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牵着娘的手  

2016-07-23 10:41:2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三湾塘到白合场是一段遥远的路程,过河过水,翻山爬岩,还得坐车,这一路上我都牵着娘的手,紧紧的。

三湾塘是一个大山里的村子,四面群山严严实实地围着,除了风景好看之外,其它就没什么好看的了。比如买点盐巴味精卖点鸡鸭什么的,就是小到置办点针头线脑,都得到白合场上去,那里才有那里才能买得到。像我们这些个娃,大多数时间除了在村头的老墙老屋里看点红蜻蜓花蝴蝶飞来飞去,还有那墙角里的蚂蚁蜘蛛爬来爬去,就只有站在村子口的黄桷树下看对面山梁子上有没有人来了。尤其是偶尔有一两个陌生人下了山梁子进了村子,大家心里都乐了。是不是哪家有来亲戚上门了?要是还带些糖果瓜子花生什么的,那比过年还高兴呢。

那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走出三湾塘翻过大山梁子到白合场上去看一趟,也许那里就是村东头二先生在课堂上挤眉弄眼描绘的天堂。

娘说:娃啊,去,我一定带你到白合场上去赶一回乡场。

那一夜,我乐得一个晚上眯在被单窝里怎么也睡不着。天上的星星多么美好,村口的流水声多么美妙,还有那房梁上平日里烦人的老鼠尖尖细细的叫声也好听起来。我甚至想像那白合场上生活的人是不是都像神仙一样能云里来雾里去的。

娘说:娃啊,到白合场,还远着呢,你得紧紧地牵着我的手抓紧时间跟着走哟。

一路上,我一直牵着娘的手。先是过一块桥,上了老鹰岩,翻过大风垭,再下过十里坡,在走马岭等客车时,我还紧紧地牵着娘的手,生怕走丢了,再也到不了白合场了。

娘说:娃啊,等车呢,你别老牵着,松一松,我们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休息一下。

我松开娘的手,满手心都是汗。

上了客车,心里那个紧张哟,赶紧一把牵着娘的手。这下不牵着,真要走丢了。逢场天,乡村公路上客车班次又少,挤啊,能往上挤的都拿出吃奶的劲儿往车厢里挤。鸡鸭鹅,箩筐扁担镰刀,汗味臭味娃儿吃奶的味,那一个车厢里真是味道丰富山南海北的都有。我真是第一次坐车,也第一次品尝了一把坐车的滋味,味道长着呢。还好,没晕车,我死死地牵着娘的手,顺着客车在道路上下翻上跳地过了好一阵子,终于看到白合场了。

下了车,我心里更紧张,这家伙,白合场好大一个地方哟。街面上,人来人往,只看到人脑壳在流动。卖吃的卖穿的卖用的,谈生意的谈朋友的谈庄稼长得好不好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红的绿的花的,看得我眼睛都乱麻了。我像一个秤砣一样一直吊在娘的身后,一只手死死地牵着娘的手,不敢离开了半步。

我知道,在这么大的一个白合场上,娘的手才是自己最大的力量和胆量,离开了那只手,不要说在白合场上放眼看山外的花花世界了,说不定转眼就走丢了,能回得去回不去都成了问题。

娘说:娃啊,别怕,有娘呢,你就牵着娘的手跟着走就是了。

那年我十岁,真真切切地感受了娘的手的温度和力量。

娘从大山里的那个叫三湾塘的村子一路走来,和我一起走进这个城市,已经是又一个十年光阴了。老实说,我是那天才再牵了一次娘的手。娘病了,我牵着她的手下楼梯。娘已经老了,那只手上的胫脉突出得利害,只有皮包着骨头。娘望着我笑。我却转过身,差点一滴泪水掉到了脚上。

我突然想起老家的那个村子,还有那个叫白合的老场。其实,白合场并不大,就是大山中的一个老场镇子,两条街道,不过几十户人家罢了。在那个场上,我牵着娘的手,走过了年少时最美好最幸福的时光,开户了自己第一次想走出大山到远方的梦想。

娘,你的手,我会一直牵着,一直看着你笑着老去。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