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我们都是孩子  

2010-04-05 15:25:4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猫着腰,张大牛的两脚死死地踩在我的肩膀上,一只手抱着树杈杈,一只手使劲儿往上伸,还是没够着呢。我一口气直起腰,拼命把两脚踮起来,够着了够着了,张大牛一个劲儿地高兴。张大牛够着手反反复复摸了好几遍,就是一个鸟蛋都没得,原来是个空鸟窝。我一气之下把张大牛丢在地上,得了个“四足朝天”。

这就是那时候我们最喜欢干的事儿——摸鸟窝。说真的,一直到小学念毕业的那段日子,我们都不大喜欢坐在村口黄桷树下那间热似“蒸笼”冷如冰窖的教室里读书,更不喜欢那个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边边老光眼镜的老师以及他手里那根总是晃来晃去的教鞭。上学,放学,抑或正在上课的时候,我和张大牛都爱相约去学校后山上摸个鸟窝,搞几个鸟蛋,再说上些那个嘴巴子大那个脚杆子粗那个屁股蛋儿肥之类的与女同学有关的人和事儿,躲在林子里抱着肚皮偷着乐上大半天,日子一混就过去了。

大概是志同道合毛病相投的缘故,我和张大牛之间就日渐成了“同学十同桌十铁哥们儿”一流的感情。老师和家长都说我们是穿连档裤子的,犯个大事小事儿的总免不了都在一起。可让自己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张大牛在我童年生活里的出现,竟然是上帝开的一个天大的玩笑。

就在一次摸鸟窝的“活动”中,张大牛刚踩着我的肩膀,突然摇晃了一下,倒在地上全身一阵阵痉挛,口角里直冒白泡泡。我惊慌了,跑下后山,冲进教室里叫老师。结果不言而喻。不但我和张大牛逃课摸鸟窝的“事迹”被老师在高音喇叭里向全体同学和全村人民“朗颂”了三遍,父亲把我按在高板凳上用楠竹片在屁股上拍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而且张大牛也被诊断为间息性的“羊儿疯症”。我们都是孩子,岁数小,小得以至于不知道“羊儿疯”对于我的最好朋友张大牛来说将意味着什么。到是一想起他那小子,我的屁股就隐隐着痛。但我幼稚的童心里还是模模糊糊意识到我和张大牛之间从此有一种可怕的东西正在形成,彼此无法消除。特别是好几次在梦里,我看到张大牛一言不发地看着我,然后被一双大手拉着走远。无论我怎么样叫他,头也不回。

当这个梦在我极度的不情愿中成为现实的时候,是在一个炎热的午后。我看见张大牛的娘把他从村口那条弯变的小河里抱起来,沿着长长的河堤,一步一步地往村子里走,哭声充满了整个乡间溪流和后山树林。村里人说,张大牛是偷着去河里洗澡时,“羊儿疯”发着,淹死的。那些日子,我不知道什么是死亡,尤其不相信死亡会降临到我的好朋友张大牛的身上。因为我们都是孩子,在那样的年龄里本该与死亡无关。我猜想,他可能是疯累了睡着了,只要过些日子,他就会醒过来。我们还会同往常一样去学校上课,等老师一不留神就跑到后山上去摸鸟窝。可是,一年年地过去了,张大牛却再也没能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春去春来,门前小河里的水涨了又涨。而时间却总是像小河里的水一样,拼挤着向前涌浪淘沙,淘走的也总是人生中一些美好的东西,一个朋友,一段往事,一场回忆,还有那些无法抹去的童真。

岁月过往,我总是想,生活就像摸鸟窝似的一场游戏,无论里面有还是没有所想要的,你都得抗着病与灾、伤与痛、喜与乐,猫着身子拼命往上伸展,让自己能够得着,摸上一把,看过究竟。从这个意义上讲,时间才是永不衰老的老人,而我们都是孩子,顶多只是一个天天充满美丽梦想的孩子。但愿在梦里一切能轻松些,再轻松些。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