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小小说”时间的二维码  

2018-01-27 11:04:3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空飘着鹅毛雪,树枝上结着冰花,地上又湿又滑,天寒地冻啊。

二哥死死地拉着燕子的手往外跑,拼了命地往外跑。

当翻过村子口老墙的那一刻,二哥和燕子就只有一个念头,跑,使出全身力气往外跑,只要能跑出村子,世界的一切都是美好而幸福的。俩个人的那些事儿,这是最后的一搏了。

那时候,也许二哥根本就不知道怎样解释幸福一说,他只知道,能和燕子在一起,全身心就踏实就舒服就有那种想说怎么也说不出来的感觉。

感觉是一回事儿,能不能在一起又是一回事儿。时间常常会和人生开出最大的玩笑。

燕子他爹早就在村子里放出话了,二哥要想和燕子在一起,除非他死,要嘛就是二哥有敢吃雷的胆子。二哥哪长有吃雷的胆子?平日里踩死一只蛐蛐儿或一只蚂蚁心里都打着鼓,咚咚直跳。

这一回,二哥真长出了吃雷的胆子,大雪天的,敢拉着燕子的手往村外跑。

不跑不行啊,大雪天趁着四下无人往外跑也许才有一线生的希望。燕子他爹是村子里有名的石匠,轮起一百多斤的铁锤脸不红心不跳,一锤子下去,石头齐缝子地开成两块。那拳头,捏起来能冒气儿,一拳头下去,铁西瓜立马就成了两瓣。要是一拳头落在脑壳上,还不开了花。

跑,赶紧跑。二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死死地拉着燕子,奔了命地外村外跑。

路滑得很,一不小心就得摔一个狗吃屎。从老鹰岩上了薄刀岭,再从大风垭走长门店,那全是一坡一地一路的雪,厚得齐腿肚子。满山遍野,白茫茫一片,两个人影子像两个滑稽的小黑点在群山之间拼命地移动。偶尔林子间有鸟儿惊飞,惊动树枝上一块块的雪打在头上或是掉在颈上,冷,真冷。二哥和燕子都顾不上这些,开弓就没有回头箭。再说,能回头吗?

燕子实在是走不动了,二哥就背着。背着背着,二哥也走不动了。看见场口上的老黄桷树,眼看着牛马场就要到了,二哥像打了鸡血一样猛地站起身来,抖着身上的雪说,燕子,燕子,赶快起来走,牛马场一到,一切都好了!

牛马场是大山里的一个小乡场镇子。方圆二十几里,就这么一个乡场,是山里人卖牛卖马卖牲口最好的交易场所,“牛马场”这个名字就是这样得来的。要想出山,就得走到牛马场,比牛呀马的牲口还过得难。牛马场一天只有两三班客车进山,没到点儿或是过了点儿,你都赶不上。赶不上客车,要出一次山,那就真得像牛马一样走着山路,好几十里呢,想起来都让人心虚。

二哥拉着燕子一走到牛马场,心就真的虚了。大清早的点子上,哪来的客车呢?再说,这大雪早把山封得严严实实的,鸟都飞不出,有车也进不来呀。二哥全身发抖心里却发热,激得满脸通红。拼死拼命地路到牛马场,出不了山,那还不是白跑了。再说,燕子他爹带着人在后面追得紧呢,还不想办法就要赶上了。赶上了,一顿打是少不了的,能不能保命都难说了。

二哥抓着脑壳就地打转着圈圈儿想办法。有了,牛马场东头的肖三叔不是有车嘛?找他跑一趟,实在不行,就跟他跪下。

跪下也不行呀,这大雪天的,谁不知道,出牛马场就得过雪山关。过雪山关那就是过鬼门关,一不小心滑下山去,不要说能捡回命,能捡个全身就不错了。

肖三叔知道二哥和燕子的情况,还没等二哥和燕子双双跪下,肖三叔就答应开车送人。

肖三叔何许人矣?那是牛马场一带出了名的怪人。五十出头的人了,仍然单身汉一个,成天就开着车从牛马场出发往城里跑,不管有没有人租他的车子,他都得往牛马场以外的地方去,三五几天回来一趟,像跑生意又不像是正二八经地跑生意。其实,牛马场的人都知道,肖三叔是在找人。

当年,肖三叔可是牛马场一带的名人,力气大,当搬运工,一次能扛起三百斤的货物。所以,肖三叔还有一个外号,肖三百斤。

光是力气大有什么用,力气大,也吃得,他找的那点钱还不够他自己吃喝呢,你跟了他不是饿死就是累死。那一年,肖三叔与场镇子上的李二妹的婚事就是这么闹黄的。人家父母不同意,俩人又是生死都要在一起,那就只有跑呗。那年月,不跑不行,跑了还有一丝希望。只是,那次是李二妹一个人跑进城就再也没有回到牛马场了。有人说,李二妹进了城就嫁给一个有钱的大老板了。有人说李二妹在逃跑的那天晚上从雪山关掉下了岩子一直没找到人。还有人说李二妹还活着,就在城里一个人过着日子。无论是死是活,肖三叔都想找到她。

二哥的事情跟肖三叔当年差不多。家里穷得叮当响,东墙头都向西偏着了,坐在屋里能看见大半块天。这家庭状况,不要说燕子他爹不同意,就是村里人一提起给二哥说媒的事儿,都躲着走,谁还想把自己的亲身女子往火坑里推呢?

不离开牛马场,就是一个大火坑。二哥明白。肖三叔更明白,他不想让自己的故事在俩个年轻小辈人身上重演。

肖三叔说,走,赶紧走,我送你们。

上了肖三叔的车,一切并不平安,祸事在后面等着呢。

雪山关,尤其在这大雪满山的日子,真是鬼门关。肖三叔开着一辆老掉牙的车子,比坐在电门儿上还抖得利害。一颠一倒一簸地爬上了雪山关,大祸事就来了。雪蹦呢,雪山关的半匹山梁子都垮了下来,后面还夹着泥石流。二哥机灵,一脚踢开车门,跳车,摔断了一条腿,把命保住了。肖三叔没了,燕子也没了。三四十个人挖了好几天,没见着车,更没见着人影子。

好多年,那地方依然没见着人影子。

好多年,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二哥都要上雪山关,无论刮风下雨,还是大雪纷纷,一个人静静地坐着,两眼直直地望着山下和远方。

时间长河,生命里有很多人和事儿,但只有那么一两件,就像放在心底的二维码,在某时某刻,拿出来,扫一扫,心就静了,气就顺了,一切都消散开来。这就是生活、生存或生命。

时间,也许是最好的二维码。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