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小小说” 帮 忙  

2016-12-24 14:03:4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哥在火把桥可真是个大忙人。

二哥会的手艺多呀,不忙不行。

打石头修猪圈,锯木头修大床,修窗上梁,修房造屋,这些大事儿大活儿二哥都会。编簸箕编背筐,修伴桶修米柜,修灶头补铁锅,这些小事儿细活儿二哥更不在话下,拿在手里左左右右折腾,要不到好久的功夫就弄得像模像样了。只要肯动脑筋,什么都是眼见之功。小时候家里穷啊,二哥没读几天书,可那脑瓜子灵性得很,对乡下农村那些大大小小的手艺,用不着成月成年地拜师学艺,只要静下心来看上过几遍,回到家里摆弄几下,就会了就通了就能帮人了。这家伙,就连走州下县乡里城里山里山外跑生意的二爷都打心眼儿里佩服。这娃,可真是个能人!

能人个屁呀,成天只晓得帮人家的忙,自己家里的一大摊子的事儿还摆弄不清楚呢!二嫂骂几句,二哥心里像撒一场毛毛雨一样,转眼就没得事儿了。习惯了就好嘛,家和万事兴。

你都能兴得起事兴得起家呀?你平日里帮人帮忙白干活儿不收钱就算了,可那帮人打石兑窝的事儿,那多花功夫呀,一个石兑窝要好几天才能打好呢,你硬是一分钱不要。哪怕你收点成本费也好呀,家里现在盐巴钱都没有了,看你吃什么?二嫂越说越来劲。

二嫂没法不来劲不来气呀。眼看着家里就要修房子这个事儿,二哥还没张罗个明白,成天就知道帮人家白忙活儿,哪家的婆娘见了心里都慌。

你心里慌个啥?哪家哪户有个事儿,不管大小,能帮就帮,这是我们火把桥的老规矩。你知道“火把桥”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吗?二哥一句话,把二嫂问愣了。

要说这火把桥,一个老村子,从那些老墙老屋老房老梁来看,少说也有上百年的历史,肯定是有些故事的。

二哥说:当年,我爷就喜欢帮人家的忙。村子里哪家哪户有个大事小事,他都第一时间上门帮忙。爷会的手艺也不少呀,杀猪宰牛,抬花轿打大锣,吹喇叭喊大礼,这些花活儿爷都会。哪家哪户有个红白喜事,爷绝对是唱主角早来晚散帮忙帮到底。爷帮忙那是真帮呀,从来不收钱的。不要说小事儿了,就是抬猪抬石头抬木料去十几里外的白合场上大车这些重活儿累活儿,帮人家干了转身就走,最多有时遇到吃饭的点儿了,吃个饭就回家。

爷喜欢说一句话:吃得亏才聚得堆嘛。爷说这句话是有切身感受的。

那年,爷出门帮忙,七天七夜才回来。眼看田里的黄谷就过了收割时间了,老天又不对付,连日阴雨绵绵,谷子连杆带穗都快要倒到田里了。再不收,那就全发芽,一粒也收不进仓。一年的忙活都要打了水漂,肚皮要唱一年的空城计,爷急,一家人都急得哭。爷带着一家人连夜连晚下田收谷子。嘿,没想到的事儿,黑灯瞎火的,爷刚下田,一个村子的人都打着灯笼火把来了,帮爷收谷子。那场面,热闹哟,火把灯笼的,把一个村子照得通红,给白天一样。一个晚上,爷的几弯几坳的谷子,全收回了家。从此,村子里不管哪家哪户有事情,只要招呼一声,家家户户打着灯笼火把连夜连晚都要赶来,帮忙。我们这“火把桥”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

火把桥的名声响亮呀,三四十里地界,只要谈起这个名字,没有人不知道的。二哥说起这些事儿,总是眉飞色舞口水四溅。

只有个名声再响亮都有个鸟用呀?现在是什么时代了,钱才是大哥。有钱不但能使鬼推磨,还能使磨推鬼。二嫂可没心思听二哥吹闲龙门阵,一句话像棒棒一样给他回了转去。

我才不信,有手有脚的,帮忙不收钱就不能活了!

你好生看看,没得钱能活不?你没算过呀,我们修房开工那天是个什么日子?

你说是个什么日子?二嫂一句话把二哥都问糊涂了,只抠脑壳理头发。

你真傻呀?对门王大才家也是那天开工修房!

二嫂说:王大才是个啥子人,你不会不知道吧?全村人都知道,那家伙,发大了。他家大娃王大毛在城里干着包工头呢,腰里的钱鼓得冒气儿,我们能干得过他?

二嫂进屋喝了一大碗凉茶水,接着说。看来今天她是真要和二哥把修房的事儿闹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二嫂说:王大才放出话了,他家修房子,只要有人上门帮忙,不管娃儿大小老老少少的,每人每天100元的工钱。100元呢,那一张张的红票子多喜人呀,谁不想要。我们家给得起不?到时修房,你就等着一个人都不来,自己一个人干嘛,整到老死你都修不起!还帮忙呢,我看到时候谁上门来帮你的忙?

二嫂这几句话,真说到二哥心里去了。二哥蔫了,一屁股坐在大门口的石梯子上,半天没说话。

二哥心里明白,大家心里都明白呀。现在,火把桥一整个村子,还有几个能干活儿的?再说,还是修房造屋这种大活儿呢。搬的搬,散的散,打工的出门打工,往场镇子上走的走,就只一大帮子妇女老幼了。王大才仗着口袋里有钱腰杆子硬还来这么一下子,二哥心里真没得底呀。

二哥好几个晚上没睡瞌睡。等到开工那天,二哥大清早推开大门,心里慌了,真没来一个人。

二哥坐在石梯子上,一杆接一杆地抽着烟。人心啊,还真是不好预测。

吃过早饭,二哥的门前的晒坝子突然就热闹起来。刘大爷来了,张二嫂来了,李三爷来了,就连后山七十岁的肖二婆都来了。帮忙修房子呀!

肖二婆说:我这老太婆虽然年纪大了干不得重活儿,可那些上灶烧锅煮饭的事儿,我还是能行的。

煮饭?你们连早饭都在自己家里吃了,还来帮我家的忙,你们不吃亏了吗?二哥站起身来说了句。

吃亏?你忘了你爷说的话吗,吃得亏才聚得堆嘛!肖二婆一句话,大家哈哈一声就笑了出来。

火把桥,一整个村子都笑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