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水口寺不是寺  

2010-01-28 08:33:5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口寺真的不是寺,更不是市。

如果允许大胆借用一回沈从文老先生的一些文字描述,那么水口寺也算得上是一座实足的“边城”。水口寺位于泸州市纳溪区上马镇境内,地处纳溪、叙永、江安、兴文四个区县的交界地,一脚踏三地,鸡鸣唱四县。水口寺也是纳溪区最偏远的中心村场镇,离县城60多公里,离最近的乡镇场上坐摩托车也要花上60元的车费。

连天山和风洞顶山顺势相拥,中落一平阳,水口寺这一方寸之地自然而成。当地有俗语云:连天山、连天山,隔天只有三尺三,人过要低头,马过要取鞍。印证了连天山之险,也见得水口寺之边远。

群山之中,边陲古镇,饮万山灵秀,吸碧水精华,采天地厚养,经日月风云,虽地处偏僻,但山水俊秀,人文厚重,传说神奇,有世外桃园之美,让人好生向往。

                                                                水口之说

水口寺没有寺,但得名仍与寺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水口寺有一小溪横穿镇子奔流而过。说是小溪,是在平静的时候罢了,要是在发大水时节,有时能淹没下半个场镇。小溪如长龙戏水,从青山修竹间一路奔来,行十里,过九滩,到达水口寺场镇前山势斗转,正好形成一风口,大小溪流汇聚于此相涌而出,据传有“九龙口”之说。

早年,当地群众为了求得风调雨顺、生计平安,出资解囊在正对九龙口处修建了寺庙,以镇龙威,朝日行香问佛,求保太平。四县交汇,四方相闻,四边群众往来,历经数年,寺庙香火旺盛,问官、问财、问子、问人间因缘,相问者无不应验,寺庙名声在外,取名曰水口寺。寺庙得名水口寺,古镇已被往来众生习惯称之为“水口寺”。

寺庙后毁于大火,早已不复留存。而古镇依然以名为水口寺流传,数百年不改。

古镇为一溪左右所破,以数十个石墩过水相联。场镇在清末时已经兴起,现已有二百多年的历史。镇子上曾经有戏楼、茶馆、商号等许多老式的建筑群落,窗花雕栏,飞檐凌空,虫鱼相戏,彰显古镇繁华。据说,当年,水口寺赶场是赶“下午场”,这在川南一带民俗中是少见的。一说是因为深山路远,群众天亮起身,挑山货,走山路,步行数十里,到达场镇上已经是下午时分,场镇只能在下午兴场。一说是因为场镇地处深山峡谷之中,属“四不管”地界,是山贼绿林销赃卖黑货的好地方,习惯下午兴场方便交易不引起外人注意。也许,这也是早期古镇兴旺的原因。经岁月洗礼,饱浴川南民居风格的古典建筑虽早已潦落无几,但走在古镇长街上,过青石桥墩,看商号旧址,问古稀老者,昔日边城的繁华热闹依然隐隐约约感觉有着清晰的痕迹,让人留恋。

                                                             边城百年

水口寺的热闹源于它所处的四县交界四边相接的特殊地理位置。水口寺的热闹也源于它是几不管地界,历来是各方势力交错,兵家必争之地。这种“热闹”一直融入了水口寺百年的历史印迹。

水口寺“一、四、七”逢场。逢场天更是各种势力帮派角触的地方。当地曾有民谣:好个水口寺,天天都有事;隔天一小闹,三天出大事。各方“衙门”曾一度想联手治理,终因各有所图,也就罢了。注定了大山深处的边城有着不平静的过往。

当然,最“热闹”的一次要数上世纪的那一场战斗。

邻近水口寺有一处要隘,名叫八角仓。八角仓海拔900多米,是扼守川南平坝区通向岩区的必经之地,隘口前方是峭壁悬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八角仓之战,是解放纳溪最激烈、规模最大的一次战斗。

据史料记载,1949年12月,在人民解放军强大的攻势下,国民党军节节败退,其七十二军一部和李弥兵团一部逃至水口寺八角仓一带,企图以险抵抗。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十六军各一部兵分三路,全力攻击。守八角仓之敌依仗美式装备和有利的地形顽固抵抗,解放军经几次强攻,付出较大代价都未能攻下八角仓垭口处进到水口寺。深夜,解放军用绳索摸黑爬上山岩,经数小时激战,才取得胜利。此战,击毙敌师参谋长,俘敌2000多人。解放军也付出了不小的牺牲,战死50多人,其中,副营长1名。深山埋英骨,绿水留忠烈。八角仓烈士陵园为水口寺这方水土和历史平添上了重重的一笔。

一座边陲小镇,百年岁月,有风景,有人文,更有让人感动的故事。

                                                              新城新景

其实,关于水口寺还有一个当代版的故事,说有一位学子毕业后听说分配到水口寺工作,心里十分高兴,日夜坐车,翻山越岭,到达后看到当地的环境条件,顿时向天大哭,后干脆放弃工作再以没有来过了。原来,那学子误把“寺”当成“市”了,与梦想差距会怎么大呢。

如今,水口寺早没了寺庙的痕迹,也没有了当年的乱像和那位学子眼中的凄凉,到是成了远近有名的中心村镇。

范泽云,水口寺所在的上马镇八角仓村党支部书记,水口寺的山山水水养大的土生土长的当地人,20多年的村干部经历,是水口寺历史发展的见证者、参与者和领路人。老范谈起水口寺的变化如数家珍。

历经多少次兴旺与败落,水口寺在萧条时,曾经只有十几间茅草房,四野荒凉,门庭冷落,来来往往者无心留步。沐浴改革发展的东风,落实中心村建设规划。现在,水口寺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具有150多个门市,房屋占地8000多个平方米的边贸中心场镇。场镇上的竹木和生猪销售十分红火,有好几家竹片收购货场和木材加工厂。一个赶场天下来,仅肥猪肉就要卖上40多头。场镇上已经修通了一条连接外界的水泥路,另一条也正在规划实施中。家家户户安上了电话,好几户人家还装上了宽带网络。水口寺不再偏远,已与外界“零距离”。

时光如水,物是人非,一座边陲小镇,与岁月相生相伴,一路走来,繁华与凄凉只是过往烟云,而那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房一瓦都值得让人细细品味。因为,那一切都深深地记录着小镇的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3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