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第一张相片  

2016-10-28 10:41:4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在我家的墙上挂着和普通人家都相似的几幅老照片。靠墙下面有一个大旧柜子,我没事儿时就站在柜子上看着照片中那些有熟悉、有陌生的面孔。

有一天,我问娘:照片里怎么没有我?娘笑着说:你没照怎么会有你呢?于是我就哭闹着说:我也要照相。娘被我磨得没办法,给了我五角钱,等着逢场天去白合场的上街子青年照相馆。

    八十年代末期的川南乡村,照相仍然是一件奢侈的事。在老百姓眼里,有那闲钱不如买点油盐酱醋实惠。那时,我家里有一个木质的相框,上面镶了十几张照片。最引人注目的是哥哥过一百天时照的照片,脖子上挂着银的长命锁,很神气,居然是彩色的(很久以后才知道,照片原来也是黑白的,是染上了颜色),我时常感叹自己是不是不让人待见的娃呢,连照相的资格都没有。

   我有一个远房本家在场上教书,也算是吃皇粮的公职人员,家境比较富裕,他家在场上还开着一个照相馆,熟人熟事的,价格就要便宜些。当娘告诉我这个好消息时,我简直高兴坏了,就等着逢场天去照相了。等一个逢场要三天时间。那几天我根本就没心思学习,只想着照相时做什么姿势好看、怎么笑好看,我还偷偷地对着镜子练各种笑的表情,逐一比较。终于熬到照相的日子,我特意把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穿着黄布衣裳黄布胶鞋,想整装打扮成一副解放军样子。那可是那时我们乡下男娃儿最膜拜的哟。这样能显示出自己的英姿飒爽。一个天没亮起来翻山越岭去白合场上的照相馆,照相室里面有很多布景,我选了有大海、蓝天、白云、亭子的背景,那个和蔼的老摄影师让我站好、别动,眼睛不能眨,他让往哪看就往哪看。我像一个活木偶一样被摆弄着左来右往。我看着那黑黑的照相机器,一紧张,把前几天练的忘了个干净,手也不知往哪放了,只是傻傻地站着、不自然地笑着,只听咔嚓一声响,我的第一次照相就这样完成了。

白合场不大,照相的人不多,我望着黑乎乎的小屋又紧张又害怕。当我无助地摸索到椅子刚坐上时,灯光突然亮了,刺得我睁不开眼睛。摄影师不断地说“抬头”、“睁眼”、“往前看”……我眼泪都要瞪出来啦,最后还照得一眼大一眼小。

  等取照片的日子很难熬。取相那天我一路小跑到了照相馆。当服务员笑着递给我照片时,我顾不得看上一眼,拿起照片往家跑,跑到了半路喘口气,这才想起手里的照片,打开一看,顷刻间就傻了:这是谁啊?邻居二娃接过照片时也蒙了,随后又笑着说:没关系,是服务员给拿错了。我又往回跑,当服务员再次递给我照片时,我仔细地确认了是自己后,才和邻居二娃一起欢天喜地地往家走,我终于有照片了!

那年我十岁,有了自己的第一张相片。

一眨眼,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数码相机和摄影机已经普及到每个家庭,照相早已不是稀罕事,那家也得有十几本影集。闲着无事时我爱翻看影集,每次看见这张照片就会想起那段往事。

人啊,有时总是被一些老人、老景、老风物所感动,也许,那才是真实的人生。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