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马河流水  

2013-10-24 11:23:3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川南地界,马河是一条小河,河长不过20公里,把松林村如刀横切成了两匹大山梁子,一面是大风垭,一面是松林塝。

从行政地缘而讲,松林村属于泸州市纳溪区打古镇。山与水的交融,树与竹的映衬、人文与故事的浸透,松林是一个有着美的地方。松林的美的精华少不了要讲讲那些洞、沟、坪、坝等沉淀历史与传说的地方。那是一道水,清澈盈溢,甘甜回味。那是一道菜,原生不染,香色纯正。在秋日里,在阳光下,在云朵间,慢步,慢慢地生活,品读,一丝一缕,一点一滴,透入筋骨,沉入肝肺,洗礼生命。

蛟 洞

蛟洞,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是有些来头的地名。

蛟洞确实是有个洞的。洞不大,是丘陵地势页岩风化而形成的一个岩洞,最多能摆得下五六张供八个人吃饭的四方桌。蛟洞紧挨着马河边。有人说那洞子仙风吹动,就是五黄六月的大热天气也相当凉爽,十冬腊月的大冷天也冻不着。那洞,曾是太上老君修道时路过休息的地方,当然是神仙洞子了。更神奇的传说,说不清的年月以前,那洞里有一条蟒蛇,天长日久,青山碧水间游动,采集日月之精华,吸纳百川神水之灵气,一心想得道成龙成仙。蟒蛇修练了九九八百余一年,练得一身本事,梦想出马河,过永宁,出长江,行至东海,拜会东海龙王,谋得一官半职。山里人常说,蟒蛇修练出山,就是“出蛟”。出蛟那夜,山里风雨雷电折腾了大半夜,山林竹木,良田沃土尽毁。那动静,大有生灵涂炭之势。上天见状,那能容得,动怒,一个大炸雷把蟒蛇避于山前,成了一匹大山梁子,方面从里来去百姓过往,报惠于众生。蛟龙出山之洞,自然取名“蛟洞”。

蛟洞是松林村的一处大地名,也是一座老房子。洞子在房子一侧的山上,长年累月,页岩风化严重,走近,仍能感受洞的奇特和那里的仙风。蛟洞的大房子有着两个天井。天井是蛟洞的必然产物。上百年来,蛟洞的主人换了好几拨,但天井一直保持完好。试想,曾是蟒蛇练道蛟龙出山的地方,没了天井,离了水,还能生存吗?房屋的主人就是信奉这一点,天井这种古建筑构造才能幸存,成为当下的一首古味风景。

离着蛟洞不远就是洞子坪。洞子坪与蛟洞一脉而存,都与那大蟒蛇有关。蟒蛇出入马河,常到山前一处地方让日月灵气普渡,修得一身龙骨。时日一长那地方就被蟒蛇练出了一大块平地。蛇出洞子,整日修练,大山为坪,坪对洞子,取名“洞子坪”。后来,居然有人看出了那地方的风水,修房造屋,家业发达。洞子坪也是远近有名的老屋。只是,洞子坪与蛟洞不一样,乡野风水先生看出,是不能修建天井的,否则,祖业不保。想来也对,蟒蛇采集日月的地方,有水淹着怎么能行呢?不修天井,洞子坪正房屋成长条形一字排开,再修有左右厢房,建筑气势仍然雄伟,至今看上去,那地方依然响亮,数十里能问其地名。

学  堂

学堂,单讲这个地名,就知道松林村里曾经是诗书饱浴的地方。

学堂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山头。小山头圆圆的,像早年乡下学生娃娃修剪的头式发形“馒头样”。学堂的四周都是一地的田块,就中间是一个小山。明末清初时,有人看好了这个地方,由乡里士绅出钱在山上开地修建房屋,办起了“鸡婆学”私塾,无论贫富子弟都可上学,一年只收少量的学费,以黄谷、黄豆、玉米、小麦等粮食抵算均可。那小山头就是风水好,办“鸡婆学”也出了不少乡绅秀才的,在方圆数十里名字都叫得响当当。乡亲众里都齐声把那小山头的房屋地名叫着“学堂”。风风雨雨,学堂已经破败不堪,只有残墙破瓦,还有近年来村里有人靠近修的民房了。但“学堂”这个地名依旧未改。

桃李园紧挨着学堂。桃李园与学堂两个地方是密不可分的。桃李园是一处老房大屋。据说,修桃李园的主人就是从学堂那里读书起家的。房屋修好后,直接就把高房大屋取名“桃李园”,意为本家就是学堂的门弟桃李。桃李园的房屋可有些规模,前前后后左左右右有着六七十间房屋,远看像个“品”字形布局,早些时候住着二三十户人家。起初修桃李园的主人一年能收六百多担租子,官家路过都要礼让三分,素有“一洞一园”不出兵之说。一洞,当然是蛟洞,一园就是桃李园。当年“抓壮丁”的时候,官家都是不给那两个地方派丁的,可见主人家的实力。如今,从那些草瓦青砖、雕花木刻、禽鱼图案中,还能清楚地寻找到当年房屋主人家生活的繁华与宝贵。

厚 坝

厚坝,那地方是很有些说头的。

据说,厚坝那地名是官方“恩赐”取名的。离着厚坝不远处就是瓦厂坝。瓦厂坝那地方泥质好,是官家取土烧制器皿饮具和盖房造瓦的地方,“瓦厂坝”也由此而得。至于在瓦厂坝指定烧制官窑的行政官员级别有多大,有多高行政职位,谁都记不清了,反正是一处头头脑脑们烧制坛坛罐罐的地方。厚坝的主人就是在瓦厂坝那里监督烧窑的官员。管他是不是直接烧个窑子,反正是给官家办事的,就算是个官嘛。虽然不好计算品位爵位,反正是吃过官家饭的。

传说,那人监制窑还干得卖力气,人品也正,经常得到上级赏赐,口袋鼓了,烧窑的“火头军”也要置办一处产业,买房造物,讨一个或多个老婆。房屋建址选择在一个半坡上,后面是一匹高高的大山梁子,意为“靠山硬”。房屋修好后,上上下下宴请,一官员酒过七分,左顾又看,照着地形就给主人取了房屋的名字“厚坝”。说是主人为官家监督烧窑,肯干,忠厚老实,房屋又建在一个大山平坝上,就叫“厚坝”,后来,也有人叫着“后坝”的。

厚坝的房址果然奇特,散建在一个大山弯坝子里,数十间房屋。后山上,常年有上百只白鹤留住于此,与人共居,好几十年。房屋周围是一地的老坟古墓,那些老墓大石碑的文字雕刻和坟山造形,一看,便知墓主的财富与权位。如果有访古问今者前往,是一道丰盛的文化大餐之旅。

马河流水,松林村里一地风景,有古迹,有仙洞,有丝竹如画,有青山围屏,脚步间细数着岁月,青石上看人生如梦,一次如影如幻的游走,如少女一般等待缘者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