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春天,四楼东边的房子  

2011-03-13 12:00:3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春天大踏步光临的时候,四楼东边的房子突然热闹了。

四楼东边本来就有一遍房子的,就是土墙青瓦那种。存在了十几年、几十年抑或更久远一点,很安静有序。又仿佛是在一夜之间就乱起来了。先是有人来通知大家到什么地方去开个什么会听个什么人讲个什么话,然后又有人叫大家到什么地方去办个什么手续。这一遍真要拆迁了。大家也像是被点着了似的,成天东窜窜西跳跳。这时候的春天还真是满满地来到了,巷子口两边的梧桐树绿得都快要掉出油来。

可是,还没有一片梧桐树叶来得及乏黄的时候,又有人来了。他们扛着角角叉叉的仪器,东看看西瞧瞧地,摆弄了一阵子,又把石灰粉在地上左左右右地洒了些道道。大家彻底明白,这一带真的开始拆迁了。性子积的人家已经请来“棒棒军”,电器、家具以及瓶瓶罐罐什么的,一个劲儿地往外搬,扔下的烂布布烂口袋烂铁片子满巷子都是。或许人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就在这乱哄哄的巷子里,有一位老太太正用一根八号铁丝钩钩捡起饮料罐罐、烂塑料袋什么的,忙着往自己背上那个大背筐里摔,给那些搬家的汉子一样的来劲儿。

这一带住着的都是平平常常的市民,那些空瓶烂罐原本是放在那点点地方的,只是觉得可能什么时候还有点用处,便堆了下来。现在搬家了,不扔不行。这里就成了捡垃圾人的天堂。老太太一直是干着“敌退我进”的活儿,早就编好了大背筐,准备在这个春天里大干一场。当然,人们是不大会去注意她的。她本身就像一堆扔掉的垃圾,身上的衣服是垃圾的色调,脸呢?也差不多是垃圾的色彩。大家只知道她也住在这块拆迁片区里,大概是东巷子口下边,就是我住的房子四楼往东一眼就能看到的地方。

人们搬东拆西的闹杂声过后,推土机的轰鸣声就闪亮登场了。那些拆去玻璃门框形如髅骷一样的房屋片刻间便倒下了,周围四楼以下都被破瓦烂梁埋没了,这里便平平的成了工地。只是在工地的边缘那间房子还在那里静静地立着,有些孤零零地。房子被破瓶瓶烂罐罐包围着,只有老太太起早摸黑地出入其间。那些有着怀旧情调的人也时不时地回来看看,可看什么呢?就只有老太太那一堆垃圾和垃圾一样的房子。这让大家忽然对那间房子感兴趣起来。便有人走上去近似乎慰问地问老太太,什么时候搬呀,搬到哪里去呀。甚至有人劝她捡什么垃圾嘛,靠那些补助款就够你吃的。老太太明明知道来的人过去就住这一带,有些面熟,但就是不吱声。任凭他们像观赏古董一样围着自己和自己的房子看。只是,有细心的人发现,老太太每次卖了破烂之后,都要去一趟隔巷子口不远的邮电所,回来时,打开那个只有三条腿的抽屉,拿出一个小本子在上面使劲儿地记录着什么。然后就笑笑。

春天在一天天地过去,工地上的房子在一层层地往上长。而那间房子呢?到像是被什么吸住了,趴在那里面一动不动。站在四楼,眼光穿过那些正在长高的房子是很难找到它的。其实,人们根本没有心思注意到,那间房子里已经好多天没有动静了。一天晚上,一个农民工喝得麻口儿了起来小便,稀里糊涂地撞开了那扇门,一看,老太太趟在床上只有一口气了。大家闯进屋,七手八脚地把老太太扶起来。老太太举着手朝窗前那个三条腿的抽屉指了两下,眼睛一闭,去了。至于嘴里还说了点什么,没有人听清楚。有人打开抽屉,大家都愣了。抽屉里全是邮电所寄款收据。那个本子上除了有一个“某市某大学某班”的地址外,全是一排排日期。

那老太太怎么会这样呢?那又是她什么的呢?四楼东边的房子再一次成了人们的焦点。只是在大家的议论声中,那间房子以及那些垃圾被推土机转眼间抹去了。而那些议论或许会在整个春天弥漫开来。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