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南坡南  

2017-02-19 10:54:4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花从我脸上飘落。

一整个下午,一瓣瓣桃花从天而降随风而舞从我脸上飘落。

那是南坡上的那个高台。南坡是村子的一道屏障。高台是南坡最高的地方。要出村子去镇上县城或更远的地方,都得翻过南坡。翻过南坡再往南,一切都是天宽地广了。

我就喜欢去南坡那个高台。无论是在高台上睡着躺着还是站着,整个村子就尽收眼底了。大人们扛着锄头扁担去干活,小娃娃背着书包去上学,哪怕有一只鸡飞上了晾晒衣服的竹竿,一眼就看得清清楚楚。高台上生长着一坝的野桃树。当各色花蕾睁着眼往外开放的时候,就知道春天真的来了。春天来了好呀。高台之上桃树之下各种野草猫着劲儿地生长,那可是喂牛的好东西哟。

我就喜欢喂牛。娘说,娃啊,你卖着力气地割草喂牛,等下半年牛长大了牵到洞子场卖了,我就送你去上学。喂牛是自己能上学的唯一希望,我当然得卖点力气了。牛也是全家人的希望。父亲去年到镇子上去帮人抬石头上货车挣点零工钱,那砣大石头不偏不正落在了他的腿脚杆上,还好,没残,可是医了一大笔钱,就是村子里的赤脚医生刘二太医那里还有一大把账单子呢。暂时没钱供我上学,只好等牛卖了再说。

拼命割草,割累了就在高台上躺一会儿。南坡上那高台大着呢,少说也有两三个足球场那么大。高台往南望去,不远处就是洞子场了。洞子场是离村子最近的学校,那里热闹着呢。站在高台上,能看到洞子场的学校操场里人来人往,从人数的多少你就能算着他们是在上课下是下课。学校里那个高音喇叭,要命地播放着那些好听的音乐和歌声。我知道洞子场离村子很近,就三十多分钟走山路的距离。我知道洞子场离自己很远,也许是一头牛长大的距离。

村子里就我一个娃没有上学了。看着他们背着书包走出村子口,上了南坡,去了洞子场,或是从洞子场的学校里走出,从南坡上走下来,走进村子,我羡慕。光是羡慕又有什么用呢?我要嘛拼着命地割草,要嘛干脆躺在南坡高台上的桃树下草丛里,眼不见心不烦。

我还喜欢站在南坡上看薄刀岭的车来车往。从洞子场无论是到县城或更远的地方,薄刀岭上那条公路是唯一的出路。洞子场是四面环山的山间一个小场镇子。那里容纳不下太多人膨胀着的梦想。要发财办大事儿,就得走出洞子场。走出洞子场你就得从薄刀岭路过才能到达更远的地方。薄刀岭上每天都有好多车子来来往往。站在南坡上,看着那里的车辆进进出出穿流在山林树木之间,数着那些不同色泽和造型的车辆,很多无聊的时光一转眼就过去了。我知道自己的童年也许就这样会无聊地过去。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去洞子场上学。娘说,只有上学,好好读书,你才能去洞子场坐上汽车走出薄刀岭去更远的地方。也许更远的地方离自己更遥远,我只能站在南坡高台上往洞子场的学校遥望。

南坡南,我就想去南坡以及南坡以南更远的地方。再远能咋样?我偏要去走走。

南坡曾经装下了自己比天还大的梦想。我曾经梦着自己是一片叶或桃花,随风而起,随风而舞,一路飘啊摇啊荡地就去了远方。

虽然在南坡上,自己肚皮里那点少得可怜的油水多少次被泡豇豆泡海椒收刮得一干二净清口水长流直反胃,不知是饿了还是真想吃肉了?我还是拼命地割草,然后拼命地站起来,向南望去。我知道,层层叠叠的群山之外,肯定有更美好的地方。

其实,那年,我最远就只去过南坡以南的洞子场。

多少年,逢年过节每次回到村子,我都要一个人往南坡以及那个高台上走走,呼吸那些原生态的新鲜空气。站在南坡上往南望望,洞子场依然人来人往,那里的学校依然有着朗朗书声。村子却一天天老去,人丁稀少得可怜。曾经有着六七十人的老房子,摸着手指算算,现在就住着八个人了。

南坡南,那里曾是自己梦想开始的地方。

南坡南,一瓣桃花从脸上飘落,我知道,肯定是又一个春天已经大踏步地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