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炒肚头  

2015-01-08 12:51:0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肚子很好吃的,炒肚头,爆肚花,还有下半截切成条块白油炒起味道都很好,再说,这猪儿是喂粮食长大的,一点饲料都没沾,肚子怎么个吃法味道都香着呢。当娘提着一个猪肚子一边上下翻转一边向来人介绍时,我正在一旁盯得眼睛都不闪一下。

我说:娘,肚子真的好吃吗?

娘说:娃,你憨呀,肚子是猪身上的好东西呢,当然好吃呀。

我墩在地上,正用一根竹片子乱画着一个猪肚子的样子,抬头望了望娘。娘用手摸了摸我的脑门儿,说:你早晨吃了两碗稀饭走了这一路的山路,是不是肚皮饿了?等我们卖完肚子就赶紧回家吃饭去。

娘和我提着个猪肚子在白合场上街下街地走了大半个圈圈,终于遇到了一个城里人模样高鼻梁子带着一副啤酒瓶底儿眼镜的人,才把肚子卖脱,转身回家。

那一夜,窗外山里冬天的风冷得很,一口气能见白烟。风一阵阵往屋子里吹,我缩在一床只有两斤多的棉被子里,怎么也睡不着,满眼都是那个肚子晃来晃去的。我知道,肚子炒成炒肚头吃,味道真的很好。可头个月父亲在门前那条小河里捞鱼时,被玻璃划着了,脚板肿得比肚子还大呢。村里“赤脚医生”刘二爷那里还差着不少的医药费。不要说那个肚子吃不成,就是杀了年猪儿请了客,那四支猪腿杆都得卖掉。吃炒肚头的事儿,也就只能在梦里吞吞口水了。

要说,村子里做炒肚头的手艺,那是张三爷最好了。张三爷是白合场一带有名的厨子,哪家杀年猪办酒席做大生嫁女什么的,总是少不了他。那道炒肚头,是每席必然少不了的菜。张三爷的炒肚头,细嫩,不腻,香脆,一口下去,无论老人小孩子婆婆媳妇的都吃得爽口,伸大拇指叫好叫绝。就因这道炒肚头的拿手菜,张三爷的祖上还被县太爷招进城里当过大厨。

那个冬天,赵四喜家请吃年猪汤。我们几个娃放学回家满满坐了一桌子。不知是肚皮真饿了,还是张三爷的炒肚头大家都爱吃。一盘炒肚头端上桌,八双筷子就齐刷刷地争抢起来,一转眼的功夫,炒肚头盘子汤汤水水的一点渣渣儿都没留下。隔壁刘二狗子个头小,一丁点渣渣都没抢到,气得满地下哇哇真哭。那声音,响动了整个村子。晚上回家可不得了,参与抢吃炒肚头的,没有一个不挨大人教训的。当然,我也不例外。

娘胀红了脸说:穷吃饿吃的,少吃一砣炒肚头,你会死呀?

我低着九十度的头,不敢吱声。

娘说:那么想吃炒肚头,哪天我给你整一顿,让你吃顿够!

我轻轻地说了一句:那好啊,做梦都想。

娘举起巴掌,差点朝着我脸巴子就是一下。只是,娘顺手把巴掌朝自己胸口上捶了一下,转身进了屋。我听见屋里瞬时传出细细的哭声。

一顿炒肚头的记忆,让我至今深刻。

城市里的肚子吃法经多得很,花样翻新。炒肚头,爆肚子,白油肚子,清炖肚子,肚子炖苦芥,有时捏着手指你都数不过来。大概是味精鸡精各种调味品过多而又商业味儿太浓的缘故吧,总觉得没有乡下年关炒肚头的味道。

那天中午,一盘炒肚头端上桌,我吃了两砣就放下筷子了。娘惊奇地看了我一眼。

娘说:你还记得那年抢吃炒肚头的事不?

我看了娘一眼,心里老不是滋味。娘跟随着我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娘老了,仍然对那些粗茶淡饭的食物吃得有滋有味,而我呢,可能早被那些大鱼大肉的东西冲淡了当初的味觉,渐渐变得有些挑三捡四起来。

只是,偶尔想起家乡年关的那盘炒肚头,仍就回味不止。

一盘炒肚头,炒的或许是人生,也许还有生命的味道。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