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往 事  

2015-01-02 11:22:4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又下雨了,这真是一个多雨的冬季,湿漉漉的山林、瓦屋和皂桷树,还有泥泞的路。总是在这样的季节,三姐的面容就从我蒙蒙如水的记忆中清晰起来。

我老家的那个村子,好多间农舍瓦屋排成一排,依山也面山,以山为伴。一棵四人才能合抱的皂桷树,树杆高大,伸展得很远很茂盛,离着村子三四里地老远就能看到那棵树雄居于村口,像一把巨伞罩着村里人的幸福时光。树下的四间屋子就是村小学。当年,这间小学的校长加班主人再加上老师,只有一人,那就是三姐。她住的是靠南边的第一间小屋。

严格说起来,我也不能算是三姐的学生。只是她经常把我带去听课而矣。其实,我最喜欢听的不是她讲的课,而是她唱的歌。无论在课上还是下课或者放学以后,她的歌声总是那样地优美和动听。

夏日的傍晚,满村子人吃完饭,都要坐在屋前的小坝子上休息纳凉,此时,或许常有三姐的歌声从那间小屋内悠然飘出,仿佛小溪潺潺,轻风拂林,又宛若山间雾霭千丝万缕,飘渺无踪。那时候,我是听不懂歌中所唱的,但那灵秀的歌声荡在心上,仍有醉醉的感觉。

常听爷爷说起,三姐并不是我们深山小村里的妹子。那年,知青大返城。六月,三姐教的学生娃只有一个月就要升学考试了。她好几次决定返城,可眼前总会浮现娃娃们可怜的眼神和面容,怎么也抹不去。三姐抹着泪水偷偷地将父亲从城里寄来的三封信锁进了抽屉,说等到娃娃们考试过后,再说。未曾想,一切都错过了期限。就这样,全村十三个知青只有她一人留了下来,一直留了下来。每次听到这些,我的双眼竟然会模糊起来。我觉得这个世界之上,顶数三姐最漂亮,离自己的内心最近。只至今天我都不明白,当时自己小小年纪为什么会流眼泪、、、、、

我的如山厚重的孤独与寂寞啊,童年是怎样背负着渡过来的呢?白天,和我年纪相仿的孩子都去上学了,唯有我呆在家里。父母为哥姐几个学费还费不完的心思呢,哪有时间照看我。只能自己一个人屋前屋后山上山下的地到处跑,大家都说我有点野。有一天,我爬到村口的皂桷树上捉蝉时,偶尔听到了三姐的歌声轻轻地从教室里飘了出来。我停住了,从房子破瓦的缝隙里看到三姐正教刘二狗、张大牛和李三他们唱歌。歌声时高时低,好听惨了。娃娃们的两片小嘴巴一张一合的,像村子口门前小溪的鱼儿喝水。我想,他们是过得多安逸多幸福的,可我、、、、、、歌声骤然停了。树下,三姐突然跑出来叫着我的小名,一堆娃娃看着我那开口了的裤裆大笑不止。从此,我就成了三姐的学生。

好多时候,三姐都爱拉着我一同坐在门前的石板凳上,看我一眼,叹口气,又看一眼,又叹口气,轻轻地拍着我的肩膀唱起那首山里人常唱的歌谣:小呀小儿郎,皂桷树下洗衣裳,洗得衣裳干干净,明天送你上学堂。清爽的歌声,明快的旋律,顿时像一滴水抚透了我的心。不觉间,我好像真的穿上了崭新的“蓝卡叽”衣裳,走进了课堂。那蓝蓝的天,阳光温暖地照着,红红的脸庞,仿佛觉得有位慈母从遥遥的、远远的天边慢慢地走来,我就依偎在她那温暖的怀中,自由畅想自己的未来和希望。那些带着女性味儿实足丰富而博大的暖流正汩汩地涌出,一次次将我浸透,汹涌如潮,冲散我孩提时代那些无边无际的寂寞。

那年那月的那一天,就是我记忆中少有的美好日子。

好景不长。南下打工的浪潮波及到山里的时候,在我老家那样的村子,别离也是常有的事儿。但我和三姐谈不上什么别离。那时我还太小,小得让人难得特别留意。谁来了,谁去了,于我,都没什么差别。说不准三姐的离去是在我睡梦之中,也许是在我去山林子里捉鸟时,更或许是在我到村口溪边摸螃蟹捉泥鳅的下午,总之,她是离我而去了,记得清的具体时间就是在那个多雨的冬季。

后来听说三姐在沿海那边当上了小老板,又后来听说她破产了,再后来就杳无音信、、、、、、

往事好难回味,往事只能回味。人的一生总要经历好多的人和事,来了,去了,爱了,走了,聚了,散了,总是在分分合合之间耗费着时间和年轮,大概这就是生活吧。

只是,我偶乐还是很怀念她。回想起来,三姐曾伴着我走过那段最苦涩的时光,而留给我的,是歌?是爱?又岂止一种简单的记忆呢?也或许于我,她留下的,就只是一个多雨的季节。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