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苞谷粑  

2015-10-02 13:31:1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牛屎坡那地方几十里的地界没有几块稻田,到是一坡的好土。那土壤,黑油黑油的,捏一把就能捏出油来。苞谷喜肥。苞谷也就成了那地方的主产。

苞谷棒子可不好吃,肚皮里没有油水,一粒一粒的苞谷米圆东东地进去,肚皮饿心头慌,咬得不烂,第二天从下面出来时,说不定还是圆东东的。这样子哄哄肚皮还行,长此以往,肚皮里的那些油渣渣都被掏空了,那可不得了,人就长得给苞谷棒子一样,还能下地干活儿吗?拄着棍子走起路来都得打颤颤,风都吹得倒呀。

苞谷米制作成苞谷粑,那就大不一样了。嫩到没有干浆的苞谷米从苞谷棒子上一粒粒地脱下来,除去灰皮、苞谷丝丝和壳壳等杂物,用清水苞上半来个小时,泡胀了,用石磨一推,那些金黄色的苞谷浆子就出来了。看着一股股苞谷浆子,肚皮叽咕直响,心里的的食欲已经升起。苞谷浆子不能太稀,要干到手能捏成团时,再包上一层嫩色的苞谷叶或芭蕉叶,放上甑子或蒸笼一蒸,气一上圆,不多时,苞谷粑就成了就能入口了。苞谷浆子是磨得越细,苞谷粑吃起来那是越有味道,否则,一入口,粗细不匀的苞谷渣子满口窜,那就不是个滋味了。肚皮再饿,也难也入口啊。

牛屎坡的苞谷以及苞谷粑,那是个养人的东西。尖山子是牛屎坡的最高处,站在那里望去,牛屎坡连着白合场,一坡一地的苞谷随风而起随风而舞,一浪一浪的,那风以及那风里散发着的苞谷清香沁入心田,又是一个丰收年,肚皮又有着落了,多少人能不陶醉?那年月,一天三顿能吃上满满一肚子苞谷粑就不错了。

再说,苞谷粑也是有花样儿的。隔壁李三婆就能把苞谷粑做出各式各样的花儿来。苞谷粑蒸来吃,苞谷粑煮青菜叶子汤,烙苞谷粑饼子,苞谷粑下稀饭,反正在李三婆的手里,苞谷粑像白合场上地摊儿面前搞杂耍的,一转眼就能玩出新花样。李三婆做出来的苞谷粑,发酵好,酥泡细嫩,入口化渣,甜如糖汁,一开蒸笼,金黄金黄的,一股浓郁的香甜味儿喷出,那真是诱人。就靠着做苞谷粑的手艺,一家三个娃硬是让她养得白胖白胖的,像苞谷粑一样酥泡喜庆。

不过,那都是没得办法的事儿了,逼的,唉,谁不想吃点大鱼大肉呢?当李二娃长吁短叹地说出这些话时,我们正在这座长江边上的小城的滨江路大口大口地吃着烧烤喝着啤酒。

李二娃是李三婆的二儿子。李三婆的男人死得早,娃都随了她姓。一个女人,在牛屎坡那样的地方,能把三个娃养大就不错了,何况她还把三个娃都送进了城里的学校。李二娃是我从小一起下河摸鱼上山捉鸟光着屁股到滴水沱洗澡的伙伴,我们还一起逃过牛屎坡那半坡上那座学校的课呢,我们无话不说。虽然,我们的屁股蛋儿都被大人按在高板凳上用楠竹片打得通红通红的,那也改不了我们俩成了好兄弟好朋友的理由。我们俩早晨吃两个苞谷粑,身上口袋里装着一个,太阳偏西才放学。每次走过白合场去牛屎坡上学,看着场上馆子里的鸡鸭鱼肉,我和李二娃的心里都禁不住异口同声地骂上一句:再不吃了,苞谷粑比牛屎坡的牛屎还臭!

我猛喝了一大杯啤酒问李二娃:你娃现在还骂苞谷粑吗?

李二娃嘿嘿一笑,我当然不骂了,我现在就靠着苞谷粑生活过好日子呢。李二娃说得对,他继承了他老娘的手艺,把苞谷粑做出了名堂,在白合场上开着一家苞谷粑店子,每天来往的客人像流水一样,再加上卖点豆花饭和茶水,那生意,那日子,在白合场到牛屎坡一带都是有点名气的。他还能骂苞谷粑?

一粒苞谷籽,一个苞谷粑,与泥土贴得最近,与城市的霓虹隔得最远,不知是童年还是家乡的味道,夜深人静或肚皮闹革命时,总能勾起我无尽的想念。它,让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根在哪里,来自何处,去向何方。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