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软雀粑  

2017-03-05 13:28:1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吃软雀粑就得割软雀草,要割软雀草就得去改板坡。

改板坡那里的软雀草多呀,满坡满地都是。从改板坡坡顶望下去,一眼全是田块。那些田块,就像一块块被改锯好了的松木板子重起叠起地放在那里,很有画面感。刚开春,上边的三湾塘水库还没放水呢,一块块的梯田都干着,里面长满了软雀草。软雀草书本字面上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鼠曲草”。村里人哪管你那书名学名哟,反正就叫着软雀草,好记,念起来有乡土味道。

软雀粑就更有味道了。

改板坡那坡上坡下,全是些站起弓起坐起走起割软雀草的人。把软雀草大背筐小背筐地背回家,把嫩的青的选出来,其它的货色也是喂猪喂牛喂牲口的好饲料。选择好的软雀草洗干洗净了,放在开水锅里简单煮过水,把苦色素去了,赶紧用筷子挑起来,切细切匀了,再拌上些米面子,仔仔细细地搅和好。别慌,还得一把一把地揉搓成圆儿溜湫的粑粑,放在切菜板上晾上一晾,就可放入甑子蒸笼等家伙里蒸了。那家伙,一出锅,揭了盖,一屋子里都是软雀粑的清香,慌得人想赶紧来上两个。吃软雀就得趁滚趁热,那才是上品。要是再来上一碗热乎乎的骨头清汤,那就有滋有味了。

闹天荒生活困难年月,两个软雀粑能抵一顿饭呢。不过,那软雀粑真是只能叫“软雀粑”了。哪来的米粉面子呀,有米面子还能饿肚皮?一个粑粑前前后后里里外外都是软雀草了。那味道,涩口呀,吃到喉咙里塞得痛。塞得痛还得吃呀。软雀粑总比吃那树皮吃那“籼米泥巴”安逸多了。那些东西吃下去,屁股拉都拉不出来,真要了人命了。那年月,改板坡就是村子里最热闹的地方了。阳春时节,坡上坡下全是割软雀草的。每天你还得早点去,去迟了,怕是软雀草的根根你都找不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本来是满坡绿色,可改板坡那一坡,全是红泥巴色。来来往往割软雀草的人多呀,坡上坡下全被踩红了溜红了。这也许是村子里人对软雀粑最痛苦的回忆了。村子里上了年纪的人,都不爱吃软雀粑。谁不想天天吃大鱼大肉呢。不过,村子口老黄桷树下五嫂做的软雀粑,不爱吃的人都得爱着吃两个。

五嫂做软雀粑的手艺,不要说村子里,就是在五块石那乡场上,也是排得上头号的。

五块石是大山深沟里的老乡场,一条青石板古道顺着小溪连通南北,上走洞子场,下走观音沱,那家伙,巴掌那么大的一个地界,热闹呀。场口上两棵上百年的老黄桷树,树下有五砣大石头做石墩子踩着水过河,这场呀,也就得了“五块石”这个名字。五嫂就在石墩子右边的黄桷树下摆了个摊位卖软雀粑。五嫂不只卖软雀粑,发粑,黄粑,猪儿粑,什么粑都卖。软雀粑是五嫂春季摊位上的佳品,生意好呀。

五块石逢农历三六九赶乡场。逢场的头一天,五嫂就大背小背地从改板坡上割软雀草背回来。现在像这样的架势背软雀草的,远远的不用见着人,准知道是五嫂。村子里反正没有人做软雀粑干得过五嫂的,成不了气候,最多就是自己家里偶尔做上一两回,吃着,换换口味。要把软雀粑当成生意当成门道来做,那就只有五嫂了。

五嫂做软雀粑那是很讲究的。食品嘛,要进口吃的,首先得讲究卫生。五嫂一上灶,那是清一色的白头套白围裙白手套,灰都不沾。那些软雀草,全是选择嫩的青的,反反复复洗上过四五道,只到水清了没有一丁点泥沙杂质了,才下锅煮上一煮。这一煮,那是讲究火候的。时间煮短了,涩味儿没去掉,煮久了,清香味又没有了。软雀草煮了切了,那与米粉面子搅拌配料的比例也是很讲究的。米粉面子多了,粑粑是稀的,蒸熟后拿不起来要沾手沾筷子。米粉面子少了,只有软雀草,涩口,怪死难吃。软雀粑看是简单,每一道工序都是手艺活儿,没得一两年的摸索,那是成不了事的。自己家里吃,随便整随便搞,要拿到街边场面上去卖钱,就得下苦心,把小事当成大事儿来办。

五嫂的软雀粑香呀。五块石赶乡场的时候,一个粑粑摊子上都坐满了人,都是指着要吃软雀粑的。五嫂做生意灵活,不吃粑粑的也欢迎,来到摊子上,随手送上一根板凳给你坐着。如果是早晨从家里起身吃咸了或是干了力气活儿口渴了的,再给你送上一碗骨头清汤,你喝下来了肚皮,不来两个软雀粑,心里也过意不去呀。再说了,五嫂那软雀粑也真有味道的,随着风飘着香呢。那软雀粑汤料用的水,全是村子口老黄桷树下的老井水挑去的。村子离五块石就一两里路的距离,用完了去挑就是,分分钟就挑来了。那粑粑米粉面子,全是用村子里自己产的优质稻米,农药化肥那是没上过,全上的农家肥,白生生的。软雀草就不说了,改板坡坡上出产的,全是原生态的料,再加上五嫂那手艺,软雀粑,看一眼就想吃。好些人翻山越岭地去赶五块石那乡场,不为别的事儿,就是为了去吃一盘五嫂的软雀粑。五嫂人长得也喜庆,见人就是一张笑脸。五嫂也成了天下人的“五嫂”,大人喊,上了年纪的人喊,小娃娃也这么喊,这样喊起亲切呀。

五嫂卖软雀粑也来劲儿。自从那年男人出门去后山帮人遇了洪水冲走后,留给她一对儿女。五嫂就靠着这做粑粑的生意,把一对儿女双双送进了城里的大学。村里人说,这女人,能干着呢,又重情重义的,谁要是娶了她,就掉进福祸子了。

一个女人和软雀粑那点事儿,却成了村里人最深刻最美丽的记忆。

人啊,就得有点美好的记忆。

软雀粑虽小,是美食,也是乡愁,让人无法抹去那个大山里的村子留给自己年少时的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