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瞎 说  

2012-11-17 13:20:0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要是不把十万块钱原原本本地还给我,我就跳河。而且是明天当着县上领导来村里检查工作时跳。张老三这话一出口,吓得村长倒退了一大步。要不是村文书扶了他一把,早退到土坎子下面去了,还不整个“生活不能自理”才怪。

你瞎说。你哪来的十万块钱,穷得内裤烂了都没得钱买的人,还有这样大的家档?整死我都不信。村长站稳了脚,真想给张老三一巴掌。

我当然有钱哟,十好几万呢,就藏在那砣大石头压着的家神牌位下面。要不,你怎么会组织那么多的人,偏等我走亲戚去了时,把大石头弄走了,还整烂我的家神牌。你不还给我,走得脱,明天我准跳水。张老三认定了死理,要给村长干一场。

你那个房子不是因为后山滑坡垮了一砣大石头,正掉在堂屋中央成了危房吗?我好心好意组织人把大石头打烂搬走,还把房子给你修好。一个钱儿没要,你倒打一钉耙喊还十万。那么多人看着,你家家神牌下面哪有钱?村长急了,站在村口大坝子的石头上连说带吼,累了,就不时抹着亮着水的大肚皮喘几口粗气。今天是遇着高人了。

你瞎说。你是好心好意?还不是为了蒙过县上来的检查团,保自已的乌纱帽。张老三直击村长的要害。

你瞎说,你瞎说、、、、、、村长气不打一处来,差点一砣石包甩了过去,吓得张老三退了几大步。

我瞎说?我才没瞎说呢。大伙儿都知道的,去年,村长为了迎接检查团,使怪心眼子把我亲家的房子给拆了。不就是我亲家的房子紧挨着敬老院吗?你要扩建敬老院,是好事,你说一声,该咋办就咋办噻。结果他看我亲家不在家时,动员村里的李半仙上门给我亲家母算命相,说是那房子的向山与我亲家母命相相克,亲家早晚要说个二房。吓得我亲家母连夜连晚把房子拆了。亲家走完亲戚回来时,大半天还找不到自己的屋在哪里去了。张老三话音一落,大伙儿都笑了。

村里人都明白着呢,张老三和他亲家一模一样,都不是省油的灯。要不是村长和文书想出这招,村里的敬老院能修成现在这模样吗。

后来,我们村委会研究决定,根据你亲家母能主动拆迁为村里的民生工程让路,不是奖励了她两万元嘛。要说她那老房子,坐在屋里都看得见满天星了,能值那价钱儿?村委会办事,还是有理有节的。村长说。

你瞎说,你有个屁的理节呀。上半年我家那窝竹子,你使诈让人砍了,不但没陪钱,差点让我倒陪了刘大毛五十元砍竹子的工程钱。你呀,就是心黑。张老三把话说完,只见人堆堆里站出一个人对着他就冲了过去。大家一看,那不是刘大毛吗?

张老三,你还在瞎说。你那窝竹子的事儿,怪得村长吗?村长和文书上上下下跑了一年才要到的土地整理项目,就因为你在中间有一窝竹子死活不砍,差点闹黄了。

你瞎说,那窝竹子可是我家的命根子,娃儿上学、盐巴钱、药钱什么的,全在上面出呢,我能砍吗?张老三看到刘大毛的阵势,不好当面过招,只好向大伙儿诉苦。

你又在瞎说,一窝竹子从笋子到竹子、又从竹子到笋子,子子孙孙前前后后算了五万元,值得起吗?你才是个黑心子。要不是村长和文书找到我摸脑壳抹嘴皮整了大半夜才想出了这一招,让你走亲戚时把竹子砍了,那项目还不黄呀。这样好的大事儿,真要黄了,大伙儿还不吐口水把你淹死!刘大毛说得张老三找不到拿什么话回击。

你看你,走亲戚让人砍了竹子要来了项目;走亲戚又让人把大石头搬了修好了房子。你说你不守到家,哪点有那么多亲戚来走嘛?刘大毛说完话,村长和文书禁不住笑了,大伙儿都哈哈大笑。

这次我就不走了,我就要看着,不把十万块钱拿给我,检查团来了,我就当着面跳水。张老三越说越来劲儿。

张老三刚说完话,人群中站出一个女人,“啪”地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你瞎说,有十万块钱,怎么差了老娘大半年的茶钱都不结?大伙儿转眼一看,这不是镇子上开茶馆卖茶的赵四娘嘛。人称“骂半街”,张老三怎么惹了她哟。

张老三还没回过神来,差点儿又挨了赵四娘一耳光。俩人是你拉我扯,瞬间就纠缠在了一起。俩人抓抓扯扯还没得半杆叶子烟的功夫,派出所的车子就“咿咿呜呜”地开进了村子。

第二天上午县上的检查团刚走,村长和文书就去派出所接出了张老三和赵四娘,分别送回了家里。

在赵四娘家里。赵四娘关心地问:村长,迎接检查的事儿还顺利不。村长说:你这事儿办得敞亮,让张老三有话说不出来。只是委屈了你一个晚上,派出所刘所长没亏待你吧?以后我们村上有啥喝茶办事的接待,就定点在你这里。赵四娘笑了,村长和文书也笑了。

在张老三家里。张老三胆怯怯地说:村长,以后赵四娘再不会找到我闹了吧?可再闹不得了,再闹,老婆还以为我真给赵四娘有啥不正当的关系,都要给我闹离了。村长,你帮我说说。村长看了张老三一眼,摇了摇头。张老三又说:村长,你就帮帮我吧。那十万块钱,我是瞎说的。你是知道的,我那有钱哟。自从那年过年我差点被一砣油渣儿哽死了,医光了全部家底儿,不要说藏钱,就是账还有一屁股呢?十万元,那真是我瞎说的。我是龟孙子,不是人,行了不。

张老三话声音刚落,村长和文书差点笑了出来,用手死死悟着嘴就出了门,对直往镇子上赵四娘家喝茶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