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小小说”转 移  

2017-07-01 11:16:4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一次绝命的转移。

没有灯火,天黑得很,还得下大雨。刚地震完还有余震不断,哪来的灯火呢?再下雨就真完了,山梁子山坡头乱石滑坡泥石流随处都是,人走在那些沟沟坎坎上像一脚踩在了棉花上,使不上劲。不走那些沟沟坎坎又不行呀,大路都被震下来的山呀水呀石头堵断了,能有路走就不错了。

二爷紧跟着走在老警的后头。老警在前面探路,不时转过身来看二爷一眼,偶尔还得牵着二爷的手。不牵着不行呀,一路上就俩个人一前一后地走着。与其说是走还不如说是爬,至少绝大多数时间得爬着走。路实在是太难走了,可再难走也得走呀。铁厂沟那矿上,一场地震下来,埋的埋伤的伤残的残,能走路的也就只有老警和二爷了。再说,走这样的路,除了他俩个好着身子骨的,谁还能过得去呢。

二爷是被老警押送转移的。他们的目的地是去瓦房镇。老警把二爷转移到瓦房镇的派出所,还得抓紧报信带着人员进山去铁厂沟矿上救人呢。

从铁厂沟一出发老警就走在前头边探路边带着二爷。这种情况不能叫押送转移能相互保住命完成任务就不错了。二爷虽然在村子里干点偷鸡摸狗的事儿能行,但走这样的绝命险路他没有那个走在前面的胆儿。二爷紧跟在老警的后面,两腿早就吓得打颤颤了。从铁厂沟翻上老鹰岩那岩口,一只鸟从老林子里哗地飞出来,吓得二爷脚杆打抖抖一步踩虚了在半岩上吊着,还是老警想方设法找了大半根竹杆才把他的半条命拉上来的。下了老鹰岩就是倒桥子了。倒桥子踩着石礅子过河。平时那河里的水流过倒桥子那石滩还没得那马尿水那么大一股呢,这下河水猛涨的,吓死人。老警伸着脚一个石礅子一个石礅子地去探路,二爷死死地拉着老警的手。一个浪子过来把二爷浪倒在河里,老警拼了命才把二爷捞起来。二爷全身是水,还冒了一身冷汗,命又从阎王爷那里抢回来了一次。从倒桥子过河下大风垭,那一坡乱石被水冲得,全是泥石流,一脚下去,陷个半人深,能挣扎着起来就算命大了。二爷死跟在老警的后面,顺着那没有泥石流的山埂子爬着走。抬眼看着,瓦房镇的灯火就在眼前了。老警却没能到达瓦房镇。一砣山石从坡上滑滚下来,上面是峭壁下面是悬崖呢,看还能往哪里跑?二爷闭上眼睛,想着这下肯定是完蛋了。眼看到石头刚要滚压到二爷时,老警飞起一脚踢在二爷的屁股上,二爷趁着劲儿往前猛窜了两步。老警被大石头撞下了山崖。

村里人说,押送你转移的人都没了,你怎么不趁机跑了呢?

二爷说,你们瞎说什么,老警是用命救了我呢,自己能跑了吗?再说,铁厂沟那矿上还有几十号人,眼巴巴地等着人出山报信才有个救呢。我真要跑了,那还算是人吗?就是个牲口!

二爷最大的胆子就是在村子里偷了个大牲口。那牲口可坏了大事儿了。牛,耕牛,赵老七家的。赵老七家就一条耕牛,那年被二爷偷去卖了之后,开了春,没得牛下田犁地,只好用人下田了。赵老七和他老婆一个人拉犁头一个人犁田。一大坡田地,一个春耕季节下来,赵老七累死累活得了内伤,再加上重感冒,一命呜呼死了。二爷这德可就缺大了。

后来,二爷从铁厂沟那矿上回到了村子,第一件事儿就是养牛。二爷很努力地研究养牛技术,终于把牛养成功了。二爷先是一家一户送一头种牛,再一家一户地上门教技术。就在一人暴风骤雨的夜晚,二爷去后山帮人家的牛治病回来的路上,被泥石流埋了,现在就是头发丝都没找着一根呢。

刘大才听着老爹讲着二爷的故事,两只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

多好的后进转移变成先进的主题素材。

老爹说,人啊,是好是坏,谁又能一下子给他下个定论呢?好人能够朝着坏的方面转移,坏人也能够向着好的方向转移呀,就看是什么环境什么人带着了。

刘大才觉得老爹说的话很有道理,赶紧站起身来提起茶壶给他倒了大半碗水。

老爹在村子里干了十几年的村支书呢,说起话来能没有道理?

老爹说,你怎么死个狗都不相信大芳会朝好的方面转移呢?

老爹突然一句话,把刘大才说愣了。刘大才终于明白,老爹一大清早就讲二爷转移的故事,心里想说点什么话题了。

老爹说,村里人流言流语的,大芳真要犯那些事儿,也不能全怪她呀,你有主要责任。当年,要不是你成天伙着人在外面赌钱整晚整晚地不回家,她能离家跑了吗?

刘大才听着老爹说话,一句声也没出。

老爹说,大才呀,你曾是一个成天游手好闲赌博乱花钱的人,改了,村里人就相信你。你带着村里人养牛养猪养鱼致了富,大家就支持你,还选你当上了村主任。村里人都能相信你能往好的方面转移,你为什么不能相信大芳呢?

老爹越说越激动。

老爹突然把话放低声音说,大才呀,昨天听进城回来的王大爷说,大芳在城里的餐馆帮人洗碗呢,能挣多少钱?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娃,不容易啊!

也许,是这句话终于击中了刘大才内心最脆弱的神经。刘大才端过老爹面前的半碗茶,一口干了个底朝天,转身出了门上了走马岭。

老爹看着刘大才上了走马岭,才一口气坐在门前的高板凳上抽起了叶子烟。

走马岭上,每天进县城的客车多着呢。

这下,刘大才也该到了转移老婆回家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