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小小说” 皇后大道  

2016-01-01 12:25:0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日午后,从千岁台上望下去,千秋坝一个村子都冷冷清清的。那些花花绿绿的街道和房屋之间有几个人像蚂蚁一样穿来走去,显得有些滑稽和可笑。

皇后大道上一个人也没有。

一整个秋天,千秋村都像秋天的夜,说冷就冷了下来。之前曾有过的那些热热闹闹的场面,现在一转眼,说没就没了。

村子里就来了这么些个人,你还忙紧忙火地去干什么呢?老爹一句话把刘大毛喊住了。刘大毛一愣,才几杯酒下肚,老爹是不是就喝醉了。

刘大毛看了看老爹。老爹也转了转眼看了看刘大毛。老爹说:娃啊,你都是一村之长了,你知道我们千秋村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吗?

刘大毛愣住了,只摇头。

这些天,刘大毛老是摇头。他的头痛得很。村口的“赤脚医生”王二太医检查说,是头风疯,得慢慢治。刘大毛顾不上,一心忙着村里的事儿。村里的事儿让人头痛,头风病也让人头痛,实在痛得受不了了,就使劲摇一摇,稍微好点,还得忙着村里的事儿。

这些年,刘大毛在外跑工地,包工地,领着一帮子兄弟干工地,大街小巷,灯红酒绿,厅堂会所,哪里没去过哪里没有见过。当真要说到这千秋村的来历,他还真不知道多少皮毛。

老爹说:你都是村长了,村子里前前后后发生的流传下来的那些事,一丁一点都不知道,那可不是个事儿。

我们这千秋村啊,历史文化厚重得很。老爹端起碗喝了一大口酒,示意刘大毛坐下,听他说说村里的事儿。

千秋村,早年听祖上说起,明末清初时,曾经出过一位总兵,战功威震四方,被朝廷封了王,有了千岁之名,后来告老还乡回到了村子。这村子,也就有了“千秋”之名。也有人说,整个村子历来崇尚“礼义”二字服人,被人刻在牌匾赠送给村子高挂在堂屋之上,以示千秋万代相传。虽然,那牌匾没有千秋万代相传下来,被一场大火毁了,可这“千秋礼义之村”的名声仍就四面八方有名。

刘大毛听着老爹说着村里的故事,就像说书一样,听得眼睛都不闪。

从小时起,刘大毛就爱听老爹讲故事。刘大毛知道,老爹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有故事有学问的人。老爹曾经在村口的学堂里上个“鸡婆学”私塾,也在那里教过好些年的书,村里村外的学生遍地都是。老爹那高鼻梁上一天到晚架着一副眼镜的样子,一看就是有学问的。刘大毛三岁那年,他老妈害了一场大病去逝了。刘大毛那半夜爱哭的毛病,就是他老爹一个故事接一个故事地给讲好的。

刘大毛不哭了,刘大毛当村长了,他想在村子里皇后大道旁给老爹修一间学堂,一来好让老爹给村里的留守娃娃们再讲讲故事,二来呢,也好让老爹从千岁台那地方搬下来,在村子里享享清福。老爹说什么就是不离开千岁台。

老爹说:你知道这千岁台又是怎么来的吗?刘大毛还是只能摇摇头,睁着眼睛听老爹讲着。

那千岁王爷回到村子,仍然身体健壮,一身神力,一顿能吃一升多米,一跃能过半堵墙。那年村子里闹匪患。石灶头的肖二胡子带着一杆人马围了村子,一是想抢点钱财,二是想试试千岁王爷老了还有多大的身手。千岁王爷带着村里的一帮后生大胆迎敌,杀得肖二胡子鸡犬不留,直追到半坡那高台子上,与肖二胡子单独战了九九八十一个回合,硬是把肖二胡子降服了。后来,那高台成了千岁王爷天天带着村里的后生们练习武艺的地方。高台正前方树着一杆大旗,有恶人进了村子,一看那大旗心里就虚就不敢肆意作乱。村子里平安得很,不要说偷鸡摸狗的了,大白天开着门都不会丢东西。那高台就是现在的千岁台。

刘大毛越听越来劲,越听越觉得老爹有学问。刘大毛站起来,给老爹倒上了一碗酒,细细听着老爹讲着村里的故事。

老爹说:娃啊,你这些年在外闯荡,见了不少世面,也开了不少眼界。村里人盼星星盼月亮地把你找回来,把你推选成了村长,领头人呢,担子可不轻哟。大家都眼巴巴地望着你带着致富呢。你搞新村建设,搞乡村旅游,大的方向是正确的,可路子要走对呀。

刘大毛一听,又是一愣。这下他终于听出老爹留着他听着讲村里故事的原因了,他大体上也听出些味道来了。要说在村子里,刘大毛肯定算得上是个人物,哪个敢在他面前指手画脚说三道四的。只有他老爹了。老爹说话,他不敢不听。他这一辈子,要是没有他老爹一手一脚拉扯大,还饿着肚皮送他到城里读书,他能有今天?他老爹为了他不吃亏受气,上门说媒的人踩断了门坎,都再没娶过。刘大毛知道,老爹打他、骂他、追着他去学校,都是为了他好。为了他,老爹那头发,都没有一根是黑的了。

老爹说:娃啊,你在村子里搞的那个皇后大道,毁了那么多的老房老屋和祖业,你就忍得了心?皇后大道那些乱七八糟的颜色,太阳光下刺得人眼花缭乱的,这些都不说了。还有你整的那些怪头怪脑的名字,听起来就没得文化没得品味。什么维多利亚、柏林郡、威尼斯、意大利,我们村子什么时候变成外国的土地了?你整的那几处地方,千岁祠、将军庙、上香寺、刘家大屋基,这些名字听起来多有味道呀。还有那二仙桥、猫跳石、老水井,你不能说拆就拆呀,你知道这些地方都有些什么故事吗?那可是祖上留下的产业,多好啊,百听不厌,百看不烦呢!我就不相信整好了吸引不来客人参观旅游。

老爹说得激动。刘大毛听得真切。老爹一口气说了一大段,停了停,看了看刘大毛,喝了一口酒,接着说。

娃啊,再说你整的那个皇后大道吧,弦得很。不要说头次你后山老舅来找不到路,上半年在你二道桥大姐家住了半个月回来,我都迷路了。老房老屋的影影儿都没得了,图得花里胡悄的,我一看,还以为进了城里的游乐畅,前前后后问了好几家人,才找到了路回了家。这都成了村里人茶前饭后的笑话了,整得我好几个月没脸出门呢。

刘大毛听了老爹这么一说,心里咯噔了一下。

老爹接着说:你看现在村子里的人气,还有多少外人来吗?你搞的那些事儿,像不像秋后的蚂蚱,长不了?那可是乡亲们的血汗钱,你可不要领着头搞黄了!

虽然也是深秋,老爹的话让刘大毛满脸发热。刘大毛端起老爹面前的一大酒,一口猛干了个底朝天。刘大毛转身出了门,对直上了皇后大道。

那晚,刘大毛一个人在皇后大道上转来转去走了一夜。

后来,听说他的头风病的毛病,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