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乡村叙事(组诗)  

2010-08-15 12:26:30|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是我扎根的一块土地》

父亲的满头白发是一盏灯,照着

我的日子就没有黑夜

父亲的一额皱纹是一条长长的安全绳

牵着,城市的路口也不会迷失

在一条叫做生活的路上,行走

饥饿的时候,啃一口

用乡下木碳火烧熟的红薯,和

父亲那些半生半熟的心酸故事

再喝下两杯童年辍学的泪水

我这发育不良的身子骨

就热孚得没了冬日

 

父亲把我的根定植

在乡间那块黄土地

用庄稼人的风俗,培土

用庄稼人的汗水,浇灌

是让我能有像庄稼人一样的

熬得住日晒

经得住风吹雨湿

一个硬朗的身体

 

《母亲是我飘泊时的一面镜子》

母亲已经老了

而那张脸是一架永不生锈的黄铜古镜

让我飘泊在每一个驿站

都能看清自己曾是一个

穿补巴粗布小褂长大的孩子

不至随便挥霍一笔青春

 

这些年,我边走边唱经过许多城市

一直背着母亲当年陪嫁的

一条印花老棉被

晴朗的日子

总把棉被和自己

拿到太阳下晒晒,不至霉点斑斑

 

母亲是一个老实巴巴的乡村妇女

我总爱评说她这一生

最大的不幸,就是给我生命

最大的幸福,就是给我缝制了

一身厚厚的粗布青衣

让我在冷冷的夜色中

也不会凉了对生活的热情

 

《我是大山喂大的孩子》

我是大山用青皮果和土豆喂大的孩子

节骨眼的血流着的

是平凡和朴实

在城市布满霓虹与温柔的街巷

捏着父亲用楠竹枝条醮了墨汁和粗犷

写成的两封家书

我就能将自己的去路辨认

 

偶尔在和女人和爱情擦肩而过的夜晚

独在西楼哼一些忧伤抑或欢悦的调子

那是从家门前的溪边捡来的

偶尔端一杯酒和蓝色忧郁,一饮而尽

再说一些这个季节不太流行的话语

我并没有醉

那酒力是山村酿红高梁的缸子

泡大了的

 

今年我三十多岁

就好比自己耕耘的一片小小土地

长出了三十多株玉米

使我在灾难的日子

也不放弃给庄稼和信念

浇水,培肥

 

《孩子是我的一粒种子》

我还是一个父亲的孩子

我已成为一个孩子的父亲

在人头涌动的黄昏

孩子,想像你的头发和眼睛

也该是大山的颜色

血液里流动着大山的声音

我们都是大山的血液

我的父亲常常给我讲山那边的事

孩子,我也将给你讲山那边的事

让你用双脚丈量生命的里程

 

将一个生命带到尘世是一种幸福

也是最大的不幸

生命可以延续

肉体无从永生

就像一株庄稼

一生的全部意义就在于

孕育一粒种子

 

孩子,你就是我的种子

让我的生命得以延续的同时

肉体能够安静地,回归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