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小小说”雪蛋子  

2017-08-12 11:09:3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蛋子可不是雪,书上名字,叫冰雹。

雷公岭一带的人,就喜欢把冰雹叫着雪蛋子。落在地上,圆溜溜的,像个蛋。雪蛋子叫起名儿来好听,那可不是个好东西哟。下了雪蛋子,那可就遭了大灾了。谁愿意遭灾呢,除非吃错了药脑壳有病。

可你再不愿意,有时那灾呀,躲都躲不过。雷公岭这地方,不要说隔三差五了,反正是隔过一年两年的,那雪蛋子总是要来上一两场。尤其在夏秋季节,有时天一乌云一来,大风大雨乌天黑暗的,一个村子头上像吊着一口大黑锅,雪蛋子是说来就来了。

一场雪蛋子下来,那可不得了。小的有米花那么大,大的呢,有那大指拇头儿那么粗,雷公岭一个村子坡上坎下坝边田里,到处都是。那家伙,落在头上秃秃秃地打起鹅蛋那么大的包,打得人晕头转向。雪蛋子伴随着大风大雨,那可就真是灾了。坡上田地里的庄稼,打得就留下点光杆杆。房屋上的瓦,打破打烂打起洞洞儿。就是村子口门前的老黄桷树,叶子全部打脱,就留下几根光秃秃的老枝迎风独立了。

刘二娘的蔬菜大棚,惨了。雪蛋子打过,不要说棚了,就是棚里的菜,全打落在地上,被泥巴浆子盖得严严实实的,就是黄瓜茄子都要用力挖才能找出来。没办法,受了灾,损失大,一家人几个月的忙活儿就打了水漂儿了,想哭都找不到合适的地方。

受了灾大家都得来帮忙。张二嫂来帮着扶大棚,李六妹来帮着整地,刘六姐送来了肥料。就是村子口老黄桷树下的先二婆也来帮忙了。

昨天,先二婆和刘二娘还大闹了一架呢。不就是为了蔬菜大棚那点事儿嘛。先二婆的猪从圈里跑脱出来,把刘二娘的大棚拱了一个大洞。俩人站在村子口的大石头上放开了喉咙差点都把一整个村子闹了个底儿翻天。闹是闹,灾是灾,受了灾受了损失,大家都得来帮一把。

张三爷的损失就更大了,半个养猪场,被雪蛋子打塌了。那猪呀,一个村子里乱跑,有好几头掉进村子口的河里,让洪水冲得影子都找不着了。老婆哭,娃儿闹,张三爷想跳河的想法都有了。

跳什么河哟,有难大家帮嘛。村长带着人来了,找猪的找猪,修圈的修圈,上山砍料抬石头的都一伙地上,就连李大才都来搭着手流着汗水地大干了。

大上前天的时候,张三爷和李大才两家还剑拔弩张差点打起来了。张三爷的公猪跑出来溜到李大才的猪圈,一窝子的小猪儿,踩死了好几只呢,谁看了不心痛。村长出面,把两家的事儿调解了,该赔钱的赔钱,该道歉的道歉,可两家心里还是不服气,那仇呀,算是结上了。

仇是仇,恨归恨,雪蛋子这样的大灾大难面前,大家还得帮一把。不帮,那还能算是个人嘛?

肖六爷家那可是被雪蛋子祸害得不像个人了。大家转身一看,要出大事儿。一大口鱼塘,一场雪蛋子下来,把堤坎打松了,再加上涨大水,湾头湾脑的洪水都往鱼塘里冲,眼看着就要垮坝坎了。肖六爷一家人是雪蛋子一停天刚亮就起来,忙得头脸鼻子都是泥巴,还是把坝坎堵不上。垮了坝,那可不得了哟,坝坎下面住着五六户人呢,一场洪水下去,房屋全完了,说不定还要造成人命,可是破了天的大事儿。

大家眼看着,都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跑过去帮忙。挖排洪沟的挖沟,挑泥巴的挑泥巴,抬石头的抬石头,一个鱼塘坝坎上排着人,像蚂蚁搬家一样。后山的张大海都提着锄头挑着箩筐一路小跑来干活儿了。

三天前,张大海与肖六爷还要死要活地大干了一场,要不是村长拦着,就闹出人命了。天干着呢,出口气都要着火一样,二十多天没有下雨了。张大海的田里干得起了缝子,手捏起砣子都能放进去。那田里的稻子呀,眼看着就要灌浆了,天一干,大太阳一晒,全蔫了,心里能不急嘛。一家人一年的收成呢,眼睁睁地看着就要化为烟儿,谁不心痛。可肖六爷也心痛自己鱼塘里的水呀,水一放,太阳一晒,活鲜鲜的鱼怕是就成了鱼汤了。张大海要放水,肖六爷不放水,俩家人是跳起脚地闹,差点把鱼塘坝坎都踩垮了一大块。

这下,肖六爷的鱼塘坝坎也用不着使劲踩了,雪蛋子打,洪水泡,要是没有大家帮忙,两脚下去就垮坝。那鱼塘坝可真垮不得,要是垮了,这雷公岭就要出大名儿。你抬石头我挑泥巴,众人的力量就是不得了,小半天的功夫,鱼塘里的洪水放得差不多了,坝坎子的危险也排除了。大家都累得一屁股坐在鱼塘坝上,不想起来。

这该死的雪蛋子。

肖六爷却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到张大海的面前,放开了喉咙大声地说,大海呀,下次还遇到天旱的时候,鱼塘里的水,你想放就放,就是把我的鱼干死完球了,你都放着心地放水!

张大海也站起身来说,那水,不能放,你鱼都干死完了,我还要那些庄稼干个啥?

大家一听,都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一个村子,被雪蛋子给闹腾得。

多年以后,雷公岭再没有俩家闹架吵嘴的。有人真要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儿闹得不开心要起事儿,大家就说,你们闹个屁渣子呀,还记得那年的雪蛋子不?要闹事儿的人,气一下就阴了。

怪也怪,听说后来雷公岭那村子,再没遭过雪蛋子了。所以,村子东头雷公庙里的香火才那样旺盛,那样有名。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