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记得那年初上灶  

2015-03-13 08:46:3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灶,其实是一句乡下人的俗语,用城里人的说道就是做饭炒菜。

想当年,也不知那年月世间上还余下多少不会下厨的男士,反正我是其中一个。这事儿在家一直成了父母开导的重点话题:你这德性,看你以后怎么过日子?我却不以为然。

说来话巧。不几日,便有位朋友上门,父母皆不在家,没办法,只好打肿脸充胖子,上灶下厨为他做碗面。一阵锅碗瓢盆乱折腾后,面条呈于朋友面前,沾沾自喜地吹虚说是自己亲手做的。朋友受宠若惊,接过碗尝了一口,立即眉头皱紧大有视死如归的感觉。我不高兴地问:很难吃吗?朋友迟疑片刻,说:你把“吗”字儿去了吧。朋友一抬眼,一把“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表情,一狠心强忍着硬是把大半碗面条咽了下去。看了朋友一眼,我才记起,面条里面忘记放油了。

天苍苍,野茫茫,事后好几日扪心自问,父母终会有离开之日,那时总不可能天天吃方便面挂起吧。再说,如今系围裙上灶下厨的男人队伍是发展壮大得惊人,猛有落伍的羞愧,嗖地横下心来要把炒菜做饭那玩意儿学到手。

于是,去东家蹿西家地借了一本本厚厚的《厨师必读》《川菜大全》《万能菜谱》,一有空就使劲儿地啃,有时还挑灯夜战很想使一使找一找头悬梁锥屁股的感觉。平日里上朋友家还神经兮兮地到厨房里盯着厨房里面人家那一举一动,直盯得众人都不好意思干活儿。不多久,心里渐渐就有了一些感觉。

偶有一日,家里宾客满座。父亲好歹也要让我亮一手。我就只好披挂上阵。锅盆碗盏一阵阵叮当作响之后,一道道菜就摆上了桌。众人有些惊诧。八双筷子齐出,一一验收。我站在旁边心里是七上八下。一看到有人指着桌子中央那盘菜连连微笑称赞,乐得我在厨房里面手舞足蹈,差点抱着肚皮笑起来。然后,对着正走进厨房的母亲说:妈啊,看来炒菜真太简单,不过是眼见之功嘛。

自从那次一炮打响之后,一碰到有客上门,父母必叫我露脸。我这个人生性好懒,这种事儿没几回就烦了,能推就推,能躲就躲,时时推说无论如何都金盆洗手不干了。父母见我软硬皆不吃就又拿那句老掉牙的话“威胁”说:现在不加紧练习,小心将来被老婆拧耳朵!父母见“威胁”不行,就又宣传起了“体验式广告”:你看人家隔壁张老三,炒得一手好菜,娶个老婆白胖白胖的。还有后山刘老五,人长得不咋样,进城学了厨师,娶的老婆可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哟。你看看你,还不抓了紧?

我知道他们是“别有用心”的,就补上一句:别那么危言耸听的,我那位不知道在东西南北的女主角说不定她比特级厨师还高一作呢,那我不是白折腾了吗?

说归说,然而家里又不时响起我弹奏的“锅碗瓢盆”交响曲。父母每每听到此曲,心里就好一阵窃喜。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