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风筝里的童年  

2010-03-21 13:50:4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口,一口上千年的老井,一棵四个大汉子合在一起还抱不完的黄桷树。黄桷树前,一条小溪向东缓缓流过,沿河两岸栽上了一排柳树。天长日久,就形成了一条长约好几百米的柳堤。听上了年岁的人讲,这地方是当年村里的大地主大绅士大掌柜大户人家溜马喂马洗马的地方。所以,村里人就叫它洗马滩。

村里人家牵着自己的宝马良驹千里善骑洗浴戏水的事儿,我从来没见过。到是年年春暖花开时节,那满天花花绿绿形形色色栩栩如生随风飞舞的风筝和满堤子上奔跑戏玩的孩子,一直让我记忆犹新,无法忘却。因为,那里也曾留下我许多童真趣事。

那时,我们都是孩子。看着村子里比自己大一点儿的兄弟姐妹拿起风筝拉着线线儿满柳堤地疯跑,那欢喜劲儿着实让我嫉妒。我和隔壁的二娃跑回家,拿来纸、竹片和线团等物件,恨下决心来要糊个风筝。只是,白搭了半天功夫还划破了左手两个指头,做出来的风筝是怎么放它也飞不起来,真急死人。手艺不到家,俩人没办法,只得去纠缠着村口黄桷树下的李大爷。

李大爷可了不得,是我们村子里的“风筝王”。听说他老人家年轻的时候,在国民党的县府做过教育局干部一类的大官儿,不但写得一手好字,而且作画的功夫也相当了得。经他老人家手里做出来的风筝,样式新颖耐看,图案也很讲究,活灵活现几乎跟真的一模一样,让大家好生喜爱。不知李大爷是想故意糊弄我俩,还是手里的活儿真的忙不过来,无论我和二娃怎样要求,他就是不肯同意给做一个送我们。

二娃猴精儿得很,出了个主意,让我立马笑了。中午饭后,等李大爷出了门,我俩偷偷地从后墙窗口翻进去,把他放在床头上好多年的那只“大蜻蜓”偷了出去,躲到后山的大坝子里去放,可带劲儿了。正放得扎劲时,二娃的笨劲儿上来了,一不小心把“大蜻蜓”挂在了树叉叉上,怎么弄也弄不下来。我顶着二娃的屁股像猴崽子一样爬上去,拿下风筝,一看,糟了,“大蜻蜓”的腹部挂了一个大洞洞,再也飞不起来了。我俩一屁股坐在地上愣了半天,差点妈呀娘的哭出声来。二娃又支了一招。我俩偷偷地把“大蜻蜓”送回李大爷家,放在他的高柜顶上,然后再压上一块石头。黄昏的时候,李大爷眯着眼睛去拿风筝,哗,一下扯成了两大块。我和二娃躲在窗子外边,捂着嘴肚皮都笑痛了。

第二天早上,李大爷主动来找我和二娃。我的心咚咚直跳,坏事了。没想到李大爷拿出两只风筝,一人送了一只。我和二娃都愣了。就在那一刻,我看到李大爷苍老的眼睛里布着满满的血丝。他整整熬了一夜。那天,我和二娃把风筝拿到洗马滩上,怎么也没有放飞的心情。

来年的三月,在一个草长莺飞的日子里,李大爷在一场肺病中带着他那一手漂亮的做风筝手艺活儿走了。村里人做风筝的技术就再也没有人能高过他了。后来,我也离开了村里,离开了那个曾经多少次放飞自己欢乐童年的洗马滩。

春天年年来,城市里大街小巷都能找到卖风筝的摊位。小区院坝沿江河滩上,放风筝的大人小孩到处都有,硬是把小城整出好多春色。而此时,我总是想回到老家的那个村子,那个叫洗马滩的地方,再放一放风筝,再想一想那位曾经给我做过风筝的老人,以及自己童年的快乐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