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朝阳之坝  

2014-08-04 14:13:5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朝阳村是泸州市纳溪区护国镇的一个行政村,也是分布于青山绿水间的一个自然村落。

印证了历史在民间的那句话。走进朝阳村,一座座老屋在闪耀着陈年的时光,在岁月的打磨里,一条小溪细流依然清澈见人,一座座古庙袅袅的香火求渡多少人对人生幸福的梦想。一切都是梦,大自然的灵秀和古老的记忆里行走,恍若梦田。

老屋留光

朝阳坝是朝阳村的中心,也是整个村子的灵魂。

朝阳村以杨姓为主,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杨姓在朝阳村都是大姓。特别是清末和民国初年那段时期,杨姓是朝阳村里主要姓氏,也是势力的核心。村子里大多数高房大屋都是杨姓人家所修建,而村子里发生的许多故事,都围绕着杨姓而展开。朝阳坝的“阳”也是取“杨”字的谐音而得,村子也得了“朝阳”这个名字,有朝着杨家人兴旺发达之意思。

朝阳坝是朝阳村里最大的老房子,少说也有300多历史,在那些古墙老屋上,还能找到康熙年间建筑的痕迹。朝阳坝的主人杨氏家族是以开染房而起家的,最高峰时期一年能收三百多担租子,在十里八村都是响当当的。只是后来性情偏激,成了当地一霸,解放时背上“恶霸地主”的名声被批斗了好长一段日子。朝阳坝的老房子是前后两排一杠排开,一排是“长二十四间”的大房屋,中间一个天井,左右各两个天井,可见得当年主人家的气派和富足。染房生意做得红火,大小长工就请了几十个,还有短工和帮工,吃饭时要摆上十桌人。房屋全是立材架构,一根木柱头,有成年人左右合手三把那么粗,全是整木头对直上梁。窗花雕刻、飞檐挂角、穿方木质,是标准的古典川南民居风格。远远望去,“雄伟”二字不得不从嘴里脱口而出。

尹湾是朝阳村里仅次于朝阳坝的“二号”老房子。修建尹湾的主人也是杨姓。尹湾的地名没什么说头,以姓氏命名的地名在川南地界随处都是。尹湾的风水地势那是不得不说。一条小河半绕着大院而过,典型的“玉带水”地形。后边一个大山,山前一个平坝,房屋整体修建在平坝上,地势像一把“官椅”。从前山看去,形象逼真。这方风水当然要出官出贵的。据村里上了年纪的人讲起,尹湾出过晚清年间的进士,官至贵州独山县府县令。尹湾的房屋是上下“两重台”建筑,中间一个天井,左右厢房耳房修建齐整,木栏雕花样样能见。走进尹湾,足以让人感受当年主人家的权势和财力。

罗沟也是朝阳村的一处老房屋,建筑相当有特色。房屋是由杨姓主人所造。罗沟曾出过国民党时期的伪乡长,权势在当地也是相当了的。罗沟的房屋整体成“品”字形分布,从上到下有三层建筑,中间最高处是堂屋,也是主人权势的象征。房屋窗花木柱上,花鸟鱼兽雕于其上,栩栩如生。只是房屋的主人在解放时被就地正法,屋易其主。

朝阳村里还有冯湾、玉龙湾、石包田等地方,都是老房子,主人都是杨姓。只是这些老房老屋和朝阳坝一样,没能经受住岁月变迁和时光的洗涤,被现代的红砖青瓦占领了大半的地方,风光早已不在,只留下些断墙残埂了。只能在那些破墙烂瓦上,回忆当年主人的势力与派头。

战争记忆

纳溪是护国战争的几大主战场之一。护国镇因护国战争而得了此名,“护国岩”一直还耸立在护国场镇上的永宁河畔。朝阳村里,那些与护国战争有关的故事至今让人传说。

护国军行至朝阳村里的玉龙湾时,在村里收集武器和弹药。玉龙湾主人有不少家丁,炮火也不少,当是首当其冲的对象。失去武器就失去地盘和财富,谁也不想干,就只有刀兵相见。家丁看家护院还行,对付正规军,不够堵塞牙缝。一个场火下来,不到半天功夫,13个家丁打来就只留下一个,还是重伤。

玉龙湾一场火力对碰,惹冒火了护国军。一个团长带队,从护国镇(早年称大州驿)场上直进朝阳村,队伍整齐,火力凶猛,见人就杀,想把村子当着土匪窝给灭了。那还了的。幸好,那团长带队走到尹湾,遇到那位晚清杨姓进士。进士厌倦了官场,正回乡隐居。团长和进士俩人见面,大惊,这不是早年的同窗好友吗?怎么在此深山乡野见了真面。俩人摆谈良久,难舍离别。当然,团长在村子里就再没指挥人马清剿了。团长走时,进士还发动村里人送了不少粮食和马料,以算是给队伍赔个不是了。进士救乡邻的事儿,眼下还是朝阳村里最热闹的话题。

解放时期,川南征粮剿匪,朝阳村里也发生过战争。最大一次,打死了三位征粮的战士。后来,解放军调集了一个排的人马进村,才平熄了匪患。这些故事,足可见得,当年朝阳村里的杨姓地方势力的实力。

当然,村子里不光是出伪乡长、伪保长、土匪头子之类的坏人,也出过不少好人。村里的杨姓人氏,当过地下党,为解放军送过情报的也不少。看来,姓是一样,信仰就各不相同了,而人心向善者,终有好的结果。

风水古庙

   朝阳村是一地风景美色。古井古庙、老树古石、山清水秀,看得让人心馋。

尹湾是朝阳村里最有说头的地方。除了那“官椅”地形外,一口古井让人称绝。井边一块石头上清楚地刻着“道光十二年”字样,可见这口井的历史了。井水不大,只有大指拇那么粗一股,天干雨季都是那么大,随时可以保证一座大房子的人家用水。井水清澈可见人影,冬暖夏凉。冬天暖得冒热气,夏天凉得透心骨。离着古井不远处,曾有三根大松树。每根松树有一个大汉子双臂合抱那么大。树势直入天云,二十几里以外的鸡爪岩上都能看得见。松树后毁于大炼钢铁遍地土高炉的年月,被人送进了炉堂。

新龙寺和常兴寺是两处庙宇,也有人说曾经是杨姓人家修建的“家庙”,每月初一和十五供本家的太太、小姐们烧香问佛的。两处庙宇曾经兴旺得很,都修有上下两殿,供奉大小菩萨数十位。新龙寺出资的主人为了长期留存自己的影子,还出资打造了一口大钟,上面刻度着自己的名字。那钟声,每天清晨敲击时,十里能闻,真是宏钟巨响。大钟的结局也是被送进了土高炉,炼没了踪影。常兴寺里供着的最大的菩萨,还请了远方高僧开过光度了“金身”的。整天金光闪闪,夜间几里能见。两座寺庙前都有一棵黄桷树,树杆三个大汉子才能合抱,像一把巨伞罩着佛光和村里人的幸福。只是后来被雷击而死。庙宇也毁于大火,没了早年的香火旺盛。后重建,如今只是小庙一坐,没有了大菩萨的影子。

一个深山平坝上的村子,长满了田园庄稼,也长满了故事人文。一条小河穿村而过,引领着历史与岁月的轮回,一点一滴水中映照着乡间那一轮明月,也滋养着村子的幸福人家。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