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小小说” 烧 窑  

2014-05-24 11:50:0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泥巴是死的。泥巴在九爷的手里就是活的。黄瓜湾那一沟一湾的死黄泥巴,屙死都不生毛,在九爷的手里那就是宝。

九爷干窑工烧窑那手艺,从十五岁就开始学习操练了。泥巴在九爷的手上,那是变着花呢,再从窑子里烧出,活灵活现,外行人家你是戴着眼镜都难分辨出个真假来。

烧瓦、烧碗、烧茶壶,九爷能把黄泥巴烧制成花鸟鱼虫、飞禽走兽、人模狗样,让七尺汉子、大姑娘小媳妇、官家老爷的一个个看傻了眼、看丢了魂、看得两眼冒金花直流口水。

那年窑子峪闹匪祸。天生桥的刘大马帮是三天两头就来村子里折腾一番。刘大马帮给村子里的大地主李四害人结下了仇气,想把李四害人的三小姐收为压寨夫人。两家都不是什么好货色,恶人相对,贫民受害。刘大马帮也还守些道上规矩,进了村子,不祸害百姓,直奔李家大院而去。这样也不行呀。一惊一吓的,这日子也没法过。村里人聚集在一起头碰头地想了三天三夜,终于想出子个法子。

半夜,刘大马帮的人马刚到村口,见一人骑在高头大马上,右手提一口大刀,面色带红,两眼怒视。“关老爷现身显灵了,快跑!”一伙人马做鸟兽状散,从此村子里再没闹过匪祸。李四害人也发了善心,土地租子每年降了三成。

那关公老爷呀,其实是九爷熬了两个晚上才赶制出来的。

嫁大凤那年,九爷更是大显了一把神通广大。

大凤婆家是十里坡有名的大户。年收一百多担租子,家里光是长短工就请了二十好几个。这样的大户人家,哪里看得起一个窑工家的女儿哟。

大办喜事哪天,大凤婆家没有人来招呼九爷坐上宾席。这可了不的。在窑子峪一带,哪家迎亲办喜事,不请老岳父上坐,明显摆着是看不起娘家人噻。

一个烧窑的,一身漆黑,穷得叮当响,能请你来吃个酒席就不错了。

还想坐上席,你看他嫁个女,啥玩意陪嫁装都没有。别人家再穷,起码也要陪嫁个“三铺三罩”。

一个窑工,想那么多干嘛,能把女儿嫁出去就不错了。

下面人群议论纷纷。九爷却不慌不忙,一步步走到上席酒桌的正上方位置,稳稳当当地坐了下来,端起酒碗,一连干了三碗。九爷站起身来,甩开长衫子大衣,从怀里拿出两个茶壶,雌雄一对,放在桌子的正中央。大家围上去一看,都惊呆了。这不是传说中九爷那对压箱子底儿的传家宝——紫沙鸳鸯戏水吗?

九爷大声高气地说:这个,大家看一看,给我女儿大凤做嫁装,够不够呀?

九爷的亲家,就是那个大户人家一听,吓傻了。他知道,自己这一个大院子的家业,还值不起这一对茶壶的价钱呢。

炸窑的那个下午,村子里怪得很。天边的云火红火红的,整个村子都像要被烧着了一般。九爷连熬了两个通宵,眼睛痛得睁都睁不开。九爷让大徒弟当掌火师,掌握烧窑的火候,自己回家休息一下。九爷刚躺下,窑就炸了。原来,那大徒弟跟九爷学烧窑都三年多了,想早点出师,急着想表现一把。结果呢,碳火烧旺烧过火了,烧炸了窑。

窑没了,大徒弟也没了,九爷日渐病瘦,三个月后,竟然走了。

老爹说:我就是你九爷在窑子峪留下的唯一传人。

老爹在小旅馆的床上,和对面另一张床上的二狗面对面地坐着。

老爹说:我这手艺呀,能把一堆黄泥巴拿捏成大家都喜欢的各种货色。但是,我怎么就把你这个大活人捏制不成一把好料呢?

二狗没说话。二狗无话可说。

老爹说:过日子,有时就像烧窑,火候很重要。烧旺过头了,急火攻心,要烧炸的。

二狗唰地一下,眼泪水就出来了。

二狗心里明白,自己真不是一把好料。从小打死不给爹学做烧窑的活儿。又黑又脏,玩泥巴的,说不定婆娘都讨不上。自从偷着进了城,自己吃了不少苦,也把家里给害苦了。老娘为了盼儿子回去,两只眼都快哭瞎了。

老爹是第十次进城,在一座桥下的洞子里才找到二狗的。老爹找到二狗时,那样子,还真不如一条狗。

那晚,父子俩就那样面对面地坐着,摆谈了整整一夜。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