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一片叶的秋天  

2014-12-06 13:14:2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秋,秋深,风咋起,一片黄叶飘落,窗台无景,只有喧嚣。

居身这样的季节和城市,是最能培育回忆和感伤的。闲来无事,往事便纯然而天意地从心底里清晰起来。

那个秋天,我在大山深处的一个小镇上干着一份简单的文字工作。三两场微风一到,原本感觉还十分旺盛的爱情之树就随着秋风扫落叶一般凄雨而下了,日渐苍白如花。未曾想,本来还洁白如初的好事儿瞬间就随着季节变化成了一场闹剧,一个小镇的闹剧。内心和对整个世界的希望之塬突然就荒凉和漂白了,就无声无息了。寒流过快来临。无脸见江东父老,还能回家吗?一股想离开那个小镇和整个世界的想法在一夜之间顺风顺水地生长。选择死亡还是出逃呢?

一个下午,接到家里带来的好几道口信:父亲病危。我终于决定回家一趟。

我有心无力地提着些东西,无奈而又胆怯地走在那条乡间的小路上。走过一道山梁又一道山梁,一个山口又一个山口,回家时已是晚上九点钟了,正是乡下人关门闭户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父亲却还看着电视,一脸气色好好的,并无病容。我想,当时我真够狠心的,父母都好多次地找人带话让自己回家一趟,今天才回到家里,心里却生出些厌烦。

父母找咱,肯定是有好多话要说,可我却毫无表情地告诉他们,明早六点就得回去,回到那个小镇的单位上去。

父亲说:那你还回来干嘛?大半年的时间了你不回来,你不想我们,我们还想你呢?父亲说话时,脸上的青筋直跳。

父亲又说:硬是要等到我“病危”走不动起不得床了,你才回来,是不?

母亲也说:你那点事儿,你不说我们也早听说了。这次让你回来,就是想看看你。你老爹想看你,半夜还说梦话,都差点疯了。

父母的话让我突然感动,以至于后来我流着泪说完自己的痛自己的苦自己的忧郁自己的无助时,他们竟然吼着说:哭什么哭,这么大半个晚上,还有时间听你哭。我说,我是你们的儿啊,不在你二老面前哭未必还要到别人面前去哭吗?

那晚,那么多的泪水真不知道从哪里哪处地角儿冒出来的。

哭完后,一切十分痛快。

第二天,鸡才刚叫一遍,父母就在隔壁房屋里小声说着话。我听不清楚,但心底里知道他们的意思。他们是在为我担忧,怕我真的因为这件小事儿而想不开有个三长两短。我内心深处再一次涌起一阵愧疚。想着自己都老大不小了,不该向他们说那么多,真不该还让老爹老妈担心。可是,这些,不面对他们诉说又还能向谁呢?如今这个世界能心与心交换的人太少太少了。

起床后,父亲叫着我儿时的名字,细声说着:娃啊,别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只要坚持走自己的路,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事儿,就好好干。世间没有不开的花!

我第一次感到父亲不是一个简单的乡下农民,而是一个可以指路指方向的哲人。

深秋,大山里六点钟的山路在乡间转绕着一路黑得很。这些年,不少的夜晚,我走过不少的山路。可我还是第一次如此充满自信和大胆地走着。我在那一刻定下心来,为了父母,为了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一定要勇敢而坚定地走下去,不管前方是一路孤灯还是悬崖峭壁、、、、、、

又一个深秋的天、深秋的地、深秋的城市和陌生的人群,我依然孤单地走着,在内心深处找不到可以诉说的人,想诉说的人和事都在一水之下的远方。我仍然像一片黄叶一样穿街过巷去寻找自己能憩身的土壤和那些能相视一笑的温度。我知道,我就隐身在一片叶的秋天。

那一夜父母的那些话一直在我心中。

一片黄叶,无数个深秋也无法抹去。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