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大风垭听风  

2012-04-19 15:20:4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是大风垭最美的风景,不然怎么能叫“大风垭”来着。泸州市纳溪区合面镇胜利村是大风垭的地缘主人。大风垭是胜利村的最高处,一眼望去,绿林翠竹、田园桑梓、边塞人家,尽收于咫尺。风,从遥远的天际间吹出,历史与今生,现实与过去,昨夜与未来,听见一滴晓露从远山的楠木中滑落。绿,在树之巅、山之端、云之末尽情游走。风与绿的舞蹈,传说与神奇的交融,远古与当世的重叠,成就了大风垭的独特美丽。

风之大垭

“三邑大关”,远远望去,四个大字书于大风垭一侧寨门之上。每个大字足有一平方米,字体苍劲有力,历经上百年而未见风化。大风垭是古时下走纳溪,上通江安、叙永等县地必经关隘。关通三县,险峻异常,管辖四方,故“三邑”已得名于此。

两山之巅,偶得一处平地,沟通往来,方便商贾,行走路人,大风垭闻名十里。垭口处宽不过两百米,海拔高却有六七百米,风从南北而出,年年岁岁如此。无论那些风来自山林还是人海、久远还是现在,春天总是浸透在泥土的芬芳里,一点一滴,细细密密,仙女散花搬飘落于眼前。古老的农耕文明,在大风垭留下了深深的印迹。站在垭口险处,视野向下,农人耕种、鸡鸣犬吠、牛羊奔逐,良田百亩、农舍如画、庄稼如云,一幅幅幸福的乡村诗画展现在风中,注满眼线,喜于心田。

垭口下,一条千年古道连接南北、横通八方,从久远通往现实,在微微的风中,伸展在青山绿水之间,像一条漫舞的苍龙,昭示着大风垭曾经的繁华。从那些青石板上的马蹄印迹中,仿佛看到了当年客商往来,路人相伴,车水马龙的岁月。一路杂竹随风,一路茂林随风,一路行人如风。身边的腰刀,满山的驼铃,林间的山歌,让风传递,岁月如水,美丽了大风垭一地风景传说。

战争留痕

大风垭的古寨门上清楚地记录着一场战争,故事之惨烈,刀剑之无情,传说之大气,让行人无不注足品鉴。

相传,大风垭一带有朱姓大家,育有三子。年少时,朱公见三个儿子身体柔弱多病,从远方请来高人当教头,传授些拳脚功夫,以强身健体。未曾想,三个儿子练功刻苦,不但消除了身上的病痛,还习得一身本事。大儿子善长腿脚,能轻身上房,一口气行走数十里而心气不乱。二儿子精于棍棒,舞如铜墙铁壁,七八个大汉不能近身。三儿子修于刀枪,出手如蛟龙戏水,横刀立马,能在数百乱军中取敌首级。朱家三个儿子在当地的名号,方圆数百里能闻。官家见了礼让三分,匪帮听了闻风而逃。朱家一直是当地有名的旺族大姓。

然而,天有不测。不日,离大风垭不足百里处一个叫牛滚场的地方,一伙匪患起事。匪首姓张,仗着自己一身本事,树起大旗掀风作浪,祸害乡邻百姓,让官府头痛不止。眼看匪患日夜坐大,一时竟聚首数百之众,足与官府相庭对抗。官府办法想尽,匪患仍就漫延。一日,官府师爷献计,出一纸文书,让朱家三个儿子领头,以家丁为基础组织团防武装,清剿土匪。朱家应许,成立民团,出兵牛滚场征战土匪。张匪果然不是一般等闲之辈,与民团交火数月,双方各有死伤。最后双方调集人马,展开大决战,朱家三个儿子全部被围。三儿子机灵过人,摸着夜色先行突围。天亮时,见大哥二哥仍被土匪围困,无法突出,人马死伤过半。老三随即转身杀入,解救二位哥哥。双方厮杀,大战三天三夜,匪患尽除,三兄弟却全部战死。此事不但感动乡邻,还惊动了朝廷。官府层层上报,经皇上下旨,在大风垭处修建寨门牌坊以示永久留存纪念。

现在,大风垭石寨门上方,“圣上曰”三个大字清晰可见,右下角记有“咸丰丁卯仲夏之吉”字样。左右石寨门刻着一幅对联:厚显数忠魂一片丹心冲日月,正气须血典三仁浩气壮河山。石寨门雄踞在大风垭垭口处,上下左右全部用巨石垒成。左右和上方石门坊由三块整石头修成,长有三四米,宽有一米,厚有半米,重量少说也有数吨。进寨门左手边是一大段巨石城墙,长有七八米,高有四五米,把大风垭“包装”成了一个天险,大有“一夫当关万夫不开”之势。大概是想把那段历史故事牢牢根植于人们心中罢了。

进石寨门上走约500米还有一景。一砣大石头长于山前,不圆不方,上面不同方位刻有两个大字:“善”与“佛”,字体足有一人宽大,落款处虽风化严重,但“朱公”字样仍然能辩。据当地上了年纪的人讲,这确实是朱家所刻。牛滚场一战,朱老太爷痛失三个儿子后,一心向佛,广结善缘,惠及乡邻。他还出钱请人在大石头上刻字,规劝乡亲与来往众生,以善为本,和谐共事,切忌生恶。听说,大风垭下的沟口和路边还有好几处都刻有这样的石头文字。多年以来,群众积极维护,绝少有被破坏的。看来,修善积德,一直是众生心向所归。

圣沟古韵

圣沟,多么美丽的名字,单听之,就有无限的联想和画面浮于眼前。

圣沟是大风垭下胜利村里一处大房子。传说中,圣沟曾出过翰林院大学士一类的人物。有人细细讲起,大学士姓吴。幼小时,吴姓小孩就是远近有名的人物。吴家是当有名的大地主,拥有房屋好几处,良田数百亩,猪牛鸡鸭不计其数。吴家请来老师办起了“鸡婆学”私塾学堂,教自家子弟也收附近娃儿读书摇头晃脑修练子曰,热闹得很。一日,老师站在讲台上随口出一上联:抛瓦抛上顶。指着下面的学生,要求一一回对。大家使出浑身力气,用尽脑汁,对出来的下联都不能让老师满意。此时,只见吴家小孩站起来,口出下联:读书读出头!教室里顿时掌声一片,让老师称道不矣,连连说道:汝子可教,日后必成大器!据说,当时那小孩才只有五岁。后来,果然被老师言中,吴家小孩长大成人,一路应试,终成正果,行走于翰林院供职。

能出此大人物的地方,自然是圣山圣水沾足了孔圣人的光彩灵气,此地又处于两山沟口之间,“圣沟”由此而得名。名门大家之地,圣沟肯定是当地有名的旺族庄园。早年,圣沟四方修建有围墙和碉楼,顶立山间,十里能见。庄园内大大小小分布着几十间房屋,天井和楼台密布,气势宏伟。窗格和屋瓦间,花鸟鱼兽,明月朝辉,雕梁画栋中尽显主人家的富贵与荣华。至于圣沟是不是真正出个翰林院一类的大学士,无从具体考证,只是从那些残存的雕花与屋瓦中,还能口味出一丝书香气息。

垭从风起,风从垭出,多年以来,风仍就在大风垭不停地吹拂,从时间的印迹里吹过,绿过庄稼与原野、战争与感伤。谁还停留在尘世边缘,让那些风洗涤浮华与躁动?而大风垭只是远山的一道垭口,只有在静洁中才能让人感悟故事与传说之美丽。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