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夜啤酒  

2009-09-06 13:48:4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生活着的这个叫做纳溪的长江边上的小城,夜啤酒是什么时候开始伴着夜色摆满大街小巷的,我无法考证。只知道霓虹初上时,随着心情顺着巷子口大桥下走走,烧烤滩一溜水摆开,灯光闪闪,炉火旺旺,划拳猜子,开瓶碰杯,声声不绝,绕着耳边,硬是把小城的夜晚整出好多热闹的气氛和酒味。

当然,这一切对于“总爱端那一杯儿”的我来说,到不是什么坏事儿,在人生岁月长河里又多加了一道美味而矣。

就在这个秋天,某日,夜晚。几位老同学聚会,我提议,去喝夜啤酒。大家欣然应许。我们沿着滨江路一直往前走,道旁的桌位均已客满,直到桥头才勉强找到一个桌位入坐。老板满面堆笑走上来应酬着,提上啤酒,便匆匆准备摆开战场。为了弄出点气氛,经大伙一致通过,每人必须摆出一个与啤酒有关的笑话,否则,罚酒两瓶。

见摆龙门阵吹个牛皮什么的是自己的强项,我便主动出招,讲开了。

那天,二毛有一笔生意,叫我去给他陪酒。席前,二毛拉着我到屋角角头说,这笔生意对他是如何如何的重要,叫我一定要把那矮个儿瘦猴儿经理整住。我拍着胸口应了。没想到一开席,见上啤酒,便勾起了我肚皮里的酒虫。顾不上二毛的暗示,我便自斟自饮上了。没等把对方整住,我到是自己整麻了。最后,只得让二毛连拉带托地把我弄回家。

“还自称海量,真丢人。”大家见我自己揭了丑事,都哈哈哈地大笑起来。众人笑罢,便是挨着的大刚讲,然后是大李讲,最后该是大井讲了。

大井清了清嗓子,也讲起了一个故事。

其实,你们可能不知道,上学的时候我的同桌娟一直是我的梦中情人。三年,我一拿她的美丽和才华与自己这副猴样儿相比,就不敢向她表白。只是到了毕业前的那个晚上,我和她去喝夜啤酒。借着酒力,我才麻着胆子向她说了。你猜怎么着?娟站起来,拿着一杯啤酒哗一声冲到我脸上,手指着我的鼻子尖尖说:你个狗东西,我等你这句话都等了三年、、、、、、然后,娟捂着脸哭着跑开了。娟跑后,我一口气连灌了四瓶,可就是怎么也弄不出点醉意。

大井的故事让满堂都笑了。只是笑得都有些沉重。因为,我们都知道,那个叫娟的大眼睛女孩儿毕业后主动要求分配到了大巴山谷地的一个很偏远的乡镇农技站里,上班不到一年,在一次给农民上夜校的回家途中,被洪水冲走了,据说至今还未能找到、、、、、、

大井的表情仿佛是在一刹那间凝固的。我们随之都不再说话。只是咕咚咕咚地往肚子里灌啤酒。

这些年,我们都不只一次地饱尝过思念的滋味,也曾经象娟一样在无数的选择面前肆意地放纵着自己青春的狂想和激情。当然,为那种狂想和激情也付出过不少代价。这或许就叫青春罢。但我们没有退却,也无法退却。就象面前这一瓶瓶啤酒,既然开了,不论芳醇抑或甘烈,我们都有百倍的信心把它喝下!

夜幕在悄悄地加厚,满天的星斗和四周的霓虹遥远地闪烁,长江的微波随风轻轻拂动,我们都有些醉了。但都舍不得离去。对酒当歌,也只能是对酒当歌罢了。我们努力地夸张着自己的回忆,让心中那些曾经有过的如水一样的伤与痛,苦与乐,在啤酒的芳香中淡淡地飘散开去。

这个微凉的秋夜,我再一次品尝到了醉酒的滋味,也真真切切地感受了一次夜啤酒一样的夜。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