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营地之地  

2014-03-13 10:42:1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群山之中,一方营地。

营地是一个村子,行政区划属泸州市纳溪区合面镇。一座座山头夹着小溪流水,一排排石梁拥着林间闪绿,还有黄花满地迷人风景。战争、红旗、传说,一山一地间流淌,历史、过往、名人,在一池一水的山川中如梦荡漾。营地老山、韩家埂子、湾头红洞、百岁老人,风景是红色的,土地是红色的,那些人物编织着的活灵活现的传说故事更是透着美丽的红。慢步走在那些沉香迷醉的记忆中,偶有一缕风带着泥土的鲜活气息飘飘而来,让人内心开始伴随时间与尘土游漓,忘却家在何方。

营地山

营地村的名字就来源于营地山。营地山上真建个兵家营盘。

传说,早年,村子里土匪横行霸道,匪患成灾,抢鸡抢鸭,抢粮抢人的事儿三五天就有一场,闹得人心慌慌,惶惶不可安心过日子。见此情景,村上一位在外当差别名叫韩三秀才的人物,约了另外一位姓徐的朋友,带着人马一起回乡筹粮剿匪。韩三秀才曾参加过同盟会,在川南一带是骨干成员,他怎么见得匪扰乡邻的事儿。韩三秀才带人马回到乡里,不出数月,筹齐了粮草和兵枪,与土匪交手了两三场,便把匪患基本平定。众匪见大势已去,作鸟兽状散了。剿匪一战,收获了不少土匪抢夺的粮食、金银、珠宝。村里人高兴不矣,纷纷建议全部分均处理了。正在这时,韩三秀才提议,财物村里人分一半,留一半下来建立剿匪营地,办团练乡勇维持村里治安,还修建校舍办学堂。大家无不应许。营地就选择在村里一处高高的山头上,视线好,风水也好。那山头自然就被村里人称着营地山,村子也有了“营地”这个名字。现在,那山头上,兵家营地的遗痕还能偶尔寻见。校舍学堂至今还办着,仍就热闹。

营地没了匪患,村里人的日子过得舒服安逸。山水之间,自然生态,没有污染和城市的闹杂,太适合生存和生命的静养。村里人家,长寿的不少。近年来,村子里先后出过四个百岁老人,现今都还有两位在世活着,是远近有名的长寿村。看来,营地不但适合兵家生存,更适合百姓安乐。

韩埂子

韩埂子是营地村的中心,也是村子的脊。

韩埂子是一条山梁埂子,多为石头滩梁。绕着韩埂子是一条叫老滩河的小溪。老滩河,因其河浅滩多,早年放竹排子出滩时,由一些放排放河的人所取名。韩埂子起头处对着老滩河是一座老石桥。石桥有名,平滩桥。平滩桥就架设在一块大石滩子上。石桥有些年月,两墩三孔,桥板和桥墩都是由一砣一块的整石头架成。一块石头有好几千斤呢。石桥架构简单,但上百年老滩河洪水来来往往,石桥依就牢固如初,架在岁月的长河之上。这一风景不得不叫人称绝。村里人讲起,石桥的修建是经神仙指点过的。在那年月,上千斤重的石头怎么样才能架成桥呢?没有现代化的机械设备,紧靠人力,难上加难。正当修建石桥的师傅和工人们磨破头皮都没招时,一日,山里来了一个怪人。那人衣作脏烂,头发乱七八糟,满脸尘泥,有点小说里的“洪七公”样子。村里有人打发了他些饭菜,问他何来何往?那老头儿东倒西歪,说不出过来往,只大声说了句:你们问那么多咋子,我是泥巴都要埋着颈子的人了。村里人听了这句话,顿时大醒大悟,想出了架桥的办法。老头儿却转眼不见了影子。原来,那老头点化的办法是:先用泥巴往上埋,埋到一人一颈那么高,抬上石头,架好,再把泥巴挖出,石桥不就完工了吗?先埋泥巴再架桥,后来,村里修建的好多石桥都是用的这招。神人指点,真灵。

从民间风水说,韩埂子就是那老滩河里的飞鱼脊,是鲤鱼成精的脊梁。那平滩桥就是拴着鲤鱼精的绳子。把鲤鱼精拴住了,就拴住了村里的财富和幸福。

韩埂子真是以韩姓人家为主。明末清初的那一场“湖广填四川”的人口大迁移。一户韩姓人家从湖北麻城孝感千里迢迢来到川南山区,选择营地村的一处大山梁子定居,兴家置业,世代延续。这条山埂子取名“韩埂子”也就不难想像了。韩姓在村里子是大姓大家,好多的人文和故事都与韩家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韩家出过不少秀才和地方小官小吏,大一点也有干过“千户长”一级的。韩姓是村子里的旺族。

岩湾头

营地村是一片红色的土地,岩湾头那地方就是一块革命圣地。

岩湾头那地方多被当地人叫着湾头,这是川南一带的俗语简称。湾头,其实就是两匹山梁子交汇中间地带。那里有一个岩洞。岩洞不大,但容纳着一桌八九个人坐着开会、活动、谈事儿是没有问题的。早年,岩洞上面还有一棵柏树。树杆有一人合抱那么大,枝叶成大伞状打开。远远望去,只看得见大柏树,看不见岩洞。而岩洞里的人远远就能看见外面一两里路上有没有人行走的动静。那地方,是一个天然闹革命的好地方。纳溪区第一批地下党人就是在那里传播革命火种的。后来,好多人也是从那里的岩洞开始,一步步走向大山外闹革命的。

长期居住在湾头的也是一户韩氏大家。他家就紧挨着岩洞。韩家人是营地村甚至整个纳溪一带革命的领路者、传播者和掩护者。韩家人最多的时候,上上下下有上百号人。他不是大地主,没有雇长短工,就靠家里人自食其力地生活。当然,那大家人中也隐藏着好多革命人士和进步青年,能起到最大的掩护就是最好的。抗捐抗税,唱红歌,满腔热血,他们在那个小小的岩洞里曾经有着风风火火的岁月和青春,让今人无不感叹。那地方,那年月,他们的血依旧鲜红炽热。

营地是一处红土,也是一片青山绿水。虽然地势偏远,但那些田块大地至今仍然火红。用汗水耕种大地,用岁月耕作年轮,年复一年,春去春来春常在,丰收和幸福仍然刻于村里人家的言表。面对生活,我们都是在希望中行走的人家。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