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我们一起回去好吗  

2015-01-10 11:16:3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的味道和脚步还刚刚在乡间走动时,三婆就开始忙碌起来了。酿米酒,腌腊肉,灌香肠,泡糯米磨粑粑,蒸糕子伴黄糖,还有就是太阳偏西时抬着那条板凳去村口那棵大松树下坐着,坐到天黑,两只眼睛直直地盯往着那条大路一直通向远方。这已经是三婆的必修课了,就像她每月初一和十五总要去后山那个庙子里烧柱香一样,雷都打不掉。六十多年了,三婆在等一个人,在等那个人回家和自己过上一个快乐的好年。三婆总是充满希望,但又总是失望。三婆对三爷的记忆,永远停留在那棵大松树下。那个年关,三爷被抓了“壮丁”时,三婆是泪流满面地站在松树下目送着他一步一回头地离开村子的。那棵树,那条路,那些空空的年关,三婆都相信自己的男人还活着,总有一天会突然出现在村子口和自己一起回家过年的。年是三婆对三爷最深也是最美的想念。

三叔对二狗的想念在每一个年关都浓烈到了极致。那年,二狗高中毕业考上了大学,家里一贫如洗,老娘躺在床上三年都起不来,屋子天晴落雨都开着天窗呢,学是上不了的。年关,村里来了一拨唱大戏的,二狗背着他爹连夜跟着戏班子走了。七年了,二狗再没回来过。每个年关,三叔听说哪个村子有唱戏班子演出,无论走多少里的路爬多大的坡翻多高的山梁子,他都要去看一看,想把二狗找回来。为了二狗的事儿,三娘早气得离了人世。三叔不能再失去自己唯一的亲人了。年关一到,三叔背着个大包包跟着戏班子的影子走村窜巷,仍就不见二狗的身影。三叔相信,二狗会回家的,会回来同自己过一个闹热年的。

年的闹热对二妮来说是一种孤单,一种童年说不出的孤单。她对父母的记忆是一片空白。爹有多高呀?长没长胡子呀?恶不恶呀?我妈长得好看不?会不会煮饭呀?这些个问题,二妮已经问过她奶奶千百遍了。奶奶也说了千百遍了,但她还是记不清晰。二妮对父母的记忆和想像只能从电话里的声音展开。每个年关,二妮都会去村口西边山头那个叫渡龙台的地方久久地站着,望向远方。二妮知道,远方的远方是城市,父母就在那个城市里。但他们为什么不回来看自己呢?村子里好多小朋友的爹娘年关都会回来,买了糖果,买了玩具,买了新衣裳。二妮不想要这些,她只想等父母回来和自己一起过年。

其实,三婆、三叔和二妮的等待都是一个结局,他们等的人可能再已等不来了。三婆的男人在那场远征军攻打龙陵的战争中早已没了影子。三叔的娃二狗已经神志不清,回家的路找不着,连自已姓啥名谁来自哪里去向何方一概不知。二妮的父母呢,进城那年就离婚了,各自的生活都没有着落呢,哪还有心思顾得上家哟。三婆、三叔和二妮仍然等着,他们相信自己的亲人一定会回家,回来和自己团团圆圆地过一回年的。

团圆,是一个多么简单而又沉重的字眼儿。家在这里,亲人还在远方,每一个年关,都有多少离人迈着匆匆的步子,就一个命题,回家。又有多少家人,望眼欲穿,一水断肠,夜夜难眠,也只有一个命题,团圆。父母在,不远行。亲人在哪里,家就在那里。家在哪里,年就在那里,而每一份亲情就炽热地燃烧在那里。多少年的等待,多少人的相思,多少夜的煎熬,年,就一个字地浓得化不开剪不断理还乱。

又一个年关来临,我亲爱的朋友、亲人、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我们一起回去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