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无马之村  

2014-09-24 15:04:4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村是没有马的,但马村的风景传说和历史人文品读,大有奔腾畅饮和快意恩仇,回味不尽。

马村是泸州市纳溪区丰乐镇的一个行政村,一河中流,山间细水,走不尽的人文故事;鸡犬田园,烟火人家,听不绝的人间传说;土墙大院,青砖屋瓦,晒不落的斑点岁月。马家大院,李家大院,梅子野溪,鹰嘴成石,点缀在丘区山林绿竹之间,静坐深闺,等待时间之手一层一缕启揭。泥桥子,梅子桥,天堂坝,一石一桥,一人一物,深藏于天地之间,散发着山水自然之悠香,守候有缘人的脚步踏入,相望相视,一眼平川,用清心与灵魂触动,寄情山水而忘却归途。

大院人家

马家大院是马村里的一处大房子,也是村子里最早的古典建筑。马家大院修建依山而起,上下两重台,立材结构,“穿斗式”民居建筑风格。从穿方木钉和竹钉构造来看,很少用铁钉的,房屋至少修于大清朝中后期,两三百年的光阴是掰起手指都能数出的。房屋大院由马姓人家所建。当年,马氏在村子里是名门旺族,有权有势,有枪有炮火,还请有家丁护院。马氏修建大院时很是讲究,为了让建筑天长日久还能牢固如初,建筑材料多用当地产的马桑树。马桑树是最不肯长的树种,要用它做建筑材料,没有几十年的树龄,那是不能成材的。马桑树老,材质坚硬,又不容易被白蚁所坏,房屋自然要在风雨日月中管些年岁的。马姓人家用马桑树修建的大院,当然取名“马家大院”,村子也有了“马村”这个名字。传说,马姓人家避回“马”,自己家里不养马,依着权势,也不让村里人养马,所以,好长一段时间,马村实际上是无马之村。

李家大院是马村另一处有名的院子。李家大院的主人是“湖广填川”那次人口大迁移的后代。李家祖上从湖北一路上川而来,选择了马村定居,早年还是生活困难户,靠肩挑背磨过着苦日子。到了李九爷这一代,生活就大有转变了,天地之别。李九爷不但出资修建了李家大院,就是贺房子竣工时,就摆了三天三夜流水桌宴席,来往群众不出一分钱的彩礼,随便吃,把大院门前的九根田埂子都踩成了稀泥烂窖。那场面,真是一个热闹。据说,那时候,李九爷每年能收黄谷租子四百多担,家里长短工就请了好几十个。但李九爷本人还是保持着艰苦朴素的本色。穿草鞋,下半年落雪天气去牛背石赶场会朋友谈生意,怕把草鞋打湿了整烂了,一路手提草鞋打着光脚,走到了场镇门口洗了脚再穿。有人说,李九爷一双草鞋,穿了十八年还没穿烂,节约得让人难受。后来,李九爷的“节约”得罪了一位民间风水先生,那人给他出了个主意,在上边河上修了一道桥,破了李家大院的风水,家业从此败落。千百年的民间风俗,风水能害死人,这可能也是如今风水先生、风水大师门吃香的喝辣的,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有的是大把钞票可挣的原因之一了。

梅子之溪

    梅子溪,听起来就有味道的名字。梅子溪浇着马村而过,九沱九滩,一路左左右右地绕来拐去,形如风中玉带,滋润着马村的风水富足。梅子溪不大,历史久远,清朝初年的地方志就有所记载。梅子溪起源于鼓楼山麓,绕着山间平坝林木岩角流经十几里,汇永宁河进入长江。大概是因为野鹿叼着梅花一步就能跳过吧,得了“梅子溪”这个名字。一说当年,梅子溪两岸青山碧水旁,梅子树不少,成熟季节,梅子能映红小溪细水,让人唾味不矣。

一座座老石桥是梅子溪的骨头。梅子溪上有点名气的要数泥桥和梅子桥。泥桥就是风水先生指点压住李家大院风水的那座桥。传说,当时风水先生使坏,劝说李九爷,你那么大的家业,还是要为群众办点实事好事噻。李九爷一听,不错呀,祖上从湖北而来,得了当地群众帮助照顾才得了这份家业,也该办点事儿了。那就出资修桥吧,反正当地群众出行梅子溪,隔河渡水的也不大方便。李九爷出钱,风水先生却动了手脚,桥不用石头,而用黄泥巴筑成,一场大水就没了。风水先生到处传言,李九爷就是个吝啬鬼,出钱修座桥都是泥巴做的。李九爷从此坏了名声,气得一病不起,家业中落。风水先生远走他乡隐姓埋名。修桥那地方,“泥桥子”的名字一直被人笑谈。后来,村民们又出资修了石桥,仍就叫“泥桥子”这个名字。梅子桥在泥桥子的下方不远处。梅子桥架在梅子溪上,两栋三孔,两个桥墩上架着两条石龙。石龙威武,馀饮长河之水,守护人间平安。数百年来,一座结构简单的石桥,山洪涨了又退、退了又涨,石桥依旧安稳如初,横渡众生幸福。

山间奇石

牛背石是两条大石埂子。山水龙脉前后延伸足有五六里,一直走到了马村里。传说,牛背石是公母两条石牛,时常在山间回水沱里洗澡。石牛洗澡,望人间日月,饮早露灵气,修成了些仙风道骨,梦想着长成“望月之犀”。修道可以,肚皮难耐,偶尔月夜出没,顺口祸害一下民间庄稼,周围百姓苦不堪言。一日深夜,石牛再次出山,被一个惊雷横避于山前,化为石埂。看来,修道者还得懂“道”。如今,往那石埂看去,牛头、牛身、牛尾巴都能清楚看出,很有灵性。牛背石上早已建成了场镇。石牛不能望月飞天,造福民间众生也不失为一件得天得人心的好事。

鹰嘴岩是一处石岩子。平地之上,起一石嘴子。石嘴子也不大,尖尖细细的,像一只老鹰的嘴壳子。相传,早年,马村里闹过鼠患,耗子成灾。正当村里人头脑不矣时,一仙人路过,指点一二。仙人朝山前随手一指,一只雄鹰飞舞而起,直扑田间地头,不足半个时辰,耗子爬的爬、跑的跑、死的死,全被老鹰追散火了。耗子离去,仙人念语,鹰落山间成石,永远守护村里人家的快乐生活。仙人游走,鹰落山前,一段佳话。

石头与石头的守护,村子里要出富贵人家的。天堂坝就是一处。天堂坝这个名字就沾了点人间仙气。天堂坝门前一地一沟的良田沃土,保水保肥。天堂坝住着大户人家,单从房屋的架构和布局来看,主人的生活也是富足有余的。天堂坝房屋中间有一个天井,左右各两个天井,四五十间房屋成“品”字形排列。从那些雕花屋檐、虫鸟鱼兽、走马转角的建筑风格,不难品读出当年主人家业旺盛。

一条山间流水,一地良田热土,几多人间酸甜往事,富裕也罢,贫穷也罢,只有岁月诉说着过往。停住时间的脚步,一水一地,一山一木,慢慢地走上一程,总能让心灵感触一次民风民俗和自然生态的真真切切碰撞,心静如初。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