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秋雁两行江上雨  

2016-10-07 11:39:0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天,竹排,天空中有雁南飞抑或一行行水鸟,江上有雨或蒙蒙的雾,总是在这样的日子让人感伤,不止,不竭。

一条大河从村子口绕着流过。

河并不大,放排的却不少。放排是整个村子最传统的职业。造一只船多贵啊,不要说老铁皮船了,就是一般的木船,光那些木料、人工和伙食费加起来,要卖好几头肥猪才能干得成的事儿。竹排就是最好的交通工具了。赶乡场,走亲戚,去远方,坐上竹排就四通八达天涯海角山里山外都能到达了。

竹子是村子里最大的出产。山上山下,房前屋后,家家户户少说都有好几坡好几大山梁子。扎竹排子多简单的事儿呀。天没亮起来上了山,几砍刀下去,小半坡的竹子就放倒了。把竹子一根一根顺整好了,捆成捆,再搬到村子口河边那个老渡口上,再一排一排地扎紧,推进河里,一根长竹杆子一撑,竹排子就顺河顺水地去了远方。

放竹排是村子里的一行求生活挣票子过好日子的活儿。在庄稼地里脸朝黄土背朝天地干活儿,那一大坡红苕麦子苞谷的收获下来,要是直接挑到乡场上去卖,一年还整不了几个钱儿呢,能把肚皮填饱就谢天谢地了。有勤快人家,把那些个粗粮细粮地打磨一下,再喂上些鸡啊鸭啊猪啊羊啊什么的,等长大了坐着竹排子到乡场上去卖,那日子也算过得不错的。可喂牲口时间长,还保不齐要得过瘟病什么的,连锅端,那一切就都黄了。还是放竹排来钱快又直接。满山遍野的竹子啊,风一吹过,一浪一浪的,看着就让人心喜。一大捆一大捆地砍了放倒,扛下河坝里渡口上绑成竹排子,往河里一放,那就是钱儿那就是粮食那就是柴米油盐那就是娃儿上学的学费。

从村子口顺河而下不足五里路就是洞子场,那里就有收竹片的。把竹排子放松一捆一捆地捞上岸,再一刀刀破成竹片,上了老板的秤一称,红通通白花花的票子就到手里,那多安逸多喜人心呀。手里得了钱,再在洞子场那场口上张二娘的餐馆里来上半斤猪头肉一碗豆花饭二两老白,干下了肚,一杆叶子烟叭得碰蹦响,一天的日子就顺顺当当地过去了,管那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哟,各自安逸过着自己的日子。

洞子场也因竹排而兴因竹排而出名。洞子场不大,就两条街道成“7”字形排着,那历史可不短,从那些青石板面上磨出的沟沟里不难看出至少有上百年的时光,两边全是典型的川南民居立材“穿斗式”建筑。二三十户人家全住在青瓦屋檐下,日子过得简单而舒服。那些竹排上了岸,场镇上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热闹。放竹排的,收竹片收纸张的,做生意谈生意的,最热闹时,场镇上大大小小的餐馆旅店就有十二三家呢,没有一家生意不好的。放竹排辛苦,风里来雨里去的,与水打交道,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事儿,风险大着呢,说不定那天遇到洪水风浪的,命是说没就没了。面对眼下的日子,大家还不放着心敞开肚皮整两口好吃的呀。尤其是那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单身汉,手里放了竹排有了钱,当然要在洞子场上胡吃海喝哟。

要说风险大,那就是顺着洞子场再往下放竹排了。洞子场顺河下去,那就是上马场了。上马场比洞子场更大更热闹。上马场处于国道边,那里成天车辆来来往往排成线线,收竹片的老板就更多了。在那里,竹片的价钱还得更贵更好挣钱。可那钱也不好挣。从洞子场顺河放排去上马场,放牛滩那是必经之道。放牛滩是个什么地方,不说,放过排的人都知道。那地方,要人命啊。放牛滩是河中间的一个大石滩子,石滩子下面是一个回水沱。一不小心,顺着那滩口把竹排放下去,滩长水急,一个“倒跟斗”竹排子连人都倒栽进回水沱里。那回水沱深着呢,两竹杆子插不到底。要是竹排子带着人打翻了,不喂了王八你也得到阎王门前走上一趟,吓人啊。

可是再吓人,还是有不少人要去闯上一闯的,为了多挣钱养家嘛。上马场的竹片每公斤比洞子场多出好几毛呢,那可不是个小数目,不可细算,一细算,气死人。哪个不想多挣几个钱的。虽然,前年,村子口刘三娃想钱想疯了,大洪水天放着竹排去上马场说是挣了钱回来娶后沟头李二媒婆给他介绍的那个赵寡妇,寡妇没娶上,在放牛滩竹排子打翻转了,命丢了。可村子里还是有人赶紧忙慌要去放牛滩放竹排子的。村里人半真半开玩笑说:不要说刘三娃了,要是遇到娶婆娘那样的大好事儿,怕是谁都要去放一把竹排搏上一搏的。

村子里放竹排子放得最远的,就是我父亲了。父亲放竹排不但去过洞子场上马场,还去过县城顺着长江去过川东呢。村子里说去川东不叫去川东而叫“下川东”。去,多不吉利呀。下川东也不是个吉利的活儿。放着竹排呢,大江大河之上,像一只孤雁顺江顺水,放一次至少要十天半个月的,就为了能多挣钱,与家人音讯全无,是死是活全听天由命,多难啊。再难,父亲还是坚持着放竹排下川东。没法子啊,家里上上下下一大家子人啊,成天大张着口吃不饱肚皮,父亲作为一家之主,难受啊。

秋天是放竹排的最佳时节。地里的庄稼该播的播了该收的收了该入仓的全都入仓了,也是乡下人出门挣钱的时候了。父亲挣钱的方式就是放竹排。看着父亲一捆捆一排排地把竹排子扎紧扎牢,再一竹杆子把竹排连人一起撑出去。天空是秋天的蒙蒙细雨,两行水鸟排空而起贴着河面低飞。父亲在河面与天地之间,顺河顺水,孤行而去,我只能泪落成行。

父亲在一次放竹排下川东的过程中再也没能回来。

多年,每当回到老家的那个村子,我总爱去那个老渡口。看见那些放排人和一排一排的竹排,我总是想起父亲,想起那些秋天里父亲放排的身影。

秋雁两行江上上雨。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