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剃头的李二爷  

2009-05-09 11:43:4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老家,有一种曾经很流行的行当,那就是剃头。一条高板凳,一张白围布,一把剪刀,一把剃胡刀,这大概就是剃头匠们的全部行头了。三、六、九逢场,场前场后的公路边,高板凳一放,三哥二爷的轮流着坐上板凳剃头修胡须。然后鸡毛小事、天南海北地乱侃,场子就这样围起来被搞得热热闹闹的。

说到剃头的手艺,在场上当数我邻居,也就是李二狗他爹李二爷了。李二爷不但剃头的手艺拿得出手,而且也会瞎侃故事。坐上他的凳子,一边剃头一边张家湾李家坳发生的那些事儿,给你一阵胡吹,一会儿功夫,剃出的头式还耐看。修面时刀子在脸上剃得痒痒的,一点不痛,让人既轻松又舒服。虽然那时流行的都是一水的“锅圈顶”,也就是顶部剪浅点,周围剪一圈的那种头式,但人们就是说他剃得好,安逸。特别是我们那一伙孩子,更喜欢到那里去剃头。那时场上还流传着一幅对联:“做天下头等大事,撑人间顶上功夫”。李二爷特喜欢这幅对联,说是对自己所干事儿的一种抬举。每逢过年的时候,他都要请人写好这幅对联,然后小心地把它贴切自己的大门上。

其实,如此“精湛”的手艺,在李二爷心里一直想找一个继承人。李二狗当然是第一人选。偏偏二狗就是不在行,跟着他爹学了三个月,不但剃出来的头“坑坑丫丫”,而且剃胡须时,还好几次给人家划出了血口子。为这事儿,二狗的屁股上还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李二爷逢人便说:狗崽子真给我丢人啊!

当然,就李二爷一生而言,他的生活总没有剃头的手艺那样精彩,且自认为“丢人”的事儿还真不少。先是老婆早早去逝,留给他一双年幼的儿女。一个人扛着一条高板凳,操着一把剪刀风里来雨里去,将二狗和他小妹这两个孩子养大成人,他觉得自己松了口气。经人介绍,他和邻村的赵寡妇成了亲,准备过上一段美好的夕阳晚景生活,可没想到,赵寡妇才进屋不到一个月,全场上的人都知道场上不但多了个刁妇,而且还多了一位小混混。(赵寡妇的独生子是人称操社会的人物。)

后来,果然出来儿了。小混混不但卷走了李二爷的全部存款,就连剃头的剪刀都一并弄了出去,卖个干干净净。那可是他的命根儿啊!好长一段时间,夕阳西下的时候,人们都会看到李二爷坐在那条高板凳上,牵着那张白围布,翻来覆去地瞧,眼里还趟着一滴浑浊的泪水……

这事儿过了好些日子,二狗和小妹出钱在场上给李二爷专门开了一家理发店,取名叫“老爷子理发店”,还请人将那幅对联刻在了门边上。李二爷的生意仍那么红火,一天下来,也累得够受的,可他还是坚持着,给客人侃着,到兴头时,还笑,笑声中荡漾着一丝丝自豪和满足。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