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小说”回 家  

2018-03-31 11:20:4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进到牛滩坝,黄大路的头就更痛了。牛滩坝到十字岭的路怎么就不能通车了呢?这条路还是自己亲自签字划拨资金修的呢,就连自己的车都开不过去,那还叫什么路?

黄大路下了车站在牛滩坝的大路边,心里火起。可是,火起也不能发呀,一发火,头就更痛了。这次,黄大路回家,就是想到老家村子里走一走静一静,想治治头痛这毛病的。这些天在城里呆着,大概是一直在城里呆着,呆久了的原因吧,突然头痛得利害,伤脑筋,难受呀。

黄大路的老家在十字岭。从牛滩坝到十字岭,这条路,是再熟悉不过了。从小学、中学一直到进城读书之前,黄大路每天都得从十字岭与牛滩坝之间的大路上往返,要嘛上学读书,要嘛去牛滩坝场镇上卖山货。老爹说,上学辛苦,不上学更辛苦,不上学你就得一辈子呆在村子里,肩挑背磨,脸朝黄土背朝天地干活儿种庄稼,能不能娶上老婆都成问题。

这些,黄大路心里清楚得很。老爹就一辈子没娶上老婆。有谁愿意嫁给他呢?一个单身汉,家里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还带着一个娃,日子都看不到希望。黄大路是老爹从牛滩坝回十字岭的大路边上捡回来的。老爹从牛滩坝回来的路上,多喝了几瓶啤酒尿胀得不行,趁着没人时转角进了老鹰岩下的洞子里想痛痛快快地撒一把,结果一看岩洞里有个嫩娃呢。四下里喊着叫着,人影子都没瞧见一个,老爹赶紧把娃抱回家养着。“黄大路”这个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单身汉养娃就是苦呢,当爹又当妈,真不容易。老爹说,娃啊,家里的日子再不容易,只要你读书能行,就是能考到北京上海的学校,我当牛做马抬石头打铁卖都供着你。

想起这些事儿,黄大路头越是发痛。当年,就是因为十字岭到牛滩坝的路不好走,翻山越岭,泥烂水滑,老爹往牛滩坝那场镇上挑谷子卖时,把腿摔惨了,现在走路都还一歪一拐的。黄大路坐在城里的办公室里,想着给老家办的第一件实事,就是修路。

这路修成啥样了?

路修成啥样这下你不都全明白了吗?

黄大路随便问了一句大路边走过的老乡。老乡一句话把黄大路问明白了。路,就是不通车呗,还能修成啥样。其实,那条路是通了一段时间车的。只是由于工程质量出了问题,特别是老鹰岩下的那一段,山高坡陡,几回大雨洪水冲洗,早塌方了。不能通车。黄大路只好下车走着回家。

从牛滩坝到十字岭,上下坡十里,全是山路,难走哟。黄大路走走停停,小半天才爬上老鹰岩。在城里的办公室里呆着,要嘛下乡都是车来车往的,锻炼少了,走起路来腿脚都不大听招呼。记得读书的时候一口气就能爬上的坡,现在要休息好几次才能行了。老鹰岩下就是二叔的家,黄大路赶紧走到二叔那里去休息。口渴,想喝水。黄大路给二叔打了个招呼,二叔转身进屋端出一碗水。水是苦的,黄大路差点一大口喷在了门前坝子里。黄大路看见二叔满脸青着。今天二叔是咋的了,看见自己回来,像是看见仇人一样。以前,二叔从来不是这样,尤其是对他,打心眼儿爱着。二叔是老爹的亲兄弟。有时老爹出门帮人三五几天没回来,他就在二叔家混伙食吃。二叔一家都把他当自家人看待,好着呢。

黄大路说,村子里不是搞了引水工程嘛,现在怎么还吃半岩边苦井里的水呀?

二叔说,等你回家就知道了。二叔什么都没多说,摇了摇头,就对直进了里屋。

黄大路紧赶慢赶,一路上气不接下气,终于走到了家门口。天都打麻子眼快要黑了。黄大路看见一个人影子坐在屋里,那不是老爹嘛,怎么不开灯呢?

村子口没有人迎着。过去,每次黄大路回来,村子口早早就迎了好多人。毕竟是村子里第一个能进城的大学生嘛,大家都当宝一样看着,有个事儿就问长问短的。老爹看着黄大路回家了,心里激动,管他是大路边捡的还是自己亲生的哟,反正是自己的儿,回家,当然高兴哟。

黄大路说,不是修了引水工程嘛,怎么还要挑水呢?

老爹说,不挑水,喝空气呀。

等老爹去挑水那空隙,黄大路进屋,打开水龙头,果然一滴水都不滴。随手拉开电灯,电压严重不足,乌漆漆的,看不清楚,得摸着门墙才能走。黄大路心急,一脚埸在门坎上,又想发火。

老爹说,你发什么火呀,这日子,以前能过,现在就不能过了?

黄大路说,现在都啥时候啥年月了,还过着以前的日子?

老爹挑水进屋,边煮饭边和黄大路说着话。黄大路好久都没有和老爹这样说着话了。当年,爷俩儿就是这样一起生活的,一个挑水,一个取柴火,一个灶前烧火,一个灶后煮饭,俩人的日子虽穷,可过得有滋有味儿。

老爹说,以前的日子,过着,心里踏实呀。

黄大路听出老爹话里有话,赶紧说,这灯,不是搞了农村电网改造了嘛,怎么还用不上呢?老爹说,工程款不到位,老板只干了一半就跑了。

黄大路说,那水怎么就引不到家里呢?

老爹说,你还不明白呀,那水渠水管子有问题,偷工减料的,烂的烂坏的坏,现在就是个聋子的耳朵,成了摆设。

听了老爹的话,黄大路突然停了下来,不说话。

老爹说,娃啊,你看这水管,一家一户放点,挨着挨着放下来,到了我们这里,就没水了。你拨的那些改电修路修饮水渠的工程款,也是这个道理,一级一级放下来,处处切点除点留点,到村上到群众手里,就只有那点钱儿了,还能搞成点什么事儿?村子里有句古话说得好:上行下效,害死人!你在上边呆着,可要心里有数哟!

那晚,吃过饭,黄大路一个人在床上躺着,头脑里像放电影一样过着许多人和事儿。

三天后,黄大路从城里给老爹来了个电话,笑着报喜说,这次回了一趟家,头痛病,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