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古村碉楼  

2013-03-04 08:04:0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小小的村子分布着数十座碉楼,星罗连绵,很多地方都是少见的,在纳溪,更是罕见的。双才村就拥有这样一方美景的幸运。

双才村是泸州市纳溪区护国镇的一个行政村。群山簇拥,与世远隔,天外风景,一座座碉楼伫立,像一群老人,经风雨,历寒暑,细数着时间与空间的距离,静静地诉说着岁月沧海的变迁。多少年,就等待世事有缘之人阅读、聆听、口味。

一个春日的午后,梨花白、菜花黄、李花随风如雪,顺着连绵的青山、静静的流水,品着暖阳下的一缕清风,走入这方净土,近距离地来一次心灵的旅行,洗尽尘埃与浮华。

一村群碉

一条小溪蜿蜒数十里,横穿村子。一条古道伴着溪流,通向南北。双才村的碉楼就星星点点地叠缀在山溪与古道旁,前前后后眼前尽是,真是奇迹。

据村里上了年纪的老支书介绍说,双才村的碉楼群落大多建于清末民国初年,最有名气的是四处碉楼,大地名分别叫双财门、鹿鸣村、八斗秋、土桥子。单听这些名字,就感觉味道悠长,很有些说头。每个地名后面都有一个好听的故事。

先说说双财门。双财门是一座老房子,修有四个碉楼,有两扇大门。据说,俩兄弟续继了祖业,发家后,大家都想修一座大房子。巧了,双双都看得起一个地方,请了阴阳风水先生把握方向,都适合一个风水“字向”,都想把房子大门开往一个方向。俩兄弟互不相让,可难坏了风水先生。风水先生足足想了三天三夜,理出个办法,让兄弟俩人同修一座大房子,建两道财门(出山门)。这一招俩兄弟都认同,房子修在一起,既不暴露家庭内部矛盾,又解决了俩人都想发财的心理。一座房子修建两道财门,大家都把这地方称作“双财门”。时间久了,过往人群都把这房子所在的村子也叫着“双财村”,后写为“双才村”。

鹿鸣村的碉楼大房子修在一个山前,坐落于一块大田里。一条大山脉顺风顺水而来,延绵数十里,突然山势向后形成一个小山包。远远看去,那大山脉极像一只鹿子,那个山包被风水人家称着“鹿回头”。就有人看清楚了这方风水美景,在“鹿回头”的地方修了一座大房子,取名:鹿鸣村。鹿鸣村正前方左右两个碉楼都修建在一块深水溏里,听说就一修建方式还有说头。前方一个细细的小山脉一路对直过来,形如蛇状,把头伸到水溏里饮水。碉楼修建的地势正好压住了蛇头。乡下人习惯把蛇进屋作为“招财进宝”的象征。试想,蛇头被压住了,再不能动,更不能跑向远方,一家人的财富还能流失吗?

八斗秋碉楼门前是一个大石滩子。石滩子长长方方数十平方米,上面零星分布着八个大的石窝子。相传,这八个石窝子会出谷子,不多不少,一夜能出八斗。那年村里人家闹饥荒,仅靠石窝子里出的谷子,救活了一村人呢。村里人给这地方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八斗秋。后来,村里就有人看好了这地方,风水好,能出谷子,发家致富不用愁,把房子修在正上方。不是那种享福的命呀,修了房子,压了龙脉,那地方从此再没出个谷子了。看来,人心向善才是福啊。

土桥子也是一个大地名,一座大房子,四个角有四座碉楼耸立,远远就能看见。房屋门前小溪细流,一块石板为桥,方便行人来往。那块石板灵性得很,若干年来,不知小溪的流水暴涨了几次,村里人经历多少的惊心动魄,那石板就是没被洪水冲走过。大家都把那一块石板搭成的桥叫着:土桥子。土桥子不土,有人说是神仙赐封过的,也有人说那石板是神人补天时留下的,还有人说那石板就是土地爷的家门板呢。这些只是传说,反正是个迷,等来往众生解读。

