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坐着汽包车卖票的女人  

2012-03-18 12:15:2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年,川南地区的客车上面都绑着一个大大的包,大家都叫着汽包车。因为那个造形,大家又习惯性地把客车叫着“气包卵”。

川南地区盛产天然气。客车把天然气作为首选动力燃料。那时候天然气压缩技术还没有得到广泛运用。客车烧气,顶棚上要装备一个大的气包,充足了,远远看去,像一只蜗牛背上背着一个牛卵蛋子。“气包卵”这名字叫起来非常形象逼真。每行过十几里,驾驶员就把车停在路边,让车上卖票的拿着一根大竹竿子往气包上夺几下,为的是把气包夺均匀,免得那里压着了出不了气。

那些年月,跑乡场的客车少。我老家那个乡场每天跑县城的客车也只有三五班,赶客车就不是个容易的事儿。还远远的听到客车的声音,车站上就挤满了人。客车还没停稳当,大家就一窝蜂地往上挤。坐位上,过道里,到处都挤满了人,不压于现在城里上下班挤公交车的情景。还有箩筐背筐扁担一大堆,头顶上都放满了家伙,一不小心就碰上了。开客车当司机自然是一种既热门又让人羡慕的行当。客车上卖票的更让人高看一眼,能够直接决定你赶得到车否。

我邻居龙二姑就是一位客车上卖票的。龙二姑和她男人一起经营着一辆大客车,洋盘得很,说话走路都带着风呢。客车到站一停,龙二姑把两条腿叉在车门上,无论有多少人挤着上车都干不成。你、你、你,还有你两个,龙二姑像在自家菜地里点萝卜扯白菜一样,让谁上车谁才上得去。龙二姑转身一看,车厢屁股后面还挤得进两个,就把大屁股往人堆堆里挤两下,车门口松了些,直喊,再上来两个。又有两个被点了名的上了车,望着龙二姑一脸感谢的样子,给见了亲娘似的。当然,也有上车就只站在车门口的,专等龙二姑用大屁股挤他,那是不怀好意想占点便宜的货色。龙二姑回头盯了他一眼,那人就乖乖地往车厢里面挤两步。

村里人都说,龙二姑嫁给开客车的田司机,真是整住了。

要说到龙二姑嫁给田司机的那档子事儿,还是经受了几个大弯弯的。龙二姑的父亲龙大爷也是一个司机。早些时候在一家木材厂开货车。后来出了车祸掉下山崖整断了两腿只能成天坐着轮椅。一家人对司机这个职业是伤透了心。龙二姑要找个司机,父母亲是死活不干。当女儿的又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一家老小大吵了一架,龙二姑干脆直接住到了田司机家里。父母亲一直不肯认她。过去了好多年,龙二姑家的亲戚朋友看到她经营客车有钱,手里又掌管着能让人“上下”的实权,都纷纷给她套亲戚关系。还有人隔三差五家里困难向她借钱的。父母亲见周围的亲戚朋友都认可了这门亲事,渐渐地自己也就默认了,毕竟是亲骨肉。

又过了些日子,龙二姑就出事儿。她在下车夺“气包卵”时,不小心让过路的摩托车给碰了。事情可不轻松,出院时,龙二姑失去了一条左腿。这一折腾,花去了她的所有积蓄还有经营的那辆客气,日子一下子晴转阵雨。没有了客车,老公找不到事做,也只能成天闲着。再说先前那些亲戚朋友也没有登门的,就是见了面,脸色也阴着。还是她父母亲心痛,老俩口在家里哭了好几个晚上。第二天,俩位老人把龙二姑俩口子叫到家里,整了一桌子好菜饭,然后把压在箱子底儿的父亲当然的赔偿金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龙二姑俩口子又开起“气包卵”客车了。

龙二姑还是卖票,只是不能再用大屁股挤人了。她坐着,就坐在车门边的第一个座位上卖票,也没了大声高气地喊人上下车的风采,而是细声细气地喊着:下一站快到了,请大家做好下车的准备,完全回归了女人应有的本色。每天收了车,龙二姑俩口子早早地回家,回到父母亲身边,煮饭烧火什么的,一家人吃着有滋有味的饭菜,老老小小脸上又堆着笑。

其实,时间就是一辆客车,不管它有没有带着一个“气包卵”,总是带着我们向终点驶去。拿着生活、生存抑或生命的车票,得到是福,舍得也是福。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