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维纳斯  

2011-07-16 12:36:2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至今仍然对那次校友聚会津津乐道,是因为结识了玲。

一曲终罢,坐在热闹的角落里休息,随意打量着对面一张张曾经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偶然,被其中一张吸引住了。眉清目秀,细细的双唇上不高不矮的鼻梁,可怎么不是一张这个川南小城女人们常有的白淅水嫩的脸呢?只是黑里还透着点红。

不认识?玲呀。当年隔壁二班最漂亮的那位。坐在一边的兄弟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把嘴放到我的耳朵里说了句。如今可是响当当的人物,林场派出所的所长,大英雄。

当我听得正起劲儿时,身边兄弟的嘴巴子却嘟哝了一下:可惜左臂是假肢。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弄愣了。怎么会这样呢?细看,音乐中那随风飘摇的袖口里果然是僵直的。我像是咬了一只苍蝇或蚊子,在那一刻,随时可以蹦出口的那些对美女的赞美之词,被自己用五个手指堵在嘴里,闷在胸口,让自己不得不偃旗息鼓。

不想认识一下?一边的兄弟刻意要引见。

我愣了一下。大概是对昨日校花那一臂假肢的好奇,我在兄弟的怂恿之下走了过去。

隔壁三班的。我自我介绍了一下。

隔壁二班的,我叫玲。

从此,我们算认识了。但认识归认识,后来好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很少联系。闲来之时,我偶尔也会回忆那次校友聚会的情景,也会记起那个叫玲的女子。但一想起到那臂假肢,不知怎的,我浑身上下都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更无法将她与一种美丽并论相提。只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我才不得不去找她。

那晚,我们相邀走进城东头那家酒楼。或许是因为校友的缘故,谈完了业务,也喝了不少酒。还算酒逢知已吧。城市夜晚的风从窗口轻轻吹进来,我们像老朋友一样无所顾及地天南海北地谈论着这些年来各自人生路上的风风雨雨,有得有失。当然,也说到了那臂假肢。

那年冬天我二十岁,林校毕业分配到那个林场。不久,我和护林子的几个弟兄一起去追拿一伙盗木贼人。那个寒风啸啸的夜晚,我们埋伏在深山里,还真遇到了他们。有七八个,人人手里都拿着家伙。我们一出现,他们转身就跑。我追着其中一个,追了三四里地。见我是个女的,那家伙便停了下来反抗。一扁担扫过来,我一躲,身体一晃,下了山崖、、、、、、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三号病床上。看到母亲哭得红肿的双眼和自己再已无法指挥的左手,我就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出院后,摸着自己的假肢,身边老是想起我父亲。想起一位老护林员临终前那句话:林子是咱们山里人的命根呀!你说,我能不回去吗?

我被她问愣了。看着她叙述自己的经历,真像讲故事一般,平淡不惊,好像一切与自己无关。我该说些什么呢?面对她的提问。我点头,又摇头,无言以对。

这时,服务员走进来,手里拿了话筒,指着雅间墙上的卡拉OK设备,轻声问:先生,点歌吗?

我随便点了一首臧天朔的《朋友》。唱两句,嗓门儿吵哑,像哭。

玲也点了歌,随手拿起话筒,声音响起:走过那长小河,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她曾经来过;走过那遍芦苇坡,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再没来过、、、、、、歌声凄美,动人心弦。望着玲那投入而又执着的神情,我猛然想起一件西方的宝贝来——维纳斯!

对,就是维纳斯。这19世纪被欧洲艺术殿堂供奉的断臂女神,她至今依然美丽动人,魅力不减。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