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小小说” 碗 匠  

2014-01-17 15:41:2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狗儿湾的刘碗匠有两个儿子,一个叫刘大毛,一个叫刘二毛。乡下人就信这上理儿,贱名好养活。

刘碗匠做碗的手艺,不要说在狗儿湾一带,就是在白鹤场几十里地界那都是有点名气的。做大寿、结婚、生子满月什么的,要做个碗刻点字“回礼”留个念想,准找到刘碗匠。刘碗匠的生意就和他的名气那样,特火。

这些都是好多年前的事儿了。如今,乡下人回礼早就不时兴回碗了,给城里人一样,喜欢回毛巾或直接回现金。实用,好看,拿得出手。

我看你成天还默着做碗的事儿,一家人吃凉水都不够!刘二毛时不时地就顶撞刘碗匠两句。

刘碗匠是一心想把手艺原原本本地传给两个儿字的。父传子,这是狗儿湾手艺人的习俗。父亲是木匠,儿子也是木匠。父亲是杀猪的,儿子也是杀猪的。手艺代代传,饿不了肚皮。

现在哪家办大事儿还送碗嘛,生意都没得,你看要饿肚皮不?刘二毛整死都不想学父亲那点做碗的手艺。

刘二毛说得也对头,当碗匠确实不是个事儿。一来眼下生意不好做,二来干碗匠这活儿确实恼火。一天到晚与泥巴和烟火打交道,灰烬满脸飞,泥巴一身都是,黑不溜瞅的一个人像狗儿湾岩上供的泥菩萨。当然,最关键的是不好说媳妇儿。刘二毛心寒。刘碗匠的心也寒,狠铁不成钢呀!

从小到大,刘二毛就比他大哥刘大毛心高,心底里压根儿对父亲刘碗匠就有气儿。就说那年生产队分红苕的事儿吧。一家人饿得清口水长流,哪个不想分得几个大红苕回家,吃几顿饱肚皮。父亲却犯傻,只要小的,就是别人照顾他分给点大红苕,都坚决不要。刘二毛逢人就讲,你看看我爹是不是个怪人,脑壳有问题。

刘碗匠确实是个怪人。这在狗儿湾都是出了名的。好多家的人都去城里打工,一个村子都快走空了,刘碗匠却还呆在家里硬要两个娃儿学做碗的手艺。

刘二毛气不过,一天夜里月黑风高,摸出家门进城去了。好几年,不回家,是死是活,家里一个信都不晓得。就当我没生这个娃,刘碗匠心里有气,也不管二毛的事儿。他只顾领着刘大毛继续做自己的碗。

你别说,刘大毛做碗就是有灵性。虽然没少吃父亲手里的楠竹片子,但几年下来,刘大毛做的碗就不是碗了,就是艺术品了。一个碗上雕龙画凤、飞鸟鱼兽、绿林细流,刘大毛都能弄上去,看得让人眼花缭乱。村子里没人买碗,城里到是有不少人来买,外省的都有,还有人坐着飞机开着小汽车来买呢。刘碗匠的碗厂又火起来了。刘碗匠可高兴了,见人就说,刘大毛这娃听我的话,走的路准没错,不像刘二毛那个狗东西!

说起刘碗匠再次见到刘二毛时,那已经是在城里一家派出所的事儿了。刘二毛出了事儿,偷了人家的东西,被抓着了。陪了钱,找够了关系,说尽了好话,刘碗匠才把刘二毛领回了家。

回家的那天晚上,刘碗匠没有骂刘二毛,只是轻言细语地给刘二毛说起了心里多年的事儿。

二娃,我知道你心高,但做事情光有心高是办不成大事儿的。就说你那年挑碗卖的事儿吧。过十里坡那个长坡,路不好走。你大哥挑着碗走着,掉了一个,他没回头,继续走,结果啥事儿都没有。你呢,看着掉了一个碗,忙着回头捡,结果一挑碗全打倒打烂完了。人生做事,就讲个“舍得”二字,有舍才有得,否则,输得干干净净。

娃呀,再说说你一直埋怨我分红苕那件事儿吧。分大红苕当然好,谁不知道。当时我们家的锅灶小,红苕大了煮不下也不好煮熟。锅小,小红苕容易煮熟。做人也是这样,要知道自己有多大本事才能干多大的事儿,一门心思光想着“大”的,没有恰当的干大事儿的“家伙”能行吗?

其实,这些都是你爷传给我的。你爷除了传给我做碗的手艺,还传给了我这些做人的道理。

刘碗匠话音未落,刘二毛一下跪在地上,大喊了一声:爹!

这一声,差点整个狗儿湾人都听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