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童年的蝉声  

2018-07-29 10:34:5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走到滴水沱,停了脚,还没来得及捧一把清凉水洗上脸或是捧着大大的来上一口,就听见老鹰崖上的十字岭里有蝉在高声鸣唱。伸了伸腰,背起背筐赶紧顺着老鹰崖往十字岭上爬,那里才是最终的目的地。

秀就跟在我后面。爬老鹰崖的时候,秀摔了一个翻跟斗,背筐连人都翻了个底儿朝天。我不敢笑,拉了秀一把,示意她别哭别出声,别把蝉吓飞吓跑了。秀随手捂住嘴巴,两个小脸蛋憋得通红,硬是没出一点声音。

蝉没有飞跑,我们就轻轻地坐在那棵大树下听着蝉的鸣叫声。天地广阔,树大成群,林间空旷,蝉声,也许是那时山林间最好的声音了,比着天簌之声那也是一点不为过的。

从村子东头转两道拐,那就是滴水沱。滴水沱从老鹰崖上常年有山泉水流出。崖下有小潭一眼,村里人称滴水沱。滴水沱水清见底,水质回甜,时常还有小鱼小虾出没,那是不错的去处。春天苏醒,夏秋时节,站在滴水沱,能清楚地听见老鹰崖上十字岭的蝉的动静。十字岭是一处老林子。那林子全是老树大树,大的树杆两个大汉子合抱那么大。林子大,是蝉的最佳栖居地。那林子里蝉真多。树上树下,枝上花间,道边林里,一只只都住在枝枝叉叉上。你方唱罢我登场,只要一只蝉开了口,接二连三就唱个不停。有点开演唱会或是大伙儿在练歌厅里喝了二两老白干的感觉,歌喉不一定都好,但就是偏要比个高低。蝉声让一个老林子都热闹,也让寂寞一时的村庄山野多了些灵动的乡间气息。

听着听着就入了迷,有时还入了梦。秀赶紧用树枝轻轻捅了捅,走走走,太阳都偏西了,是割牛草背着回家的时候了。

十字岭下是满山遍野的荒草坡,那里青草遍地,是割牛草的最佳去处。慌了急了时间不够了,没问题,只要去十字岭下的草坡上,左左右右割上几大抱,一背筐牛草就成了,背着回家,准不会受到大人批评。说不定村里人看着都高兴,这娃,才是实在肯干吃得苦的。

去滴水沱上老鹰崖进十字岭,看蝉听蝉,时间久了,偶尔也想捉回来一两只玩玩儿,想零距离接触观摩一回。捕蝉捉蝉,那是一个技巧活儿。先绑了一个网子,再在房前屋后去网上些蜘蛛网。捕蝉不像捕蜻蜓,蜘蛛网得多网还得网得厚厚的。蝉比蜻蜓的力量大多了,一不小心,网就扯破了,白干事儿。遇巧了,我和秀想法设法真捕回来一只蝉,比命根子还爱,专门做了四四方方的纸盒子,顺势把蝉放了进去。那蝉真卖劲儿,一直唱着跳着,大有舞者歌者的气势。时间稍长一些,我们就感觉不大对劲儿,那蝉唱叫个没完没了,深更半夜还那样,让人心烦。等第二天起床一看,蝉死了,让我们大吃一惊。才明白,那小纸屋终不是蝉的栖身之所,大地与老林子,才能让蝉真正动情地歌唱。

有了那次的经验,我和秀再没把蝉活生生地捕回家。只是仍就经常去十字岭那老林子听蝉声,时不时地捡一些蝉壳。蝉壳可是好东西,那是入药的货。我们一次次把蝉壳捡起来,积少成多,等有一大筐时,就送去白合场的中药店子里换些散钱零钱。换了钱,买些文具或是糖果放在嘴里吃着咬着,感觉时间一切都是美好的。

那时候白合场上也能见着些山外吹入的时代新鲜气息。比如,那家中药店子旁边就是卖家用电器的。那家伙,那收音机录音机喇叭里搞出来的动静,一个老场镇街面上的石板都在抖,让人心惊肉跳。就偏有人喜欢那动静那声音的,还有人排着队抢着买回家就图个新鲜稀奇。我笑着对秀说,等你长大了嫁人时,我就送你一台“双卡录音机”好不?秀说,呸呸呸,我才不要那闹堂子的货,还不如听听十字岭老林子里的蝉声!

当我和秀再次谈起滴水沱、老鹰崖、十字岭以及十字岭老林子里那些蝉声时,我们周围的动静比白合场音响店的声音大多了。在长江边上这座小城的一家练歌城包间里,十几个人,烟呀酒呀歌呀舞的,满地满屋子里飞。那声音,还有人嫌不够大,要站在桌子椅子上高着唱,唱得人心慌慌的,怕是楼层都要冲通了。看着秀那种全身心地投入的样子,其间,我好几次离屋走了出去,心里突然想起童年十字岭的蝉声。

一个人,一座城市,一些灯红酒绿与人来人往。有时候,我在想,我们是不是一只误入城市的蝉,再也听不见或唱不出那样动人心弦的歌。

酒足曲终,时间散去。我和秀顺着街道往前走,四周仍然是霓虹与高歌。我们只能顺着街道微弱的灯光,走入城市深处,试图去寻找一片安静的角落,拼命听清那一缕童年的蝉声。

整个天空,城市都很热闹,哪来蝉声呢?

我知道,秀和我一样,已经是五年都没有回过老家那个村子了。

当走过又一个街口,看着秀从一道门进入,顺着电梯往上爬的影子,某一间屋子窗口的灯光亮时,我突然想起那只被我们捕捉回家的蝉。

城市很大,梦想很大,蝉声很远,有些东西,又能在何处安放呢?

好一缕童年的蝉声。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