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阳以东 的博客

 
 
 

日志

 
 

油房嘴记忆  

2018-07-30 14:39:2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油房嘴最深刻的记忆就是老油房。

一条小溪从大山高崖里顺风顺水顺着竹林树木一路弯弯曲曲向东流出,突然在村子口拐了一个大湾形成一处半岛状的地形。油房嘴就坐落于半岛突出的尖沙嘴处,老油房是最大的符号,也就得了“油房嘴”这个名字。油房嘴也是一个渡口。一条青石板古道顺着小溪从深沟里延伸而出,那是山里人家出门的必经之路。路到油房嘴就断了,要摆渡坐船才能抵达对岸。油房嘴那地理位置就自然形成了交通要点。想出得村子要经油房嘴,要进入村子也得经油房嘴,摆渡成了村子的另一道风景。一条小溪,一棵老黄桷树,一条小木船,一座老房屋,构成了大山深处一幅美丽的图画。

小溪流水清澈,油房嘴的油味道香纯。那油,全是当地出产的油菜籽榨出的天然菜籽油,煎炒烹炸,都是好味道。那菜籽油下了锅,油烟冒出,扑鼻而香,方圆几十里的人家都冲着油香味隔河渡水翻山越岭来到油房嘴,就为买菜籽油。

油房嘴房屋不大,就左右前后十二三间房屋,除了老油房厂子外就没有几间主人家住的了。但油房嘴的历史可不短,听村子里岁数上了八十的刘大爷说,他爷爷那辈儿就在油房里帮小工长大的,你看那油房门前五六米长的青石板都被踩出深沟了,大概可见得油房嘴存在的时间。油房嘴在整个村子都是最早的建筑。老房老屋老油房,承载着时间和多少味道的记忆。

很多年,油房嘴一直都是那个老习惯,逢农历三六九出菜籽油,新鲜的货。大清早的,油房嘴大门前就排起了长队,等着买油。当然,更多的人是来看如何榨油的,看高兴看热闹了,随手五斤十斤的就打了买了提在手里心里就乐哈哈地回去了。榨油是个技术活儿也是一个热闹活儿。先把油菜籽除灰除壳打整干净,放在老石磨上压成油饼。那老石磨可大着呢,三个成年大汉子放开手膀子牵着才能围住。石磨盘上一个圆乎乎的石滚子。早年用牛拉着石滚子碾压,后来大家感觉牲口随地拉屎拉尿的不卫生,就用两个大汉子架着木棒推着石滚子碾压油菜籽,那场面壮观。最壮观的是榨菜籽油。油菜籽碾压成饼,再用竹编子搂着,圆圆的,一团一个饼,重有五六斤,尺寸大小相对均匀,一饼一饼地放入一个小榨槽里。小榨是一种榨油的工具,全是用木料构造而成。一榨一紧,逐渐加紧加榨,菜油就从油饼里榨出来了。管木榨的,既是力气活儿又是技术活儿。开榨油了,只听得榨油师傅一声一句号子喊圆气了,然后“嘿”的一声把五尺多长的一根圆木榨杆推撞过去,把木榨塞子一个个榨紧,整个木榨榨得咕咕直响,要不到三五两下,菜籽油就从木榨下的一个小木槽里股股流出。香,实在是香,一个屋子一个村子都闻到了香味。整个场面,看得人心惊肉跳,香得人心花怒放,赶紧把准备好的油桶油瓶挨个挨个地递上去,笑着乐着买新鲜的菜籽油。

要说油房嘴能撑舵榨菜籽油的师傅,顶数先三爷了。油房是他祖上一辈一代传下来的,榨油的手艺,自然一代一辈就传承到了先三爷的手里。先三爷榨油,那是有讲究的。油菜籽全部用当地出产的货,那些外地拉进山的品种质量保证不了的一律不要。油菜籽收购进仓库,不霉不变质,打整得油亮亮的,才能入磨入榨。从牲口拉磨改成用人力手工,也是先三爷的举措。早些年,村子里油房开着五六家呢,先后倒的倒关的关改的改行,先三爷家的老油房能一直生意红火,肯定是有一套生存之道的。压油饼,打木榨,就是要讲究火候的,压过了,榨过头了,菜籽油的味道就变了,有一股老油的味道就没人买了。每一磨,每一榨,先三爷都亲自撑舵指挥,死死把握住时间火候。村子里有好多人都在老油房里帮个工,也学到了不少手艺活儿。村子东头的刘大才,早年在先三爷的老油房里帮工,帮着帮着就帮着推销菜籽油,现在县城里都开起了副食门市,不但卖菜籽油,烟酒糖果都卖上了,生意做大了半条街。

先三爷仍然坚持在油房嘴的老油房里榨菜籽油卖菜籽油。一种手艺,一种传统,一种古色古香的味道,也许就要始终固守在原来的地方,才能保存某一种纯香或陈香。就像一些人和事儿,突然从乡村走入城市,渐渐的随着霓虹和酒精的熏烤,早就失去了乡下人那些传统的单纯朴素,而变得深沉与圆滑,想起来总不是那个味道。

油房嘴留给自己更深记忆的是那些房和那些灯。在白合场读书的那些日子,油房嘴是必经之地。早晨上学时,到油房嘴过渡口天才刚刚亮,放学回家时,到油房嘴天就快黑了。一天两头黑,渡口,有油房嘴的灯照着,心里就轻松多了,知道再走上一程就到家了。要是下雨时,在油房嘴的房间里躲躲雨,再闻一闻菜籽油的味道,肚皮与心情也许会更好一些。有时遇见工人们加餐,还能混上顿伙食,美着呢。那个叫先三爷的,每次总爱说上一句,娃啊,等放假了就到老油房里来帮工,管吃管住有工钱还能教你榨油的手艺,干不干?干,当然干。曾经有五年的假期,我就在那里帮过小工,钱没挣了几个,榨油的手艺也没学会,可是混了几顿菜籽油炒鸡蛋和红烧砣砣肉,肚皮不饿,一切日子都好过。

一座乡村的老油房,一段岁月留香的记忆,只要把美好根植于心底,总是有味道的时光。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