碉楼构造

双才村的碉楼群都是一水的建造风格,雄居于大房子的四个角,土墙建筑,典型的川南民居风格。

从房屋的正前方看去,每座大房子都建有四个碉楼,前面两个稍矮一些,后面两个更高一点,便于防御。碉楼以“奇数”层建设为主,总层数建有“三、五、七”层式,多为三层建筑,更富裕的大户建有更多的层数。碉楼构造全是土墙,用川南特有的“屎黄泥巴”作为基本的建筑材料,一层一层夯筑。每夯筑一层,再密密麻麻地放上竹片作为连接,类似于现在修房子用的钢筋。也有用糯米浆子伴着黄泥巴夯筑的,更坚固更牢实。

据土桥子碉楼老房屋现在的主人老黄介绍,他居住的房子也是四个角建有碉楼。最高处的碉楼建有三层,高有二十几米。碉楼门用青杠或松木材料做成,再包上铁皮子,厚有十多公分。两扇门重有两百多公斤,要两个大汉儿用力才能推拉关上。每层碉楼四方都留有眺望孔、射击孔、通风孔。房屋四方四个碉楼构成的火力网和视线,没有死角。在碉楼里,往来行人十几里以外就能清楚地看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四座碉楼把一座大房子保护得严严实实的,就是一个村中村、城中城、户中户。每一座碉楼大房子里,有水井、有菜地、有山林和后花园,集生活、休闲、娱乐为一体,十天半月不出门也饿不到。若有土匪兵痞来攻,一般的火力是无用武之地的。再说,仅一座碉楼就能容纳数十个人。如果房屋人家分散躲进碉楼,一处大房子一两百号人也别想攻下来。

双才村的土墙碉楼还有一个好处,冬暖夏凉。冬天,外面落着大雪,只要把门窗关上,热烘烘的。夏天,五黄六月的大热天,只要开着窗子,晚上睡觉还得扎扎实实地捂在被子里,否则,肯定着凉感冒。道理很简单,碉楼的土墙厚着呢,足有一米,只要关上了窗子,热气和冷气是穿不过这么厚的土层的。碉楼最大的缺点,就是怕打雷。碉楼人家,一听打雷,外面雷响,里面雷声更大,真是震耳欲聋呀。

碉楼往事

一个大山中的村子,为什么会修建这么多的碉楼呢?

长期以来,双才村都处于几个场镇的中心地带,是一个古老驿站。村里古道上,经常往来着客商,经营茶业的、贩卖盐巴的、驼运布匹的,行如流水,热闹得很,常在村子里休息过夜。这些都成了笑聚山林的土匪绿林眼中之物。早年,村子里也出过好几次抢人的事件,吓怕了,有钱人家才苦心经营修碉楼,加大防御。

只是,这碉楼修起也没起到多大的防御作用。听说,村子里居住的人家,从来没有被土匪抢过。大概是那些好汉们都信奉“兔子不吃窝边草”的规矩,只抢来往商贩,不抢村里百姓。碉楼也就成了摆设,大多成了心理防线。

不过,这碉楼也给主人带来了灾难。据村里人讲起,双才村修建有碉楼的人家主要是两个姓氏:杨姓和欧姓。两个大姓的主人聚集财富时,并非用非法或残暴手段所得,而是靠省吃俭用,苦心积累。最早时,一家人半个月才打一次“牙祭”吃顿肉,更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有上了六七十岁的老人还编竹子箩筐卖的,那财富真是来得不易。只是解放时,他们早成了村子里的大户人家,最少的也有一两百担租子的田地,还筑有碉楼和高墙深院,肯定要划成地主佬财一类的。大多被赶出了碉楼大房子,也还真有人家为此还献出了生命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如今,碉楼还在,小溪与古道还在,青山与绿竹还在,它就站在岁月的风景里,等待往来游者评说,感悟。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