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歌在乡下  

2014-07-19 11:38:41|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在城市的角角落落我就觉得自己是越来越喜欢乡下那种真实而粗犷的乡村歌谣了。

真正的歌谣在乡下。

乡下山里的歌谣常常是从山前屋后袅袅而起抑或挖土种地刨玉米栽秧打谷子时众口齐鸣的。有时俩人一个上坡一个下山相互见不着面却把山歌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团鱼过河四皮桨哟,黄鲴子过河哭汪汪哦。”内容大都是粗犷中透出几分朴实。村里人不懂音乐,更不要说懂那些弯儿扭儿的谱子了。但就是凭着那一声声土腔老调竟然能够把一些普普通通的歌调涂上几分青山绿水丝竹慢弦打磨出十分非常的灵与秀。一唱,于人于己听了就穿肠而过有十分醉人的神态,荡出一季季无尽的想像和回味,偶尔也有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相思。

正月里来正月正呀,哥约小妹赶路程、、、、、、

村子里唱山歌最绝的是俩个老头。一个姓张,一个姓李,人们都一口气叫他俩:叔。俩人常常情呀妹的唱一些让人心里想听,听了发庠,庠过之后还得笑骂着称着“下流”的山歌。大家就合情合理地猜测在他们身上或多或少有些风流艳事。其实他俩都是单身汉一个,这不打紧不关事不影响大家的想像,这些都同他俩的歌声一道成为村里古老而流行的话题。

大忙时节好些人在坡坡上干活儿,嘻嘻哈哈地。休息,就有人按耐不住寂寞和疲惫,有人喊着俩个老头去喝茶水,条件当然是唱一阵山歌。“哥在山上唱一声,妹在山下跑一程,一程一程跑远了,哥哥眼里起灰尘。”歌声起处,自然都乐得快活。于他俩,山歌像村子口那条河的水,怎么个唱法也唱不完流不尽。一杯茶水在手,俩个老头子就郎呀妹呀地放开喉咙扯起喉管子吼了起来,俨然像进入境界的少男少女。尤其那个李叔,管不了口水直从胡子上珠连珠地往下掉,不时还伴着歌词做一些相思沉醉中的恩爱之态。动作做到最佳处,就有人禁不住要扯断缠绵绵的相思和回忆,一阵捧腹大笑。男的女的就高兴地骂上一句:老鬼。方一回头,太阳已落西山,各自恋恋而去、、、、、、

那一晚,山里明月,也许好多人为山歌又一夜不眠,睡不着。山里好多人的男人和好多人的女人都在好远好远的地方打工挣钱呢。

后来自然是俩个“老鬼”撒手西去了。山歌却留了下来。

我也说不清什么时候让山歌在自己心子尖尖上烙了块摸不着却又有些实实在在的印子。当我三步一回头地走过山梁离开那个村子一头扎进远方天空下的霓虹,这里也是一地歌声。一条不算华丽的街道什么OK什么卡拉之类的像胡子一样满街都是,随风飘舞异常活跃。一个个拿着话筒就OK一番。那状态好似要拼命要疯了一样,硬是想把一支烂曲整出几缕五光十色。有时餐馆不大上方也摆了卡拉却并不十分OK,惊爪爪的整得人半块肉咬在嘴里都想吐,还是该吃肉该吃饭该喝大酒好呢?歌多了烂了烦了自然就谈不上悠扬婉转如水如丝如风如语,再活脱脱地加上些妖艳再加造作,冒出点脂粉味儿,倒有些像山沟沟里的寒气吹得人浑身鸡皮疙瘩。那时,山歌在我心里就特别清晰和明朗起来,一摸胸口就能摸出半把山歌。

想听真正的山歌,它就在乡下。站在田间或山岗,仿佛自己还能闻到在那些阳光艳丽的日子从油菜花或青菜地里荡漾出来的一阵阵沁人的香。感觉一切都是与生俱来而又挥之不去的。

久违了,山歌,乡村流动的歌谣,我生命中最真最纯的音乐和符号。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