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独上西楼  

2014-10-18 11:16:2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只鹰从头上飞过。一整个下午,一只鹰都在头上飞来飞去的。那个秋天,望乡台成了我唯一的去处。

望乡台是村子口偏西的一道大山梁子。早年,那里建有一个高台,一说是烽火台,也说是站岗放哨的地方,反正是村子的最高处。听说,那地方还建过一个土楼子,有三层高,放眼能把几十里外的世界看个一清二楚。所以,那地方也叫望乡楼。

楼早没了影子,只有高台。传说,村里有一位妇人,儿子远走他乡讨生活,三年未归。娘想儿,日日上高台,眼望穿,直到两眼不见光,瞎了,儿也没回来。娘望儿还乡,望乡台也就得了这个名字。后来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年月,多少青年男女来到大山中的小村子,生活不适,寂寞,孤独,想父母想家了,就爬上高台,朝着远方望一望,偶尔也掉些思念的泪水。望乡台的名气就更大了。

我不得不天天去望乡台。村里大人都忙着去干庄稼活儿了,和我一般年龄的呢,都去上学了,只有我还留守在家里。父亲说:家里就这个情况,你和你姐,只能有一个上学。我岁数小些,当然就只有我留下来了。还好,望乡台高高的,在那里,我能清楚地看到学校的位置,还能清楚地听到学校每一遍上下课的铃声。

每天吃过早饭,我背着背筐子去打猪草。娘说:你勤快点吧,等圈里的两头猪喂大了,我就送你和姐一起去上学。望乡台成了我一个人的天堂,打会儿猪草,听会儿远方学校里传来的上下课铃声,再躺在地上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天。

那年我十岁,已经学会了如何排解自己内心深处的忧愁和寂寞。

住在长江边上这个小城里,城西的山头叫着冠山,大概得名“一城之冠”吧。山上也建有一处高楼。楼高三台,高楼之上,小城和长江流水一眼尽收。

这个秋天,不知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经常一个人去高楼上走走,望着远方。人来人往,脚下初秋的黄叶和道旁那些秋天的花仍然拼命地开着,我却倍感孤单。我知道这个小城里没有我要等的人。站上高楼,顺着长江而下,她就在那个城市的那个地方。只有二十分钟的车程,一闪眼就到了,我却不能去见她。尽管我们都承诺过,说过些让彼此心跳和感动得满面泪流的话,面对现实,又能如之奈何呢?什么时候我们会再见上一面呢,那又算不算一种上天掉下的奢侈?我突然明白那句话:最近的距离却住着最远的你。

一片黄叶随风飘下,一串黄叶随风飘下,眼前也是一地黄叶,独依高楼,望着远方,流水、云雾和苍天,我只能固守着寂寞和思念的家园。车流与我无关,人潮与我无关,一个城市的热闹与繁华与我无关,感觉自己就是高楼之上的一粒微尘,随风。风停了,我会被吹到什么地方。

我还想我姐。我上学之后,她不久就去了远方寻找生活。现在她就在长江三峡之中的另一个城市,好久没有过她的电话。秋天,天已渐冷,你还好吗?你一直像一片黄叶或峡谷中的雾气,在我心里久久无法散去。每次想起,心里都会微微着痛。

想起一句诗词: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暮暮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

楼高我独依,无语诉说与谁听。但愿这个正在大步来临的秋天里,每一片黄叶落下的时候,我们都能听见彼此在呼喊对方的名字。

谁还愿意独上西楼呢?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