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城市是一条河  

2009-05-08 13:28:1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我开始在川南的一座小城里逢人见面张嘴就说自己是一名作家。

这年头看你兄弟混得,怎么不说自己是一名款爷呢?口袋里没几个“钢板儿”,说自己是个作家顶个屁用。

外行了吧。你别说那些,像我这种身价的人说自己是一名作家还是有些实惠的。首先可以为自己衣作不整精神萎靡满脸沧桑的穷酸模样找个合理的说法。其次可以参加各种交流会座谈会见面会堂而皇之地向单位头头请假休息个十天半月的,说不定凭借着自己一脸的沧桑岁月的留痕外加上全身上下的稳重感,偶尔还能赢得三两个文学女青年的芳心。难说呀,有时候折腾成这个样就有女人缘嘛。

说得那么闹热,你发表有作品吗?那怕是发表在地摊儿小报上的都算。

有啊。

“城市是一条河,有时候消瘦得象个男人,让人轻易就能看见他的七经八脉;有时候又丰满得似个女人,疯狂让你无所适从、、、、、、”这几句话读起来还真有那么一点点儿意思。《城市是一条河》,文章的标题也取得不错,不过书是白皮线装的还没有公开发表,你就四处张扬自己是一名作家,可怕骗女人也骗不过去罢。光瞎吹,你是作家,究竟你见过女人没有?胡子拉叉这么大把年纪了怎么还是光棍一根。

见过。别忙,很快就要有女人出现了。

那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个女人打来的。说是我的作品《城市是一条河》参加“世纪青年作家作品评比大赛”,获奖了,要求三日内去参加作品颁奖暨交流会。有奖要领,还说是有文坛的好几个老前辈大师泰斗出席,机会难得。电话里女人绘声绘气地说如果当日不到者,就视为自动放弃,后果自负、、、、、、

你看这是多么严肃庄重的事。接了这电话,我当时差点高兴得哭了起来。好事儿一来就来了。领了奖,就有了名,以后钱的事儿就别提了,进钣店下馆子大鱼大肉的,再四处说自己是一名作家大家肯定不会再拿我取乐了。

那会场还真的热闹,早早的会场门口就人山人海,个挨个地报道入会场。

“入会费800元。”这点钱你还一惊一颤地,我们安排了焦点访谈名家讲坛面对面交流,还有与名人合影等等项目个顶个地精彩,都是你们做梦都想办又办不到的事儿,今天就这个价你就办成了,你说划算不?看样子你是一名作家嘛,等会儿领了奖,多的钱都找回来了。你说是不是?

会场门口做会务报道的是一个女人,看着她堆在化装品上满脸的笑,想想自己立马就要真正步入作家的殿堂,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

主席台上不停地读着获奖人的名字。会场上不停地有人上台领奖。掌声和欢呼声搅和在一起高兴得让人的心就要从胸口里蹦出来。我保持高度的抗奋状态。直到会议结束,却仍然没有听到主席台上读到我的名字。

真是不好意思呀,大赛评委们一致认为你的作品《城市是一条河》写得真不错,既有现实主义又有浪漫色彩,文笔也相当了得。不过我们这次主要是儿童文学作品评比大赛,你那是成人文学的内容,评委会考虑再三,给你评了个“纪念奖”。

不是说是世纪青年什么奖吗?

儿童文学更需要青年朋友发扬光大嘛。嘿嘿嘿,你是一名作家,应该更能懂得这一点。

女人说得很是在理儿,我无法反对。

看这样好不好,你把作品带上,我另外介绍一家非常适合你的作品的出版社发表,怎么样?

女人也是一片好心。我点了点头,接过女人给的地址。那一刹那,我看见女人纤细得象根火柴棒的手指上带着的三四颗白金闪闪发光。

深秋时季,车窗外吹来的风有些微凉。我睡了一天一夜的火车又坐了半天的公交客车再拐了好几个巷子,找到了那家出版社。

出版社门前同样是热闹非常,送稿子的、看稿子的、算稿费的是一个接着一个,排着长长的队伍。出版社大门上一块广告牌很是打眼:世纪华人青年作家环球出版社热诚征稿,文章长短不限,体裁不限,内容不限,长年欢迎来稿,稿费从优,尤其喜好那些人性深挖生活细节描写细腻之重头大稿。

排了老半天队,我才把稿子从一个窗口里送进去,里面一个女人从纸堆堆里抬起头,瞄了我一眼。女人示意我把稿子直接放在一个秤上。

我有些奇怪。没等我说话,女人很利索地一眼看秤一边折腾起算盘来。一五得五,四五二十,五七三十五、、、、、、

女人低头折腾了半天,又在一张纸上写写划划了好一阵,才抬头张了张嘴。女人的嘴好像化了点装,不过在汗水的浸泡下,有点花七八糟的。女人挣钱也真是不易啊。

按照本出版社的规矩,你的稿子《城市是一条河》毛重三斤二两,除去纸壳儿七两、脂粉水份墨粑等杂物一斤,稿子净重一斤半。如果严格按照本出版社的稿费标准,你就亏损大了,不过考虑到你是经人推荐来的,就给你加点,那就20元一两吧,共计稿费250元。

我大惊,才250元,往来的车费食宿磨损费一大摊子的事儿就花了一大把。250元,一个缝缝都补不上。

看你满脸铁青的样子,你是一名作家吧,不会是为钱的事儿犯傻?女人又瞄了我一眼,把钱从窗口里扔了出来,直喊,下一位。

我被挤出了队伍,埋着脑壳象被电击了一样住外走。大门内仍旧热闹得很。女人不停地用干燥的声音高喊着,下一位。

你说怪不怪,走到大门口时,我突然想起了女人的那句话:你是一名作家吧。

兄弟,你就别笑了,你能说说城市真的是不是一条说不清名字的河。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