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空 巷  

2014-11-16 11:33:5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龙坝后院的那个巷子不大,却能容纳得下我空空的童年。

回龙坝是一座老院子,少说也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从那些老墙老瓦和雕花木栏里你就能找到时光和岁月的存积。一条小溪从大山深处的岩缝里流出,行流数里,绕着山前一平阳大坝而过。就有人看准了这方风水,说是“玉带水”加“龙回头”,修了基业定要大福大贵的。“回龙坝”也就得了这个名字。好大的口气,不过从那些飞檐翘角和窗花绣朵不难看出,房屋主人曾经的宝贵。据说,兴旺时,一年能收五六百担租子。

回龙坝的富贵没亲眼见着,我只知道后院有一条长长的巷子。听人说起,早年,那里是专供主人家大姑娘小媳妇赏花玩鸟瞧鱼的过道。

好多的午后,我都在那个巷子里忙碌着。捉虫虫,玩蛐蛐,捕蜻蜓,还可以顺着那根上百年的老黄桷树往上爬,见着个鸟窝子,掏了,摸出好几鸟蛋,一天的日子就嬉哈着过去了。虽然住着数十家上百号人的大房子,农忙时节,满山遍岭地忙活去了,只我一人,后院冷清得很。一只耗子从墙上溜下来都能听得见沙沙的响动。我却玩得很热闹,满头是汗。

春天时节,拿着个风筝在巷子里就能上房揭瓦地玩上一整天,墙壁上尽是脚板儿印。夏日里,提着个瓶子扛着个网满蜘蛛网的竹片子圈圈做成的捕网,上窜下跳地在巷子里折腾。秋天,爬上半段垮了的老泥巴墙,煮“锅锅宴”,还吃着几瓣从邻居树上偷着摘下来的柚子,有滋有味。冬天,巷子里可是捕鸟的好地方,一拉绳子,一个竹子背篓盖下去,能捉到好几只呢。

那条巷子曾有着我最美好的记忆。以至于后来好多时候,我都爱去这座小城里有巷子的地方转转。

其实,这座小城已经不再是小城,单从一些现象来看,它早就有了大城市的迹象。比如,比树子还长得快的电梯楼,堵车,商业街,汽车尾气,乌蒙蒙的天空。小城依然是小城,仅从那条偏街小巷的简单和陈旧来说,它还进不了大城市的行列。但热闹还是轮番着上演,我却总在那条热闹边缘的巷子里走着。

热闹缝隙里,巷子深处那位满头白发的老人,总是用一双苍老的眼睛打量着过往的人群。老人已经老了,只能在一米远的距离里分辨出自己的亲人。听说,老人的老伴死得早,自己一个女人在城市里奔劳,育大了三个儿女。他们都住在不远处的高楼里。他们正在为老娘是轮流着每月到儿女家吃“转转户”呢还是轮流着送饭到巷子老屋里,争吵不下。大概快半年了吧,还没闹出结果,正往法院里送材料呢?每次走过那里,耳边都会乱七八糟地响起那些歌词:据说百花的深处,住着过安详的老人,已等待千年,为何良人不回来、、、、、、

出巷子口那家馆子,热闹了好一阵子,差点把巷子都掀翻转了。后来,听说老板纯粹是在吵作人气,每天请了不少人来闹热场子。不出两个月,馆子依然热闹,但每天服务员比客人多。我不知道老板的心里空不空,热闹里,卖的全是寂寞吧?

巷子正对着的那条商业街,夜夜热闹,高音的、低音的、不高不低音的喇叭放过没完没了,导购的妹子个个长得淋淋滴水。商家呢,比走马灯还换得快。不出三天,准有人贴出“出血大甩卖”的牌子。你都卖得出血了,还卖什么货呢,赶紧止血呀,不然就要了人命了。热闹的大街,城市一片荒凉。

那夜,走在商业的街头,突然看到一个老人,全然顾不得商业的繁华与热闹,像在穿越一条空空的巷子,每路过一个垃圾桶她都努力地工作着,寻找着里面有价值的垃圾。老人背着一个大背筐人山人海地走过眼前的那一刹,我猛然想,她拾起的是城市如山的冷清还是夜的碎片呢?

热闹覆盖了城市的大街小巷,车流、物流与人流,它却带跟我空空的冷清。我知道,那里没有我要寻找的过往和故事。我只是这个秋天的一片黄叶,随风飘于远方,终究沉入泥土。那些回不去的家园,却旺盛而又热闹地生长着我满满的记忆和梦,夜夜怀想,虽然那里人烟已经稀少,房屋与巷子空空。

一条巷子的城市,一条巷子的远方。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