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1998年秋天的玉米  

2016-08-13 10:56:0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石坝的风吹过都是玉米满满的味道。

一闻到玉米的味道我就想吐。刘二娃摆了摆脑壳,突然冒出了一句。

我说:想吐也得忍着,抓紧点干活儿呢,太阳都要下山了,还有大半块玉米地没完,完了还得送到农场去过秤,就别闲着了。

其实,我闻到玉米的味道也想吐,但满头大汗的,两只手上下翻腾,背上还背着大半背玉米,上气不接下气的,哪有心思吐呢?再说,肚皮里中午吃的那几碗玉米稀饭早就没得货了,还能吐什么呢?

长石坝满山遍野都是玉米地。长石坝尽是些乱石疙瘩和石头渣子,不产水稻大米,就出产玉米。在那些石头渣子石头埂子石头蛋子之间,可是玉米生长的好地方。丰收的季节,从老鹰岩上看下去,一地一块的,全是玉米地玉米林子玉米棒子,在阳光里闪着金光。那地方,就是有上十号人在玉米林子里,你都看不见个影子。

一个下午,我和刘二娃都像一只雀儿一样在玉米林子里窜来窜去上下折腾,两只眼睛像放铁梭子一样只盯着玉米杆,看见玉米棒子,一,三五两下剥了壳,反手丢进背上的大背筐里。那大背筐,背起来比自个儿的身体还高。

好多个下午,我和刘二娃都得去长石坝玉米干活。

那活,还是我娘托熟悉找关系才干成了的。长石坝是一个大农场,玉米地是有人承包了的,收玉米的时候就得请人。当然,他们只想请大人,像我们这种半大不不小的娃,要想去干活,不过老板的三五道眼色,那是不行的。老板看了我和刘二娃个子不大,干活还行,就留下来。老板站在农场门口的一砣大石头上往长石坝子里一指,就那片地,你俩个负责,玉米哪天完我就哪天付你俩的钱。

有钱当然好哟。我开学时的车费学费住宿费一大摊子的还没有着落呢。家里锅里玉米稀饭都吃了好些天了,没见丁点荤腥。刘二娃家就更不好说了,他爹出门打工三年了,没见着人也没见着钱回家,就靠一个老娘撑着。老娘是个驼背儿,下地干不得多少重活,能照顾着家就不错了。他家啊,我估摸着可能玉米稀饭都快断了。刘二娃和我家是隔着一堵老墙的邻居。我娘看不下去,就喊他和我一起去长石坝帮农场里玉米挣点小钱儿补贴一下家里的油盐什么。

半大的娃,成天吃的是玉米稀饭,进的是玉米林子,干的是玉米的活,那些玉米花玉米叶玉米丝丝玉米杆杆的味道不要说在眼巴前儿还会在梦里闪现,你说你闻着味道想吐不?

不能吐,还得抓紧干活儿,活儿干不完,怕是玉米稀饭都吃不起了。

我和刘二娃确实干累了干困了,就直溜溜地躺在玉米地里玉米林子里,看着太阳翻过老鹰岩从山那边落下去。天边一道道火烧着的晚霞闪亮着溜过,好多时候我都觉得,仿佛自己的生命都要顺着太阳一起落下去一样。

那是1998年秋天的玉米,至今在我心里也不能忘却。

那些玉米不是自己的。我得背着它,从玉米地玉米老林子里走出来,深一脚浅一脚走过那片石头疙瘩石渣子坡,再过几步石礅子淌着水走过一条河,去农场过秤。我知道我离不开它,我知道我如果离开了它,不要说上学了,家里连玉米稀饭都可能端不上桌。虽然我一进长石坝的玉米地一闻到玉米就想吐,但还是坚持了大半个月掰完了那片玉米地。

时间才是真正的高手,我们一切都无法逃过他的手心。

当我坐在小城的一角一个地摊儿上吃夜宵时,已经是另一个秋天了。老板过来问我:兄弟,来一串烤玉米不,我摇了摇头。坐在我对面的刘二娃差点笑得把半杯啤酒从嘴里喷了出来。

我知道刘二娃笑什么。我想,他一定清楚地记得1998年秋天玉米的味道。

每年逢年过节,我俩回到老家,都要相约去长石坝走走。那里已经没有了玉米,早成了一片果园。或许,我俩还能闻到玉米的味道,或许,也只有我俩才能闻到玉米的味道。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