妈在村子里是很有些故事的。

前年,老爸肺病突然发着,去逝前,他紧紧拉着老妈的手,反反复复叮嘱老妈最近一定要去桃子沟,特别要去尖山嘴一趟,帮他看看那里山,那里的水。刚要提到一个女人的名字时,老爸一口气没上来,就去了。

老妈闲来无事聊天时,也爱谈起桃子沟的山和水,还有村口那株上百年的桃子树。不知什么原因,老妈经常说要去桃子沟看看,可最终都没能成行。大雨知道,桃子沟的一些人和事肯定像那株百年的桃树一样,融汇进了老爸老妈的人生历程,紧紧地,难分难舍。

一段时间以来,大雨开始觉得村里人对自己有些怪怪的。商谈工作上的事儿没话说,大家都给自己摆谈得到一块儿。要是问起老爸老妈在村子里的事儿,好多人都推诿着阴悄悄地就走开了,老是接不上火。越是这样,大雨越感到故事的经典和浪漫,刺激着自己的每一根神经。就如同那个叫小红的女孩那次突然转身离去时那一声怪怪的“哇”的尖叫一样,那些没有露出水面的故事在好多的夜晚都让大雨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总想刨根见底地整个明明白白。

其实,大雨的日子每一天都是在明明白白中过去的。和村长一起跑资金,查看工程的质量,和工地上的老板讨价还价。随着公路向前延伸,大雨在农村的工作经历也成长起来。从满脸通红找人谈事儿,到能站在公路边的石堆堆上挥着手向群众一条一条地布置工作,除了能多认一大堆字以外,在他身上已经找不到多少大学生的影影儿了。

“光认得几个字管他妈的个屁的用,你晓得不,干农村工作还得多动脑子。”大雨已经能够很自然地把这些“习惯用语”随口在电话里传递给同学了。

村里人都称赞大雨是个明白人。可他还是老觉得自己是一只没头没脑的苍蝇,在糊里糊涂地过日子。尤其是老爸老妈与桃子沟的故事,他仍然没能像珍珠一样一点一滴地窜地一起。

明白也罢,糊涂也罢。日子就是这样,像桃子沟门前的那条河水一天天停不住地往前流趟。

(六)

有了天时与地利,再加上人和,一个冬天下来,公路很快就通进了村子。

这可是村里的大喜事儿。村长带着大雨上上下下又忙了几天,在村子里一家一户地走了一遍,还进了两趟城。村长就是办法多。说是公路通了,要搞个开通典礼,把领导们和村里在外有点头脸的成功人士全部请到起,好好热闹一把。说不定还能再引点项目资金,明年开春,村里的桃子树嫁接改良新品种就有着了。村长还特别吩咐大雨,一定要把他老妈请到,否则罚酒三杯。

公路开通典礼那天,大雨知道村长的罚酒自己是挨定了。一大清早老妈就打电话来说,头有点不舒服,怕晕车,来不了。

不过,大雨在通车典礼上还是意外地看到了两个人,洁和小红。能够在桃子沟相见,俩俩对望,相互都惊了好一阵。

赵老板扶住车门,洁从“大奔”里走了出来,像风一样紧紧地贴着赵老板的水桶腰,还是没能挡得住那微微突起的小腹。洁已经有了?赵老板真是老当益壮,神速啊。

小红是扶着李二姑来的。李二姑身体有些虚弱,一头白发,两眼泪痕。听说村里的公路终于修通了,她头天在家流了一夜的泪水。小红也流了一夜的泪。她老妈给她讲了许多的人和事,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要流泪的。小红向李二姑拜了“家神”保了证的,说是现在村里的公路通了,一定在家帮着手把山上的那十几亩桃子管理起来,正儿八经地过日子。

不远不近地看过去,大雨还是发现了小红脸上隐隐的小酒窝。

小红怎么会是李二姑的女儿呢。这么多年在外就怎么没想回来呢。一个下午,大雨顺着新开通的公路走走停停,有时候,还使起劲儿地往前奔跑。在酒精的作用下,大雨想把自己弄过疲惫不堪,好躺在村子某一个无人的角落里,一觉睡去。但是总觉得自己有着浑身的力气,像供足了油又停不下来的“马达”,怎么也疲惫不了。

傍晚的时候,大雨禁不住给老妈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大雨把自己在桃子沟遇到的人和事儿一五一十地给老妈讲了一遍。电话那头,老妈没有出声,一直静静地听着。大雨几乎能感觉到老妈的心跳。只是当大雨谈到赵老板、李二姑、小红这些人和事的时候,他清晰地听见了老妈发出的微微的呜咽和抽搐的声音。

怎么了?老妈也对桃子沟患上了敏感症。

(七)

乌蒙山在窗外像梦一样漂着。冬天的夜晚一切都归于寂静。大雨躺在床上脑子里仍然像放电影一样,一遍一遍地过着那些人和事,熟悉的和不熟悉的。一不小心,居然听到了自己身体的某个部门“咔喳”了一下,就是不知道这声音究竟来自身体的那一个部位。

大雨开始把桃子沟村里的一些要紧的人和事儿一笔一画地记录在小本本上。

村长说,你们城里长大的娃有时就是毛病多,每个季节来了都要在本本上写写画画的。冬天有啥子了不起的嘛?都是些可有可无的事,一杯老白干儿下去,冬天来了日子要过,不来日子还是照样过。有啥子事儿还能把自己弄得整天呆头呆脑的?

大雨想,他奶奶的,二两液化烧酒一下肚又在瞎球说。这个冬天并非可有可无的,许多的人和事儿注定要牢牢刻进自己的心路历程。一定要好好地用笔、用心把它记下来。

当大雨用心地记完那些人和事的时候,窗外的风开始温暖起来,柔柔的像一瓣桃花轻轻地拂过脸膛。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